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遭举报 被指拖欠价值9亿市值股票

2019/7/11 11:02:53      证券时报      

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遭到举报,对方举报他以个人身份在2017年收购一家狂犬疫苗公司50%股权,该交易完成后,当时约定交付对方的4000多万股股权一直没有兑现,如今已价值9亿元。

这份秘而不宣的拖欠被对方捅了出来,李云春所持部分股权被冻结,8.38亿元财产被查封。

纠葛

交易还要回溯到2017年7月12日,李云春和广州嘉合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6亿元收购后者持有的广州诺诚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50%股权。诺诚生物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为人用狂犬病疫苗,当时销售和经营情况良好。

2017年10月30日,李云春与嘉合沃森签订《补充协议二》,确认李云春应交付嘉合沃森4014.45万股沃森生物股票,并约定李云春应于2018年1月31日、2018年3月31日分两次过户,后又约定将该股权过户给廖晓征。此后该股权一直没有交付,目前股票市值约9亿元。

嘉合沃森实控人廖晓征一方由此认为,此后李云春不仅多次违背承诺,反而不断质押其绝大部分沃森生物股票,质押股票占其持股数量78%,并多次大量减持股票,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累计减持4383.24万股,逃避履行交付义务的恶意明显。2018年11月,廖晓征发现李云春大额质押及大额减持沃森生物股票后,委托律师发律师函催促李云春履行交付义务,但被拒收。

廖晓征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仲裁,要求李云春交付4014.45万股沃森生物股票,并申请查封了李云春名下未质押的沃森生物1013.66万股及其他财产,实际查封财产价值8.38亿元。

另一边,6月12日,李云春在云南省昆明中院提起诉讼,以嘉合沃森及廖晓征未通知其债权转让为由,请求确认李云春与廖晓征的仲裁协议无效。

廖晓征一方认为,李云春隐瞒事实,以虚假的陈述欺骗法院,误导法院立案,违规减持,也未公告涉案股票被查封的情况,信披违规。

沃森生物董秘张荔告诉e公司记者,这是公司董事长的个人事项,如果个人事项不是因为牵涉到上市公司,就跟上市公司没有关系,上市公司的信披有严格的要求,目前来看披露是没有问题的。

她认为,不管是仲裁,还是诉讼,目前还都在司法机关审议过程中,还没有最终结论,各方应该尊重司法裁定结论。

收购

该收购看起来和沃森生物没有关系,但沃森生物公告了该收购,因为该收购其实和沃森生物有关,里面出现了如下条款:条件合适的时候,李云春无条件将该股权转让给沃森生物。

有记者当时采访沃森生物,称公司亏损,不符合收购条件,当时分析人士也认为是李春云代上市公司收购,还提到上市公司没有狂犬疫苗业务。

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安排。

李云春收购所用的6亿元中,有1.2亿元现金,剩下的4.8亿元,使用李云春所持的股权支付。支付完成后,嘉合沃森将持有沃森生物股票。从工商资料上查询,嘉合沃森由广州市嘉合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00%持股,嘉合沃森是一家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诺诚生物2006年就已成立,两者都是嘉合生物子公司,但是公告显示,李云春是从嘉合沃森手中而不是嘉合生物手中收购了诺诚生物50%股权,这估计先要一个股权转让,要将嘉合沃森作为持股平台,否则很难理解,这个新成立公司为什么有沃森二字,却和沃森生物没有任何股权隶属关系。

从上资料上查询,嘉和生物目前还持有江苏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5.71%股权。

这次收购同样在2017年,就在李云春从嘉合生物处收购诺诚生物不久 。不同的是,这次是嘉合生物收购上市公司子公司。

2017年12月17日,沃森生物和嘉合生物签订协议,将其持有的江苏沃森100%股权转让给后者,转让价款共计9000万元。沃森生物称,公司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但嘉合生物2018年1月23日支付了首期股权转让款4500万元后,一直未按协议约定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也未按协议相关约定,确保江苏沃森分四期向沃森生物偿还1.56亿元应付款。

沃森生物由此向申请仲裁, 根据仲裁,终止转让协议,退还嘉合生物股权转让款3150万元, 嘉合生物保留15.71%的股权份额。

沃森生物公告了此仲裁事项。

谜团

由于案件还在进行中,无法获得进一步内情,所以无法知悉双方闹翻的真相。

工商资料显示,诺诚生物的股东名单中,李云春2017年3月27日认缴出资4200万元,成为公司股东,也就是廖晓征一方已完成股权过户,诺诚生物去年营收7.7亿元,净利润达到1.75亿元,纳税5712万元,业绩不错。也证明了李云春当初收购的眼光,李云春应该有动力完成收购才对。

诺诚生物另一个持有50%股东是广药集团,相当有实力,广药集团很可能掌握经营权,如果这样的话,李云春很可能只是财务投资角色。

可以看到的资料是,李云春从廖晓征处收购股权,廖晓征又收购了沃森生物子公司股权,两个收购都出现纠葛,而且纠葛时间都发生在2018年年初,比如嘉合生物没有支付给对方4500万元尾款。实际上嘉合生物当时完全有支付能力,其掌控的嘉合沃森从李云春处获得了首期1.2亿元的股权转让款。

嘉合生物违约的原因不得而知,如果揣测的话,协议规定江苏沃森分四期向沃森生物偿还1.56亿元应付款,算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说9000万元买的公司,要向原来的股东偿还1.56亿元。

李云春为什么拒绝交付其承诺的股权款,估计也跟债权有关,李云春到法院起诉的原因之一,就是“嘉合沃森及廖晓征未通知其债权转让”。

违规减持

李云春今年2月1日曾收到一份监管函,内容就是1月31日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沃森股份总股本的0.67%,所持比例由5.28%降至4.61%,未能履行信披等义务。

沃森生物工作人员解释,李云春这次减持,是为了筹钱还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转让给李总一个子公司,当时是为上市公司解围,分三年还清,这是最后一期,还上之后就不再欠上市公司钱,这也是为了中小股东利益。”

2016年,沃森生物子公司山东实杰卷入山东问题疫苗案件, 被山东省食药监局撤销GSP证书,并被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

沃森生物此前花3亿元收购山东实杰,又将其收购的宁波普诺、圣泰(莆田)、重庆倍宁三家疫苗流通企业注入其中,合计斥资11.17亿元。

当年10月份,沃森生物转上山东实杰85%股权,关联方玉溪沃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3.28亿元,获得山东实杰40%的股权,深圳德润天清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出资3.69亿元,获得剩下45%的股权。德润天清和玉溪沃云分三期向公司支付上述股权转让款。

2018年12月份沃森生物公告,公司已累计收到德润天清支付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股权转让款合计2.58亿元,收到玉溪沃云支付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股权转让款合计2.3亿元。2018年12月14日前应向公司支付第三期股权转让款2.09亿元,但还没收到。

李云春1月31日减持沃森生物套现大约1.91亿元,和第三期转让款相当。

不过在此之前,李云春就已多次转让公司股权,去年12月26日通过大宗交易套现约4.8亿元,远远超过第三期转让款,此后也有转让。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