《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壹桥股份更名与自我炒作之路:三次更名 三次大涨

2018/1/11 9:00:00      新浪财经      

核心提示:尽管第三次拟变更“晨鑫智能”失败,但股价大涨确实毋庸置疑的,这其中有什么秘密?第三次拟更名“晨鑫智能”真的那么纯洁吗?

壹桥股份上市后多次更名,如果仅仅是更换优质资产那就算了,但实际上如何呢?三次更名,股价三次大涨,尽管第三次拟变更“晨鑫智能”失败,但股价大涨确实毋庸置疑的,这其中有什么秘密?第三次拟更名“晨鑫智能”真的那么纯洁吗?

壹桥股份的“本尊”

成立于2001年8月 ,2010年的7月在中小板上市,彼时的证券简称是壹桥苗业,主要从事鱼、虾、蟹、海参、贝类、藻类育苗、养殖、销售;海产品冷藏、销售。

第一次更名:壹桥苗业→壹桥海参 股价涨65%

2014年10月,水产界发生了著名的虾夷扇贝出走事件。作为獐子岛的同行业公司,难免会被投资者一同打入冷宫。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壹桥苗业站了出来,使出更名法术催眠了小散,咒语就是“忘了虾夷扇贝吧,海参才是我们的顶梁柱”。

于是2015年1月7日,壹桥苗业正式更名为壹桥海参。

股价变化:

2015年1月7日收盘价15.38元,短短3个月之后,2015年4月13日股价飞升至25.41元,股价上升幅度高达65.21%,同期沪指上涨22.98%。

第二次更名:壹桥海参→壹桥股份 股价涨30%

2016年10月,壹桥海参再次更名为现在的壹桥股份,原因是公司已经将部分海参业务与游戏业务置换,变成了海参行业和互联网泛娱乐行业双主营。据说一边吃海参一边打游戏升级特别快。

事件过程:腾笼换鸟开始于2016年3月9日,那天壹桥海参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8月29日,重组方案敲定,壹桥海参复牌。

壹桥海参拟以资产置换的方式收购壕鑫互联(北京)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壕鑫互联”)55%股权。

壕鑫互联是一家2014年成立的从事手游发行与运营的公司。主要游戏有《猎魔人》、《全民蛋蛋》、《英雄荣耀》(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的结合体?听着实在太山寨)等。

股价变化:

2016年8月29日复牌当天股价即涨停,次日再度涨停,经过半个月时间股价再度飞涨,至当年9月14日,股价上涨30.32%,同期沪指上涨0.26%。

第三次:壹桥股份拟更名晨鑫智能未果 股价涨38%

壹桥股份这个名字非常得大众,并且无法望文生义。全名叫做大连壹桥海参股份有限公司,这个名字很容易就会想到公司主要做的是水产。

2017年12月2日这天,壹桥股份大概是觉得壹桥股份无法满足自己日益增长的概念需求,突然向交易所提请更改名称。壹桥股份要改成非常fashion,非常容易让人产生遐想和预期的名字:晨鑫智能。

改名字的原因是2017年公司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姆们转型了,不做水产了,改玩移动游戏了。继续沿用壹桥股份,乃们会继续认为我们是卖水产的,不利于上市公司树立移动游戏业务新秀的形象嘛。

为了改名字,壹桥股份还枉顾了中小板的信息披露规则,在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关于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前,未提前五个交易日向深交所提交书面申请,为此还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

但是,不管有多么急切,都要过了交易所这关。

交易所也发来了问询函,问询了重组完成以后公司的主营业务和资产构架,变更后的名称是否与主营业务相匹配。

经过一次延期回复以后,12月12日,壹桥股份做出了回复:

鉴于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中智能业务的实际占比较少,“智能”两字与公司现有主营业务不能完全匹配,不符合《中小企业板信息披露业务备忘录第 16 号:变更公司名称》第二条中变更后的公司名称应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匹配的相关规定。

(编者:此处省略N个字。)

决定不再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大连晨鑫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不再将证券简称变更为“晨鑫智能”。

不禁令人想起当年叱咤风云的“匹凸匹”事件。

股价变化:

尽管此次更名并未成功,但“智能”概念却实打实的给造出来了,12月2日提出更名至12月12日确定不更名,股价变化不大,至12月28日股价小幅下跌3.72%,但随后股价快速拉升,2017年12月27日至2018年1月10日股价(发稿时股价7.25元)上涨38.36%。同期沪指上涨3.56%(发稿时沪指3423.69点)

壹桥股份一场教科书式转型:这样真的好吗?

“海参大王”变身手游大咖的三步曲:

第一步,用海参置换游戏公司控股权;

第二步,向控股股东出售上市公司海参相关资产获得现金;

第三步,用出售公司资产得来的钱,收购游戏公司的剩余股权。

拆开说:

第一步:海参换股权

这是一出用海参置换游戏公司控股权的戏码。

在泛娱乐标的被资本市场热捧的现今,没几个优质游戏公司的老板会接受这么“无理”的交换方式。

去年,泛娱乐类资产重组被监管层严控,这宗“稀奇”的以物易物式的交易或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年9月,大连壹桥海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壹桥股份”)就用海参苗、养殖海域等相关资产,置换南昌京鑫优贝网络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南昌京鑫”)、冯文杰持有的壕鑫互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壕鑫互联”)55%的股权。

壕鑫互联是一家2014年才成立的游戏公司,2015年营收54万,净利润亏损563万;2016年1月-4月营收95万,净利润亏损751万。

壹桥股份原计划是通过定增的方式,一次性收购两笔泛娱乐资产。在折腾了好几个月之后,这份定增计划终止。

壹桥股份对壕鑫互联的爱恋没有停止,祭出了本节开头的用海参换股权的方案。对壕鑫互联给出了128倍的超高估值,55%的股权对价9.9亿。

这宗交易,既不用发行股份、也不涉及上市公司股权变动、甚至都不用花钱,监管层自然也不会干涉。

在当时,这宗资产置换就被媒体质疑为逃避监管而量身定制的方案。

这宗交易对壕鑫互联的股东看似并不划算,公司获高估值投入上市公司怀抱,可他们既没有套到现金,也没有得到上市公司股权,为此,还背上了3年高达数亿元的业绩承诺。

海参以及养海参的海域,肯定不是壕鑫互联股东们想要的东西。

那么,壕鑫互联的股东们为何会接受这个方案呢?

那么,壕鑫互联的股东们为何会接受这个方案呢?

第二步:卖资产现金收购剩余股权

不得不说,游戏确实是一个神奇的行业,难怪各路资本为之疯狂。

仅仅一年时间,壕鑫互联的营收就从2015年的54万飙升至2016年的1.75亿;同期净利润从亏损563万到盈利9200万,超过业绩承诺目标640万。

这就给壹桥股份后续的一系列运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前不久,壹桥股份开始实施对壕鑫互联剩余45%股权的收购。一年之隔,壕鑫互联的估值也从18亿升至22.5亿。

这次的股权收购不可能再用海参来置换,全部都是现金交易。

对于拟收购标的估值短期内的剧变,深交所也表示了关注。

对于拟收购标的估值短期内的剧变,深交所也表示了关注。

壹桥股份解释,除了行业增长势头好、公司发展迅猛、业务增多等因素之外,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是,标的公司获得了减税政策。

2016年10月,喀什壕鑫网络有限公司成立,按照相关政策,该公司可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于是,壕鑫互联的主要业务收入转入到喀什壕鑫。

照此估算,2016年和2017年,共计减免税收4530万元,2018年预测减免税收6518万元,这都是白花花的真金白银。

壕鑫互联45%的股权收购对价超过10亿元。南昌京鑫持有壕鑫互联99.99%的股权,冯文杰持有南昌京鑫45.6%的股权,为壕鑫互联的实际控制人。该笔收购完成后,冯文杰将手握超过4.5亿现金。

那么,壹桥股份收购壕鑫互联45%股权的10亿现金从何而来?

再来看看,比收购股权稍早一些的一份资产出售计划。

壹桥股份要将海参等海珍品有关的资产全部出售,交易的对方即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刘德群。这部分资产估值15.7亿元,增值率15.71%。刘德群的首期款8亿元,就用来收购壕鑫互联股权。

公司为何要将海珍品资产全部置出呢?深交所也很关注。

公司为何要将海珍品资产全部置出呢?深交所也很关注。

壹桥股份解释说,是因为海参行业发展趋势不明,另外,公司要专注于泛娱乐行业。

壹桥股份是中国当之无愧的海参大王。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公司海参产品销售收入逾6亿,远超獐子岛、东方海洋、好当家等同行业上市公司。

诚然,海珍品行业面临水域环境污染、自然灾害、消费疲软等风险因素,海参产品的利润亦不可与游戏行业相比。需要注意的是,壹桥股份海参业务在2015年毛利率曾高达65%。2016年虽有明显下滑,但毛利率仍有46.6%,超过同行业平均水平。

第三步:套现和让贤

第三步:套现和让贤

那么,刘德群收购壹桥股份海珍品资产的资金又从何而来?深交所也在关注函中问及。

对此,壹桥股份方面回复称,收购资金都是刘德群以及一致行动人的个人存款,以及提前回收的对外借款。

不过,壹桥股份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中,关于交易对方资金来源情况说明中重点提到,2015年5月至2016年12月,刘德群和一致行动人通过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套现超过20亿元。

据统计,在此期间,刘德群及其女儿女婿,累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超过2亿股。

其中,2015年5月15日至2015年6月10日,累计减持6240万股,2016年8月31日至12月9日,累计减持近1.4亿股,两次减持占公司总股本的21.21%。目前,刘家人仍持有公司股份33.22%。

去年9月,在完成了对壕鑫互联的资产置换之后,刘德群随即卸下壹桥股份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董事长之位让予其时年29岁的女儿刘晓庆,冯文杰当选董事并获聘为公司总经理。

今年9月,壹桥股份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冯文杰拟在未来12月内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6000万—2亿元。

对于深交所关注的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疑问,刘德群和冯文杰均承诺,未来60个月内不会放弃和谋求公司的控制权。

穿透式分析:置出资产和置入资产对比

经营前景不确定的海珍品资产

很明显,这是一揽子的计划。游戏资产进入了上市公司体内,与海珍品相关的资产和负债回到刘德群手中。与更名不同的是,在收购过程中,壹桥股份采取了资产置换和现金收购等方式避过了审核,计划进行得都还算顺利。

在出售资产的草案中,有这样一段话:

“置出经营前景上市公司出售经营前景具有不确定性的海珍品养殖、加工、销售业务相关资产及部分负债,能够回笼资金用于推动公司向互联网泛娱乐产业发展。”

这段话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专注互联网泛娱乐,二是海珍品业务不想要了。

首先看一下壹桥股份过去的业绩表现:

image

image

不管是上市前还是上市后,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两个指标来看壹桥股份都保持者稳步得增长。

当然了,也要把自己融入到大集体中才能有更清晰的自我定位和认识。

和壹桥股份同行业的可比上市公司有好当家,獐子岛,东方海洋。

1. 盈利能力比较

选取较为常用的三个指标,销售毛利率、销售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对2010年到2016年四家上市公司的表现做了整理。

image

image

image

在盈利能力方面,壹桥股份明显好于其他三家,虽然不能用秒杀吊打一类的词,但南波万的称号也只能花落壹桥股份家。

当然了,市场还是相对公平的,壹桥股份的市盈率也最高。

2. 营运能力比较

image

壹桥股份刚上市时几乎是没有应收账款的,从2013年开始,壹桥股份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开始接近平均值,尤其是2016年应收账款激增,2017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仍然在增加。

与此同时,壹桥股份的预付款项也陡然增加。

image

除了2010年以外,壹桥股份的存货周转率一直略低于平均值。整体来看,壹桥股份的营运能力有走弱的趋势。

公告中也提到,目前海参行业的供需结构不平衡,产品价格走低,为了应对这种局面,采取赊销和预付的方式维持供应商和客户的稳定也是在所难免的。

总的来说,壹桥股份过去几年盈利稳定,但水产类行业不似大数据、机器人、物联网之类的玩高科技有想象空间,只能用实实在在的业绩去获得资金的长线关注。  一旦经营出现了不确定性,就容易不受资本市场待见。不确定性就是风险,这种风险怎么能让我们广大的股民天真可爱的散散们承担呢?还是谁的娃谁抱走,于是实控人发挥了高风亮节的品格,收了。

有“钱”景的游戏资产

一直盈利的海参资产因为不确定性被置出了,那置入的会是多么“优秀”的资产呢?

上文已经提到壕鑫互联是一家做手游的公司,一提到游戏或者网络科技类的公司,就会想到其轻资产属性和被收购时的高估值现象。没错,就是这么庸俗,而且庸俗到了极致。

现在让我们膜拜一下过百倍的增值率:

image

此举也改写了壹桥海参商誉科目常年挂零蛋的历史,一举画上了9个亿。

2017年11月,壹桥股份又收购了壕鑫互联剩下的45%股权,估值为22.5亿,较去年增加了4.5亿,收购方式是现金收购。

虽然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高估值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该有的承诺是要有滴。

壕鑫互联的股东南昌京鑫、冯文杰承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壕鑫互联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600.71万元、19,193.42万元、29,200.64万元。

在45%股权收购的过程中,又追加了2019年的业绩承诺,即扣非归母净利润不低于40125.44万元。

承诺高不高,比过才知道。

壕鑫互联2015年净利润为亏损382万、2016年1——4月亏损688万,2016年全年净利润为9236万。

究竟壕鑫互联开发的游戏受欢迎程度如何,想从装机量及用户充值流水来找找线索,然而扑了个空,资产置换报告书中并没有。

一买一卖,上市公司的意图或者说实际控制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换了主业了,说什么经营前景具有不确定性,成立仅三年有几款不知名游戏2015年还亏损的手游公司的盈利能力确定性高?

粗算了下,有一项收益是确定的,实控人家族从2015年到现在已经套了20多个亿了,再花16个亿,海参资产又转回到自己手里了,还剩下33.23 %的股份,这盈利才是确定的,也就传说中的壳收益。

至于手游怎么样,让冯总去玩耍吧。

随意更名受限

随着主业的更变,上市公司更改证券简称无可厚非。但近年来,部分上市公司却在更名上频频出位,诸如“匹凸匹”、“中科云网”、“跨境通宝”、“天神娱乐”等等此类更名,被市场质疑存在“更名式炒作”的嫌疑。

对于这一现象,两大交易所也纷纷出台规定予以限制。2016年9月,上交所制定了《上市公司变更证券简称业务指引》;2016年11月,深交所也发布了《变更公司名称备忘录》。

以深交所规定为例,要求上市公司应根据实际经营业务情况审慎对公司名称进行变更,不得随意变更。变更后的公司名称应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匹配,不得利用变更名称影响公司股价、误导投资者。

不仅如此,上市公司因主营业务变更拟变更公司名称的,原则上应在主营业务变更完成后进行公司名称变更。同时,需满足新业务最近1年内营业收入或营业利润占上市公司营收比例达30%以上的条件。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编辑:newshoo)
分享到: 更多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