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闻传媒主营10年首亏:30亿商誉压顶 阜兴系阴影难去_大众证券网
《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华闻传媒主营10年首亏:30亿商誉压顶 阜兴系阴影难去

2018/8/13 7:45:50      第一财经日报      

核心提示:虽然表面上公司控制权已与兴顺文化“切割”,华闻传媒的股价却仍未逃离大幅下跌的命运,最终致使大股东国广资产全面爆仓。

“阜兴系”事发后,朱一栋跑路,华闻传媒犹如覆巢之下的危卵,股价崩塌连受追问,牵出更多的悬疑。

8月11日,华闻传媒发布2018年中报,继续带来“坏消息”。中报显示,华闻传媒上半年营业收入14.37亿元,同比减少2.4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82亿元,同比减少77.2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1.02亿元,同比下滑175.99%。

这是华闻传媒近10年来主营业务首度亏损,受累于传媒行业转型压力,公司营收水平、业务毛利均有所下滑。而多年来醉心并购,也让华闻传媒近30亿商誉压顶。邦富软件、精视文化和漫友文化等收购子公司均已业绩变脸,陷入亏损。

比起主营困局,华闻传媒更着急摆脱“阜兴系”危机的影响。朱一栋跑路后,“阜兴系”关联公司兴顺文化迅速将股权转手和平财富,孙景龙入局,至今价格未明。7月6日复牌至今,华闻传媒股价已累计下跌近六成,华闻传媒大股东国广资产股权质押及信托持股均已全面爆仓,合计已被平仓约3346万股。对“阜兴系”避之不及的华闻传媒,也在最新的回复交易所监管关注的公告中,暴露出与前者更多的隐秘关联。

主营首亏

2017年营收创下历史新低之后,华闻传媒的主营状况并未好转,2018年上半年陷入10年来主业的首亏。

与上年同期相比,除信息技术服务费这项业务之外,华闻传媒的前五大业务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均有下滑。

传播文化业务是华闻传媒的最大支柱,上半年实现营收11.47亿元,同比下滑1.63个百分点;毛利率28.30%,同比下降了16.01个百分点。这一业务中,大头的收入来自于华闻传媒时报传媒所代理的《证券时报》商业广告、财经信息的咨询策划、设计制作与代理发布等经营业务的独家经营权。

但因传统媒体行业整体上转型时期,时报传媒业务面临下滑趋势。另外,随着2018年上半年,证券信息披露业务政策改革深化,原有信息披露价格体系受到较大冲击。“时报传媒经营成本持续攀升,加上新股发行减速导致新项目锐减,常年信息披露实施降价政策,时报传媒面临较大 的经营压力。”华闻传媒称。

数据显示,时报传媒2018年上半年实现合并归属母净利润为5282.66万元,同比减少63.41%,主要系本期信息披露收入下降,基金服务费成本增加所致。

华闻传媒第二大子公司华商传媒与时报传媒业务类似,独家代理经营《华商报》等媒体的广告、 发行、印刷与纸张采购业务。但2018年上半年,尽管总资产、净资产远超时报传媒,但盈利能力不佳。

华闻传媒的第二大业务——数字内容服务上半年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境地。2.09亿元的营收比上年同期增加150.35%,但营业成本同比大幅增长308%,造成业务毛利仅17.64%,同比减少31.82个百分点。

“主要是子公司掌视亿通本期流量经营业务规模扩大,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相应增加所致。”华闻传媒在中报中称,掌视亿通致力于运营商移动视频业务,2017年开始涉足流量境遇业务,双业务主线的模式已经初步形成。

在华闻传媒五大业务中,中期营收下滑最大的是网络与信息安全服务业务,仅实现营收347万元,同比减少了76.58%,毛利率下滑达105.67个百分点。“主要是子公司邦富软件舆情业务竞争激烈、业务单一,使得本期营业收入减少所致。”华闻传媒这样解释。

商誉“地雷阵”

商誉减值是华闻传媒的另一潜在风险。

近五年来,华闻传媒并购不断,虽得以借此增厚利润,但随之而来的还有账面数十亿的商誉及巨额的减值风险。截至2018年6月30日,华闻传媒账面商誉已高达29.92亿元,相比2013年年底的6.12亿元,增幅近4倍。

在中报中,华闻传媒近30亿元的商誉来自华商数码、长春华锐营销、华闻影视等14家公司,其中掌视亿通、邦富软件、澄怀科技、精视文化、漫友文化商誉均在亿元级别,分别高达10.92亿元、5.93亿元、5.73亿元、3.55亿元及2.04亿元。而除澄怀科技系2013年收购外,剩下四家公司均是华闻传媒于2014年高溢价收入囊中。

2014年5月,华闻传媒发行1.35亿股同时支付现金9.56亿元,作价27.99亿元购入掌视亿通和邦富软件100%股权、精视文化60%股权及漫友文化85.61%股权。在最初2014年-2016年的业绩承诺期内,这四家公司均有惊无险完成业绩承诺,但此后便开始业绩变脸。

2017年,掌视亿通、邦富软件、精视文化和漫友文化的净利润分别为8370万元、631万元、846万元和-1051万元,同比分别下降43.62%、93.32%、91.58%和18631.39%。

到2018年上半年,这些项目业绩变脸进一步加剧。除掌视亿通仅收获净利润1602万元外,澄怀科技、邦富软件、精视文化和漫友文化均陷入亏损,亏损分别约906万元、786万元、289万元及279万元。

业绩未达预期,商誉减值地雷引爆。在2017年年报中,华闻传媒对邦富软件、精视文化、漫友文化等4家公司新增减值准备6.89亿元,期末减值余额增至8.69亿元,其中邦富软件计提5.93亿元、漫友软件计提2.04亿元合计减值商誉6.87亿元,对于商誉高达10.93亿元的掌视亿通却未进行任何计提。2018年上半年,华闻传媒并未进行任何计提,商誉减值余额依然为8.69亿元。

有专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华闻传媒上半年参控股的14家公司,有8家形成亏损,存在减值风险。

不过,华闻传媒并未因此停止扩张,目前正在推进收购车音智能60%股权,交易对价高达16.68亿元。

剪不断的“阜兴系”关联

在华闻传媒的中报中,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已经发生变更,与“阜兴系”存在千丝万缕关联的兴顺文化已被和平财富实控人——孙景龙替代。虽然表面上公司控制权已与兴顺文化“切割”,华闻传媒的股价却仍未逃离大幅下跌的命运,最终致使大股东国广资产全面爆仓。

此前,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被曝失联后,“阜兴系”债务危机波及关联上市公司,华闻传媒股价接连大跌,7月6日复牌至8月10日,股价累计下跌近六成,市值蒸发逾57亿元。而股价下跌的直接后果就是国广资产爆仓,股权遭“收割”。

在遭到强平之前,国广资产共持有华闻传媒30752.72万股,占后者总股本的15.37%。其中,直接持有的比例仅有8.41个百分点,剩余均由信托产品“代持”。通过“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星光5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星光5号”)持有7850.63万股,“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永盈1号单一资金信托”(下称“永盈1号”)持有公司股份6078.17万股。

在这之中,星光5号穿透后,认购星光5号的却是另一结构化信托产品——景诚嘉佑十八号,该产品由国广资产作为劣后委托人,浦发银行天津分行作为优先委托人,资产总额9亿元人民币,劣后优先认购份额为1:2。

而国广资产直接持有的1.68亿股几乎全部质押给了中信建投和天风证券。自7月6日复牌大跌至7月18日,这部分质押股已全部跌破平仓线,占国广资产直接持股比例的99.79%。“阜兴系”危机爆发后,中信建投已经对1.01亿股迅速申请了司法冻结,7月26日,中信证券则已平仓卖出华闻传媒股票443.90万股。

信托爆仓更为严重,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自7月23日至7月30日,永盈1号的受托人渤海证券已进行了5次被动减持,共计减持华闻传媒约2902万股。也就是说,在“阜兴系”危机发酵以来,和平财富迅速入主华闻传媒又迅速遭遇了股票被“收割”的噩耗。孙景龙为何选择在此时入主华闻传媒,其中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确的是,华闻传媒的爆仓风险远未结束。

此前,华闻传媒董秘办人士曾对第一财经称,在转让了国广控股的股权后,兴顺文化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票,他强调,此前朱金玲确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但公司与“阜兴系”不存在关联。不过,在交易所的最新问询后,答案却并非如此。

7月30日,深交所就和平财富的权益变动、持有华闻传媒的资管计划与“阜兴系”的关联等问题向华闻传媒展开问询。其中一个核心问题是关于华闻传媒的前股东名册中的三只资管产品,分别是:前海开源基金-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前海开源基金-浦发银行-前海开源聚和资产管理计划、前海开源基金-浦发银行-前海开源鲲鹏资产管理计划。深交所要求华闻传媒披露,这三大产品的出资方名称、出资方资金来源,并说明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是否与朱金玲存在关联。

华闻传媒披露显示,这三只产品共持有华闻传媒1.62亿股,占其总股份的8.11%,总资金合计21.9亿元,其中常州煦沁投资中心出资7.3亿元,浦发银行广州分行理财资金出资达到14.6亿元。而这三只资管计划的普通级委托人、直接或间接劣后方均为常州煦沁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常州煦沁”),常州煦沁为有限合伙企业,普通合伙人为朱明华,有限合伙人为徐祯华,朱、徐二人各出资4000万元和1.6亿元。

华闻传媒在回复中强调,前海开源基金基于必要的客户信息了解和调查以及以上已经掌握的事实,无法判断资管计划的出资方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是否与朱金玲存在关联关系。

不过,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徐祯华作为法人代表的公司多达13家,作为股东的公司更多达20家。其中,就有“阜兴系”跑路私募意隆财富在杭州、沈阳、深圳等地分公司,徐祯华均出任法人代表。此外,徐祯华也是阜兴集团控股属子公司上海阜仕教育科技公司高管。而徐、朱二人,还同为上海奇阜投资等多个“阜兴系”私募的股东。

除此之外,第一财经此前的报道也指出,兴顺文化与朱金玲或许并未与华闻传媒完全脱离,例如兴顺文化仍然与国广资产的另一位股东永繁投资(持股41.97%)存在若隐若现的关系,两家公司注册与介入华闻传媒的时间点几乎相同,共用同一个邮箱,且注册电话仅有一位数字之差。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