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诉讼背后隐现阜兴系魅影,华塑控股再遭监管“拷问”

2019/2/14 8:36:51      财联社      

屋漏偏逢连夜雨,深陷泥潭的华塑控股(000509.SZ)再遭监管“拷问”。2月12日晚间公司公告称收到深交关注函,这也是开年不足俩月时间公司第二次收到关注函。

日前,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渠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渠乐”)就上海友备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友备”)买卖合同纠纷向上海浦东法院提起诉讼,追讨近亿元货款。随着案情的引爆,上述交易背后的诸多“疑团”开始浮现,尤其与“阜兴系”千丝万缕的关系更是引人遐想,进而引发了监管的关注。

诉讼纠纷暗藏玄机

1月19日,华塑控股披露《重大诉讼事项公告》称,上海渠乐为追回近亿元电解铜货款与昔日客户上海友备对簿公堂,向浦东法院请求上海友备支付货款9260万元。

此次诉讼起因为上海渠乐和上海友备于2018年6月4日至6月20日期间签署了十份电解铜《购销合同》,约定上海友备向上海渠乐买入电解铜共计1934吨,共计货款1.02亿元。最终实际交货1936.7吨,货款共计1.03亿元。前述货款上海友备于2018年6月13日支付1000万元,剩余货款尚未支付。

华塑控股称,公司多次督促渠乐贸易要求上海友备履行《购销合同》,并向上海友备发出《催款律师函》。之后渠乐贸易再次与上海友备电话沟通,上海友备电话回复将于2018年年底前支付该货款。然而,剩余货款9260万元至今尚未支付,因此上海渠乐将上海友备告上了法庭。

这一诉讼也引发监管关注,1月22日,深交所向华塑控股发函,要求公司就部分情况予以核实、作出说明,包括合同中约定的交货方式和日期,合同中关于交易对手方支付货款的方式和期限的约定情况以及上海渠乐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诉讼请求中判令支付的金额中是否包括违约金等。

1月29日,华塑控股回复表示,上海渠乐诉上海友备一案涉及的十份《购销合同》中,均未明确约定交易对方支付货款的期限,因此,华塑控股仅依据以往“交易习惯”约定交易对方于货物交付当月支付货款。

不过奇怪的是,华塑控股2018年7月4日在《关于2017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称,公司贸易业务一般采用“先款后货、全款全货的方式进行交易”,“按照合同法提拟购销合同,对供应商和客户均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先款后货,即在付清货款后实时发出放货指令,并在交易约定时间内开具增值税发票”。

而在1月29日的《关注函回复》中公司的口径变为,“随着交易合作的深入开展,双方逐步建立了信任关系,累计交易额达到六亿元左右,因此,基于双方互信,偶尔产生商业信用赊销的销售模式。”

因此2月12日,深交所再度发关注函要求华塑控股就上述“交易习惯”所蕴含的具体货款支付时间,是否具有足够的法律效力并对交易对手方构成约束,以及是否存在相应风险控制措施进行详细说明。

“阜兴系”关联疑云

此外,深交所也对上述交易历史产生了“怀疑”,要求华塑控股核实2017年是否与上海友备或其他合作方采用赊销模式进行交易,说明前期信息披露是否存在不真实、不准确和不完整等情形。

同时,深交所要求华塑控股结合公司报告期内的财务状况,详细说明公司在采用“商业信用赊销的销售模式”情况下,如何与上海友备及其他相似销售模式下的交易对手方开展大额贸易业务并实现收入,同时说明公司购入电解铜货物的资金来源。

根据华塑控股向深交所报送的相关《购销合同》的副本,相关货物的供应商均为常州阜贤商贸有限公司,且上海渠乐均在从阜贤商贸购入货物的当天即向上海友备出售。

深交所要求华塑控股补充说明阜贤商贸的基本信息、华塑控股与阜贤商贸发生的其他业务往来情况,以及上海友备与阜贤商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业务往来关系,并要求其说明上海渠乐作为其中间贸易商的优势及必要性。

深交所问询华塑控股上海渠乐与阜贤商贸以及上海渠乐与上海友备之间《购销合同》是否具有商业实质,并要求其提供有关交易往来凭证。

深交所的问询不无道理,华塑控股2017年年报显示,通过贸易业务实现收入占其2017年总收入的99.43%。当年上海渠乐的营业收入为19.62亿元,占上市公司总营收的87.5%,是上市公司当年收入大幅增长的主动力。

诡异的是华塑控股在1月31日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中显示,华塑控股基于战略布局拟将贸易业务剥离。原因是贸易业务本身利润空间不大、业务质量不高。

更为蹊跷的是上海友备股东及其关联方与阜兴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友备成立于2015年,经营范围包括石油制品、化工原料及产品等,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邱鑫、张锴两位自然人分别持股70%、30%,二人旗下均拥有多家投资公司。

张锴还是上海熙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熙曼”)的股东,持有该公司60%股权,另一股东倪会有持有该公司40%股权,此外倪会有以控股股东身份投资的多家公司由自然人缪和言担任法定代表人,而缪和言担任监事的浙江阜兴贸易有限公司和浙江阜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均为阜兴集团之子公司,同时,上海友备的另一股东邱鑫担任执行董事的公司上海源岑投资有限公司亦为阜兴集团之全资子公司。

因此深交所要求华塑控股核查上海友备及阜贤商贸是否与阜兴集团及华塑控股前十名股东在股权、业务、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存在关联关系,并说明上海渠乐对上海友备的应收账款是否构成阜兴集团及其关联方对华塑控股资金占用的情形。

2月13日上午公司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交易所关注函的内容公司正在准备回复之中,请关注公司公告。”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