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洪涛股份与秀强股份:上市公司转型教育的难兄难弟

2018/3/14 11:12:50      蓝鲸传媒      

3月1日,洪涛股份(002325.SZ)宣布拟控股四川城市职业学院、广州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总代价8.46亿元,从职业教育后端非学历培训向前端学历教育迈出了一大步。

就在2月26日,秀强股份(300160.SZ)宣布终止拟募资11.05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其上市7年以来首次定增泡汤,强化原主业并进一步发力幼儿教育的计划受挫。

建筑装饰公司洪涛股份,与玻璃深加工公司秀强股份都选在2015年跨界教育,密集的大额现金并购让二者都成为耀眼的教育概念股。二者也都试图以所搭建的平台寻找教育业务内生动力,却均遭遇业绩停滞。如今两家回到起跑线上,此一时彼一时只是职教和幼教赛道的区别吗?蓝鲸教育为您解读首批教育概念股中的两个“异类”。

拥抱互联网,远离K12

2009年在中小板上市的洪涛股份,进入教育行业一开始就选在和互联网相关、又远离已是红海的K12领域。在拿下中装新网和跨考网之后,2015年9月洪涛又连续宣布收购学尔森、投资金英杰,至此职业教育四个业务板块的核心成员已经购齐。

秀强在教育领域的布局从2015年9月设立教育产业基金才开始,该基金成立至今只投资过领信教育这一个标的。2015年12月,秀强以2.1亿元全资收购杭州全人教育,作为实施幼儿园一体化方案的第一站,试图将幼教发展作为支柱性产业。

尽管2015年时秀强股份已是中国最大的家电玻璃制造商,但和建筑行业的洪涛股份相比仍只是小不点,利润只有其1/6。

秀强股份认为,民办幼儿园行业集中度比K12更低,所以试图利用资本市场平台,整合幼教产业链,形成覆盖人才、装备、内容、信息化的整体服务能力。此后,秀强继续拿下徐幼集团、江苏童梦等标的,但3.8亿元收购培基教育一事却不了了之。

洪涛股份、秀强股份在搭建完教育产业平台之后,两者出现分化:洪涛股份在此后一年半时间里再未发起规模较大的行业并购,而秀强股份通过旗下秀强教育、全人教育在幼教产业中跑马圈地。

蓝鲸教育发现,两公司至今都未使用过发行股份的交易方式,均以现金收购教育资产。

“当时是抢标的的时候,讲究效率,现金交易能让他们更快地切入教育领域。一般而言,对于业绩和股价有比较好的预期时,大股东不希望因过分增发来稀释所持股份;客观上说,他们确实保持着较好的现金储备。”一位教育投资人士这样对蓝鲸教育表示。

同时,洪涛股份以2.98亿元收购学尔森时,使用了2.5亿元的IPO募集资金。

一位投行人士向蓝鲸教育指出,由于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普遍盘子小,想迅速扩张必须走并购这条路,“已经上市的企业可以用定向增发、股权质押等融资方式,从而加杠杆收购标的资产,大股东可以套现,产业链又可以丰富,并且是二级市场中小股民去买单。”

立思辰、文化长城多次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教育资产,快速在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

“在第一批跨界教育的上市公司里,我认为有一半是想用小笔教育投资来蹭概念的,对上市公司无明显业绩贡献,也无加强投入的意愿。在一个教育方向进行了多笔投资,一定阶段内又无法高效整合,他的教育业务也会处于尴尬的位置。”上述人士表示。

与A股几家教育业务收入过半的公司相比,秀强与洪涛旗下这方面收入占比一直较低,金额不大的并购让业务规模短时间内难有迅速提升。

不同于光伏、LED等缺乏下游产业消化,建筑装饰、家电玻璃产业都与当前城市生活消费密切相关,近两年来企稳向好,因此并不急于开辟第二主业。

同样是转型教育,近两年里秀强从净资产收益率和净利润率看都有明显提升,洪涛的经营效率则急剧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秀强表示2017年里新建园所数量增加,但对于业绩与上年基本持平的情况解释为教育产业各项成本支出增加。由此,第二主业优势全无。

洪涛股份旗下教育业务甚至还严重拖了公司后腿。跨考教育、学尔森2015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到了2016年,跨考教育勉强完成4600万元的业绩,学尔森不仅未完成4000万元目标,更出现了4558.58万元亏损,直接影响了上市公司当期业绩。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学尔森的亏损受多种不可控的负面作用影响,建筑考证领域处在低谷期是需要正视的政策风险,2017年上半年跨考教育与学尔森业绩依旧不容乐观,全年要各完成6000万元净利润的目标十分困难。洪涛要在职教方面做出样子,还得有新业务来支撑。”

解决融资瓶颈,进行教育产业整合与协同

2018年2月最后一周,洪涛与秀强分别发布了2017年业绩快报,两公司净利润相近,近两年都一直在1.3亿元上下原地踏步,尽管营收增幅都在15%以上。

2017年全年,两公司都未再出重金收购新的教育标的,多家券商也在这两公司的研报中指出:转型低于预期,力度仍待加强。

在此期间,他们都尝试通过资本市场募集资金来推进教育项目,但都实施得不理想。

洪涛早在2015年11月就发布了可转债发行预案,2016年7月正式发行,募集到11.84亿元资金投入教育。但由于建筑培训领域政策调整,其中两个项目一直处于暂缓实施状态,截至2017年8月,正在实施的项目投资进度仅为5.40%。

(洪涛股份2015年可转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

毕竟洪涛股份在适宜的时间募到钱,至于秀强股份,2011年1月上市以来迟迟未进行增发募资,直至2017年7月才发布10.5亿元定增方案,拟将其中4.09亿元投入教育。

(秀强股份2017年定增募集拟投资项目)

秀强股份一位内部人士曾预计最快2018年上半年可以完成定增。但半年后却终止了,公告称原因在市场环境、融资时机等问题。

目前,秀强在教育产业的战略已从单一收购实体幼儿园调整为收购、新办、成立托幼之家及做示范幼儿园相结合。其收购直营园速度放缓,资金压力是重要方面,终止定增无疑雪上加霜。

总部位于江苏的秀强股份,幼儿园主要布局在江浙一带,试图加快协同效应的发挥。洪涛股份在宣布收购广州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时表示,其与公司总部同在广东,也将发挥协同价值。

值得关注的是,洪涛股份当初可转债募集资金的实施主体为前海洪涛教育,12亿元募集资金到位后用于对其增资。前海洪涛教育也正是对四川、广东两职校进行收购的主体。

洪涛股份2015年投资学尔森是为在建筑领域互联网人才上协同,也表示企业文化、经营管理、业务拓展方面能否顺利实现整合仍具有不确定性。其同时还在医学、考研方面投入,产生新的协同十分有限。

与控股民办职校相比,洪涛此前投资仍有潜力可挖,其唯一一个参股标的金英杰近年来发展迅速,据蓝鲸教育了解,该公司计划通过IPO登陆资本市场。

“洪涛现在的股价是上市9年来的最低点,秀强的股价在过去一年里直接腰斩,虽然幼教和职教还在升温,但赶上K12的热度还需要时日。他们2018年能不能在各自领域实现价值重塑,还要不断调整思路。”行业人士对蓝鲸教育表示。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分享到:更多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