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当代系”:从一个妖怪走向另一个妖怪的公司,两头吃国资,套现6亿已回本_大众证券网
《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起底“当代系”:从一个妖怪走向另一个妖怪的公司,两头吃国资,套现6亿已回本

2018/8/10 10:09:00      叶檀财经      时晨晨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国退民进,到国进民退,时间并不长。上市公司从国企变为私企,再变成国企,中间发生了无数精彩故事。

1998年12月26日,4家国企拿出一堆资产,1家国企拿出675.5万现金,国旅联合就算在南京成立了。公司主营是旅游和旅游服务。2000年9月22日,国旅联合正式登陆上交所。

从成立到上市,国旅联合只用了1年10个月,拼多多都要甘拜下风。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说明书

国企背景,国旅联合能够迅速上市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上市前夕国旅联合第三大股东浙江富春江旅游股份公司突然私有化了。

2000年初,“红楼系”掌门人朱宝良仅出资9000万,就收购了浙江富春江旅股份有限公司49.6%的国有股权,随后增持股权到80%。

国旅联合上市后,朱宝良年初低价买的这部分股权市值已经飙升至1.44亿,半年多赚了5400万,收益率高达60%!

不会花钱 不做业务 两年后改做地产

这家看起来就像是为上市专门量身定制的企业,上市融资弄啥咧?

根据招股说明书,国旅联合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购置旅游大巴,建立旅游电子商务服务网络,“绿色家园”农家乐等。表面上看,公司还是为企业未来发展做准备,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

上市后,国旅联合用于旅游具体业务的金额仅为3050万,却用6000万买了国债,用900万投资了一家做金融业务的证券投资和资产管理公司,趴着账面上的资金规模高达2.41亿,占总资产的比重为38.21%。

公司根本就没怎么开展旅游业务嘛,钱不知道怎么花,当初为啥上市融资啊,为圈钱吗?

2001年,公司货币资金规模和比重都下去了,意味着国旅联合会花钱了吗?绝对不是,更恶劣了。

公司资产负债表上有个非常异常的数据,即其他应收款急剧飙升至1.34亿。原来,上市公司的资金被如中山陵管理局、北京天马旅游汽车公司、南京玄武饭店等其他企业违规占用了。

也就是说,2001年国旅联合仍然不会利用资金,而且还让其他企业占用了资金。

国旅联合业绩当然很差,上市后业绩就变脸,2001年营收下降30%,2002年营收再降30%,规模从1.5亿下降至0.75亿。净利润也一样,上市就变脸。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2003年,国旅联合营收为啥突然飙升了呢,是旅游业务突然爆发吗?不是,是业务重组导致的。

2001年年末,公司管理层按照净资产价值、作价5000万,把子公司天马旅游汽车公司卖给了控股股东中国国旅总社。2003年,公司管理层依旧按照净资产价值,仅作价405.2万元就出售了杭州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

公司大刀阔斧地剥离旅游和旅游服务业务,扭头开始做房地产开发、彩票等业务。

公司业务重组,营收很有迷惑性,但归母净利润很真实的反应了公司经营成果:营收高高凸起的2003年、2004年、2005年,归母净利润仍然持续下降,2005年甚至大幅亏损1087.74万元。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公司营收收到了相应货款,现金收入比处于相对高位。问题是,为啥有两年销售现金流收入出现异常,远高于营收呢?

2004年,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变成房地产了,房企有个很重要的科目——预收账款,在未来转为营收。国旅联合预收账款由1.9亿飙升7.7亿,导致销售现金流大涨,所以才出现了个异常值。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经营现金流入相对稳定,但现金流出波动就非常大了,这就导致经营性净现金流非常差,尤其是转型做地产这些年,现金流都是大幅净流出。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剥离房地产 改“大宝剑”

从旅游和旅游服务到旅游地产,国旅联合的营收经历了两个小周期,归母净利润持续下降,净现金流非常差。公司股价“贴切”的反应了公司业绩,持续下滑,一直到2016年。

2005年公司业绩不好,2006年归母净利润虽然扭亏为盈,但营收腰斩,但股价大幅飙升,持续到2007年年中。这多亏大A股飙涨,大牛市开启,国旅联合股价跟着搭了个顺风车。

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营收腰斩的主要原因是,国旅联合又开始转型,剥离了房地产业务,不再合并北京西都地产子报表,要做温泉业务,“以SPA水疗为核心产品”。很多次写上市公司,主营与业绩变脸,都让我觉得在读《聊斋》。

从此,国旅联合凭借“大宝剑”业务,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开启了新一轮周期。

2010年,国旅联合营收达到1.88亿元的峰值,随后下滑至1.19亿。

上升周期,公司归母净利润攀升,2010年达到2214.32万。2011年业绩崩盘,巨亏6234.02万,2012年继续巨亏5605.91万。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错过地产黄金20年,义无反顾选择的“大宝剑”,没能拯救国旅联合。

2011年公司业绩崩盘绝非偶然,前些年的“财务语言”已经告诉大家了:

2006年,公司处置长期股权投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其他长期资产产生的损益2000多万。

2007年,公司出售5家子公司股权,收入1.8亿,确认利润3593.5万。更奇葩的是,当年花2000万取得的海南国旅联合旅游73.8%股权,如今1块钱就把它卖给了海南嘉得森。

2008年,公司开始卖地,要政府补贴,共计4814.57万。

2009年,“卖地”收入4092.03万,卖子公司收入1161.93万。

2010年,卖子公司收入1294.81万,处置无形资产收入4011.7万。

2011年和2012年,子公司大幅亏损,再无资产可卖,业绩终于断崖式暴跌。

两年巨亏后,国旅联合变成*ST联合。

2013年,国旅联合再亏下去,就要暂停上市了,国企领导、公司董事长王为民当然不愿背这个锅,于是大笔抛售资产,分别出售南京颐皇温泉、南京颐尚天元、南京颐锦兰生股权,获得投资收益共计1.51亿元,公司净利润勉强扭亏为盈,盈利1064.99万。

国企抛售资产,没啥讲究的,价格好商量,都按净资产账面价值来,跟并购其他公司溢价十几倍的豪迈截然不同。

从上市到2013年,公司主营业务换了几波,营收和净利润经历了几轮周期。的在这个过程中,毛利率意外不断走高,净利率却出现背离。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财报

财务数据眼花缭乱,真正反映经营能力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国旅联合只有一个趋势,恶化。

所有的“利润”都是通过政府补贴、处置长期股权投资、处置固定资产、卖地等方式获得的,拔掉托管根本活不下去,这是国旅联合前半生的故事。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一个新妖怪 代替上一个妖怪!

2014年1月,厦门“当代系”再次登上舞台,以3.96元/股的价格,斥资2.91亿元拿下国旅联合17.03%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前任国旅联合退出。

上一年公司卖子公司,业绩扭亏为盈,股票摘帽,暂停上市危机解除,2014年“当代系”再怎么折腾,都不会退市了,结果营收大跌25.31%,费用高居不下。

当代系还大刀阔斧的清理了资产负债表:对方欠的钱不还了,行,计提坏账损失4834.66万;贷给别人的款收不上来了,算了,计提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减值损失1490万;投资的子公司亏钱了,算了,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1157.54万。

这样三下五除二,当年资产减值损失就高达7482.22万。

清理资产负债表的同时,也清理了个顽疾——其他应收款。这里面全是联营企业或其他关联方之间的账款、相互借款等等,有的是未来业绩好看,有的纯粹就是为了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一朝天子一朝臣,控股股东变了,以前的关联方不能乱用上市公司的资金了。遗憾的是,过两年,这个数据又上去了。因为,新的天子有新的臣。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营收暴跌,再加上资产负债表清理,前期埋下的财务隐患终于爆发,2014年国旅联合归母净利润巨额亏损1.66亿!

国企控股,股民嫌上市公司业绩不好,私人掌舵后,上市公司亏起来像个无底洞。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从当上第一大股东开始,当代系的重点就不是做业绩,而是定增,希望成为国旅联合的实际控制人,所以公司2014年、2015年营收都几乎停滞。

资本运作关键时刻,股票绝对不能带帽。问题是,业绩又停滞,怎么办?卖资产,卖子公司。

2015年,当代系卖掉剩余的南京颐尚天元19%的股权,确认7901.12万元的投资收益;卖掉哈尔滨均信投资担保公司1,948万股,确认投资收益2,112万元;卖掉南京金鹰房产物业,取得收益606万元。得到1个亿的投资收益后,国旅联合终于松了口气,净利润扭亏为盈,盈利1288.93万。

2016年1月份,“当代系”梦想实现了,向当代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金汇丰定增3.8亿元,合计持有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1.41%,自此王书同的“当代系”最终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这一年,国旅联合业绩分化,营收同比增长32.78%,还不错,但是毛利率骤降,减记坏账7058.45万,预先计提了打官司的赔偿1052.54万,结果当年巨亏1.63亿。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当代系入主3年,只有2015年卖了子公司实现小幅盈利1千多万,其余两年国旅联合都是巨亏,累计亏损3个多亿。跟国资时代相比,当代系入住后,国旅联合业绩一样糟糕。

抛一半股权 套现6亿 收回本金 剩下净赚

2017年是当代系入主的第四年,国旅联合改变战略,希望以“体育+”为突破口,组织各种体育赛事。总之,跟国资时代一样,主营业务不停地变。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改变战略后,国旅联合继续大肆扩张,贷款增资北京中关村科金技术公司,认缴江苏华旅新绩体育等等。到年底,子公司数量已经由上年的15家飙升至24家。财务报表变“好看”。2017年,营收较上年飙升145.15%,达到2.88亿;净利润也扭亏为盈,达到5351.93万,创历史新高。

资本玩家,优势在于资本运作,把握市场热点和情绪,公司经营无法妙手回春。

2017年创历史新高的业绩,不是公司日常经营得来的,主要靠当代系2.99亿卖掉了重要子公司汤山温泉100%股权,确认了8769万投资收益。

卖资产充胖子,当代系入主后,真正反映公司日常经营能力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一直巨额亏损,表面上业绩好看的2015年和2017年,惨不忍睹。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业绩不好,国旅联合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一直外流,缺钱是当代系卖子公司的重要原因,陷入恶性循环。

资本运作的第一准则是,不要让资产在手里沉睡,盘活资产,发挥最大效用。当代系门清,2017年底,基本上把所持股票全部质押了出去。

来源:2017年公司财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代系还是玩砸了,资本运作的关键时刻,资金链出了问题,于是找到了接盘侠江西国资委。

2018年6月29日,当代系跟江旅集团签署协议,转让14.57%的股份,转让总价为6.1亿元,转让单价是8.292元/股的价格,当时股价5.54元/股,现在股价4.5元/股左右。

国资再成冤大头,当初南京国资委出让股权的时候是折价,好处让给了当代系;现在江西国资委溢价接盘,好处让给了当代系。

两头吃的当代系,入主的时候共花费6.7亿,现在卖了一半股权,几乎全部回本,剩下的一半股权是净赚。

这就是A股市场大家玩资本,没人做业绩的原因。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