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证券·上市公司>公司新闻>正文

连续两年巨额亏损 关键期变更核算方法游久游戏遭上交所问询存退市风险

2019/10/10 19:11:11      大众证券网      

9月28日,游久游戏披露决定对所持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股权投资由财务投资转为战略投资,变更会计核算方法。随即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发来的《关于对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核算有关事项的问询函》。问询函提出,公司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93万元,净利润414万元。要求游久游戏结合两种会计核算方法的后续计量,量化说明此次变更对公司业绩及退市风险警示的影响。

三年退市关键期,变更核算方法意图存疑

游久游戏在公告中给出三点解释,意在表明此次会计核算方式的改变,是因其公司对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股东会影响力的加强,不涉及利润调整。但据业内人士告诉《大众证券报》记者,随着上市公司多元化、多板块、多子公司的经营,上市公司通过“合理合法的利用”企业会计准则,创造利润的手段方法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到底是如何构成的、各板块的实际经营情况到底如何,普通中小投资者或者债权人等根本无从得知,也无法深入了解。

游久游戏在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后,面临三年亏损退市风险档口的敏感期,做出会计核算方法的调整,收到上交所问询,其真实意图可见一斑。

主营业务重度萎缩,人才流失严重

2014年,做煤炭生意且连年亏损的“老八股”爱使股份看上了游久时代,以11.8亿元的价格完成了100%股权收购。刘亮和代琳承诺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游久时代各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2亿元和1.44亿元。

查阅数据可见,游久时代2014-2016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达到1.04亿元、1.37亿元和1.49亿,刘亮和代琳在时间上精准完成了之前的承诺。但是,承诺期一过,公司就开始“变脸”,随即出现巨额亏损。2017年游久游戏净利润亏损4.42亿元,2018年净利润亏损9.05亿元,最近两年累计亏损13.47亿元。

营业收入方面,游久游戏2016年还有30809.30 万元,到了2017年就下滑到17655.42万元,2018年全年营收8463.97万元。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在连续严重下滑的基础再同比减少85.16%,仅仅只有893.82万元。 根据接近游久游戏的人士介绍,该公司现在状况百出,由于内部纷争,人才流失,再加上游戏大环境的影响,基本已没什么“心思”在做“游戏”产品上。由于没有新的手游产品上线,老款手游已进入衰退期,这直接导致了游久游戏目前的营收现状。

与此同时,管理层方面也是动荡不安。2019年4月底,游久游戏公告称董事会收到纪学锋递交的书面辞呈,由于个人原因,纪学锋提出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全部职务。而纪学锋是游戏行业老兵,曾任巨人网络副总裁、总裁、制作人,是知名网游《征途》游戏主策划。5月17日,公司公告称董事赵亚军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质押99.99%

2019年曾经的一场“48亿”婚礼引发媒体关注,“男主角”刘亮为游久游戏第二大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为8563960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28%,其中:累计质押股份85634300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99%,占公司总股本的10.28%。而“女主角”代琳持有上市公司股份77373451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29%,其中:累计质押股份75943442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15%,占公司总股本的9.12%。刘亮和代琳所持全部股份均为游久游戏2014年重大资产重组时向其非公开发行的股份。上述股份已全部上市流通。

今年4月17日,游久游戏发布公告称,其股东所持股份将发生被动减持。近日,游久游戏收到方正证券发来的《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要求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减持公告的告知函》(以下简称“《告知函》”)。《告知函》称,由于游久游戏股价连续下跌,刘亮与方正证券开展的一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刘亮未在约定时间内提前购回或完成补充质押、支付补足资金,也未在约定的延期购回交易日内支付本金及利息,已构成实质违约。后续方正证券将根据委托人的《违约处置指令》,对刘亮质押和补充质押在方正证券的公司股份进行违约处置。方正证券拟从本公告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2019年5月13日-2019年11月12日)通过二级市场或大宗交易方式对质押股份进行减持,处置股份为2106.7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53%,减持价格将根据减持时的市场价格决定。

劣迹斑斑,呼唤监管问责为投资者利益负责

近些年,虽然游久游戏尽量刻意保持神秘和低调,但其行为始终受到投资者的关注。在游久游戏的公开信息里,近年屡受监管部门处罚。刘亮、代琳结婚构成统一行动人未公告,高管增持股份未兑现,业绩变脸未提前预告等。有业内人士表示,游久游戏的高管要么是对上市公司规则并不清楚,要么玩的就是“资本游戏”。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从业绩承诺精准兑现、承诺期一过业绩大幅变脸、股东股权几乎全部抵押、两年连续亏损第三年变更会计核算准则,等等这些联系起来看,公司玩了一起起“资本游戏”,根本无视监管层,无视投资者利益。该人士呼吁,鉴于近年上市公司中,康美药业、信威集团等一批恶性案例,需要对一些多次出现行迹可疑上市公司进一步加强预先监管,可以监管层、投资者、媒体等组成调研调查团队,深入调查公司实际运营状况,避免过多上市公司“离奇”事件发生概率。 本报记者 兰文

(编辑:zhangting)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