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连弃二子 华夏幸福掌门人王文学变了A股玩法

2019/6/14 9:18:37      上海证券报      

几经腾挪,意欲打造“A股方阵”的华夏幸福掌门人王文学最终未能如愿,在保留华夏幸福、维信诺后,无奈作出将其余“棋子”悉数放弃的决定。

6月11日,玉龙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知合科技拟将其所持上市公司50%股权清仓。这是王文学继2018年12月出售ST宏盛控制权后的又一次“弃子”之举。

过去三年多时间,靠华夏幸福起家的王文学在A股市场中几进几出:先是通过“知合系”在一年时间中连拿三个A股上市平台,势头之迅猛震惊市场;可仅仅两年之后,又接连卖出两家,收缩之突兀令人咋舌。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王文学进退之变?本报曾于2016年12月15日刊发的《王文学A股产融拼图:从一枝独秀到势成犄角》一文其实对此已有预判——迅速摆好“资本拼图”并非功成名就,只有将“拼图”扣紧粘牢,方能大功告成。

亏本连弃二子

玉龙股份公告显示,知合科技6月10日签署协议,将其持有的3.92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协议转让给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转让价格为7.02元/股。转让完成后,厚皑科技凭借着26%的持股比例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赖郁尘接替王文学成为玉龙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此时,距离王文学拿下玉龙股份并完成控制权巩固仅过去了两年时间。对比买卖价格,王文学此番操作并没赚到钱。

回看此前交易,知合科技曾于2016年7月、2017年2月分别斥资9.31亿元、9.67亿元,获得玉龙股份1.33亿股、1.02亿股股份;后于2017年3月又通过部分要约收购,以10.39元/股的价格受让约1.56亿股股份,作价约为16.21亿元。综上计算可得,知合科技获得玉龙股份50%股权合计花费约35.19亿元,约合8.98元/股。

由于玉龙股份在此期间未有分红,简单比较可知,最新7.02元/股的卖出价明显低于8.98元/股的成本价。

类似的操作还出现在了ST宏盛身上。2018年12月14日,王文学旗下拉萨知合将其所持的ST宏盛25.88%股权转让给西藏德恒,就此退出ST宏盛。该笔交易对价为10亿元,约合24.02元/股。而拉萨知合在2016年10月、2017年1月分两次受让ST宏盛25.88%股权时,合计斥资约10.44亿元,约合25.07元/股,高于出让价格。

靠着华夏幸福起家,王文学在2015年至2016年间,通过其掌控的“知合系”接连入股黑牛食品(现更名为维信诺)、玉龙股份和ST宏盛。如今,王文学对玉龙股份、ST宏盛的运作已告结束,仅留下了黑牛食品,以及华夏幸福。

“四变二”有深意

彼时意气风发的收购,时隔不久却成了连弃二子,王文学为何有如此大的改变?

答案或许就在交易本身。运营华夏幸福多年,王文学在产业园区建设方面颇有心得,积累了众多产业资源,如果能为这些资源嫁接资本平台,后续发展将有更大跃升。在拿到黑牛食品、玉龙股份和ST宏盛控制权后,王文学很快采取行动,试图将优质资产注入。

其中,黑牛食品被纳入“知合系”后,很快便置出食品饮料资产,进军OLED产业——先是出资32亿元合资成立江苏维信诺,并投资第5.5代有源矩阵有机发光显示器件(AMOLED)扩产项目。此后,上市公司又收购江苏维信诺剩余股权,实现全控。公司简称也从“黑牛食品”改为“维信诺”。

与黑牛食品顺利转型相比,“知合系”对玉龙股份和ST宏盛的整合却难言成功。其中,玉龙股份在王文学入主后,剥离了部分亏损资产,并通过增资、收购等方式,收购玉汉尧石墨烯部分股权,布局三元正极材料市场。不过,该收购尚未显示成效,玉龙股份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188.0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2.54%。

而ST宏盛则曾启动重大资产重组,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涉及房屋租赁行业标的资产,但几经筹划,最终未能成行。

由此不难看出,在入主上述三家公司后,王文学均表现出了强烈的整合诉求,意图“整合优质资产,增强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其间王文学投资的一些新兴产业,也被市场视作为这些上市平台准备资源。例如,2017年12月,知名新能源汽车企业——合众新能源宣布获得王文学旗下知合出行12.5亿元注资。不过,2018年11月,不仅王文学不再担任合众新能源的法人代表,知合出行在合众新能源的股东位次也在下降。

“知合方面是王文学个人的投资,与华夏幸福没有关系。可从其近期交易来看,收缩态势明显。”有接近“知合系”的知情人士表示。

对于出让玉龙股份和ST宏盛控制权的原因,其认为,经过近两年的打磨,“知合系”需要聚焦核心业务。前期拿到的三个上市平台中,维信诺已经拥有了颇具成长潜力的资产,相关产品也获得了下游认可,算是步入正轨;玉龙股份和ST宏盛距离预想的差距比较大,暂时难以达到和维信诺一样的程度。

同样发生变化的还有资本市场环境。一方面,过去三年,并购重组、再融资相关规则的更新,令上市公司实施资本运作难度增加,只有优质的资产才能被监管层及市场认可;另一方面,IPO发行常态化、科创板呼之欲出,也令优质资产更多地选择独立上市,而非重组。两方面因素叠加,类似玉龙股份、ST宏盛这样的上市平台要想通过重组变身更加不易。

如此一来,在已经拥有华夏幸福和维信诺两个核心产业后,王文学与其背着玉龙股份、ST宏盛负重前行,还不如套现离场,将资源更加集中于核心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王文学在“弃子”的同时,也在为核心主业引入资源。2018年7月、2019年1月,华夏幸福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分两次向中国平安方面转让上市公司部分股权,为自身获得更多流动性的同时,也为上市公司引入重量级的战略投资者。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