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证券要闻>正文

开年资本大戏,集齐昔日大案主角、云南首富、徐翔、刘姝威

2019/2/14 10:54:33      野马财经      王洪臣

2月12日,大年初七,从这天下午开始,瞿兆玉、证监会、东方金钰三方接连发声,将年后第一场资本大戏推向了高潮。

昔日备受关注的财务造假大案主角重现江湖,云南首富荣光不再,徐翔、刘姝威的成名往事重现……

2019年2月12日晚,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钰,600086.SH)发布公告称,公司在2月10日收到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又于2月12日收到《监管工作函》。但截止目前,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经审慎讨论决定,暂时终止控制权转让。

12日夜间,在《上海证券报》刊发的报道中,中国蓝田法人代表瞿兆玉在接受采访时又对上市公司一些说法予以了澄清,并且言之凿凿,“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进入股市。”

这场贯穿整个春节的资本大戏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在于涉事双方企业都非常“有故事”,特别是中国蓝田与当年臭名昭著的“蓝田股份”关联极深,自带“光环”。

暴力,昔日“风云人物”的另一面

当年的“蓝田股份造假案”不仅让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一战成名,也让瞿兆玉锒铛入狱。如今面对“蓝田回A”一事,刘姝威至今未有正面评论,瞿兆玉则选择坚决否认。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显示,对中国蓝田接盘东方金钰一事,瞿兆玉表示其既未签字授权,也未参与相关会议,甚至于六名与会高管中只认识其中一个。难道身为公司法人、董事长的瞿兆玉竟被蒙在了鼓里?

翟兆玉何许人也?曾几何时,他可是A股市场上“响当当”的人物,号称中国证券史上最大的财务造假案即出自其手,为此他还录得两年有期徒刑。如今居然有人在他面前大玩“瞒天过海”的把戏?究竟谁在说谎,也不得而知。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了解,瞿兆玉除因财务造假入狱两年外,2008年曾因单位行贿罪被判3年有期徒刑缓刑4年。2017年他又因“涉黑”遭公安机关拘留,并被检察机关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

图片来源:洪湖市人民政府官网

据被侵害一方洪湖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态农业”)的相关公告显示,此次暴力事件后果严重,且长期深受其害。

其实,此类发生在瞿兆玉身边的暴力事件并非一例。据网上流传的一份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07)昌刑初字第64号判决书显示:2005年9月,中国蓝田还曾因土地租赁问题与北京市育人中等职业学校发生矛盾,双方殴斗导致中国蓝田一名职工丧生。中国裁判文书网也显示,死者亲属曾因此事将瞿兆玉等告上法院并要求赔偿。

2001年10月,刘姝威发表600字短文《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揭开了蓝田股份财务造假黑幕一角。媒体报道称,刘姝威及其家人也受到了巨大压力,刘家不断接到骚扰电话甚至恐吓邮件。

既然如此,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又是为何会选择将父亲赵兴龙一手打造的“翡翠王国”,交给瞿兆玉呢?

世事变化快,首富变“老赖”

赵宁,这位曾经的80后“云南首富”及其家族,貌似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据2018年1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公开执行裁定书显示,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及公司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已经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其执行金额为6.71亿元。因为银行账户无存款,兴龙实业的玉石也多次被轮候冻结。

东方金钰真正的创始人为赵宁父亲赵兴龙,人称“老赵”。

与瞿兆玉相似,赵兴龙也参过军,只是二人人生走向很大不同。瞿兆玉参军时深得首长赏识,婚姻也因此出人意料地“圆满”。赵兴龙则在云南边境保家卫国,却也由此接触到了翡翠原石。

在中国翡翠界,“老赵”是一位奇才,也是知名的“赌石大王”。在资本市场,除了白手起家干出一个“翡翠第一股”外,赵兴龙最出名的当属当年与游资大佬徐翔的合作。

2014年5月底,东方金钰公告推出15亿元融资预案,定增对象为成立仅18天的瑞丽金泽。这家公司仅有赵兴龙与朱向英两位股东。据东方金钰当年8月7日回应上交所问询函所称,朱向英确认其所持瑞丽金泽股份“系徐翔出资,本人仅为徐翔代持”。

随着徐翔介入,东方金钰股票创出61.44元/股的历史最高价。据东方金钰季报显示,从2014年三季度开始,徐翔的“泽熙系”就已经进入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直到2015年三季度才退出。因此,徐翔成为此次高送转后股价飙升的赢家之一。

当然,随着徐翔入狱,赵兴龙也未能逃脱干系。2016年4月,赵宁接任董事长,东方金钰进入“少主时代”。显然,接班后的赵宁并没有做好,三年之后便颓势尽显。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赵宁列为被执行人14次、失信被执行人1次。

世事变化快,首富变“老赖”。

受债务危机的影响,2019年1月4日,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其发行的“17金钰债”公司债券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公司主体也被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而根据2019年1月14日东方金钰公告显示,公司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16.7亿元,加上2018年10月债务逾期的21.88亿元,三个月时间逾期近40亿元。

如今,赵宁家族明面上貌似几无资产,转卖股权成为少有的几个选项之一。

中国蓝田的“罗生门”

“转给谁,也不应该转给蓝田。”一位金融业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如此表示。

A股对“蓝田”二字的敏感程度,从监管层三天两函的节奏即可见一斑。同时,即便“蓝田股份造假案”已过去十八年,笼罩在“中国蓝田”头顶的疑云仍挥之不去,陷入多个“罗生门”。

罗生门之一:中国蓝田总公司到底是不是部署央企?

据东方金钰公告显示,中国蓝田总公司是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人为农业部,1989年3月注册成立,前身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1998年1月变更为现名,法定代表人瞿兆玉。

然而,这些年关于中国蓝田是否属于农业部主管的质疑屡屡出现,网络上相关信息比比皆是。

在2019年2月10日上交所对东方金钰的问询函中,也要求其说明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含义。截至本次重组终止,相关各方也没有就此说明。

罗生门之二:中国蓝田是否投靠假央企?

网络流传的一封落款时间为2018年11月1日的《中国蓝田总公司董洪驿公开辞职信》的内容显示,中国蓝田的经营权目前归属于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恒通)。2018年4月,瞿兆玉才重新掌权,董洪驿被边缘化后辞职离开。

公开信息显示,中核恒通的多位高管均在中国蓝田旗下的公司担任高管,显然两家公司关系密切。

然而,据中国诚通控股集团2018年7月20日发布了《关于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冒名工商登记事项的公告》显示,中核恒通涉嫌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将诚通集团下属“中国物资储运沈阳公司”变更为其股东,并利用该身份进行商业活动,属于“冒牌央企”。

图片来源:东方金钰公告

重重疑云之下,2019年2月12日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明确表示,“涉及诸多疑点,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及拟受让方中国蓝田在全面核实并充分披露相关事项前,应当审慎考虑是否继续推进本次交易”。

目前,东方金钰已知难而退,瞿兆玉声称不知情。若果真“不知情”,那么这一场满地鸡毛的资本大戏该如何收场?监管层的处罚是不是已经路上了?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