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天价片酬声明背后,是视频网站烧钱买剧的辛酸_大众证券网
《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产业·房产·汽车>产业>正文

抵制天价片酬声明背后,是视频网站烧钱买剧的辛酸

2018/8/13 7:39:30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陈滢、刘景慕

核心提示:优爱腾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一方面来自其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电视台成为了影视发行的关键渠道;另一方面是他们通过股权投资关系,抱团取暖建立起自己的生态圈。

“地主家也没余粮了呗!”

一家影视制片公司的副总见到今天三大平台+六大制片公司联手抵制“天价片酬”,喊出总片酬不超过5000万时,不禁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其实,如果只是口中喊喊抵制演员天价片酬,他根本就不会担心——毕竟早在两年前,从总局到各种半官方协会早就喊出了“限薪令”等各种指标和口号。

这一次,是优爱腾这三匹亲自推高片酬的头狼,也在喊抓狼了。

更严重的是,坊间不少制片人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确认,他们收到了更隐秘也更严重的限价令:“全网独播剧不得超过800万/集,先网后台的独播剧不超过600万/集,先台后网的不超过500万/集。”

视频网站这个势头,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在院线电影的网络版权部分就有显示:“总额不得超过5000万,大量控制在2000万以内。”

据小娱了解,原来电影的网络版权都是按票房10%左右的额度收取,但《红海行动》等影片在网站的平庸表现,让三家网站最终携手联盟。

更何况还有“影视圈税务大地震”这样的双重打击。

最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有一位同事来到横店进行探访,发现整个大剧市场下降了“一半左右”,群演们天天闲在国防路上斗地主。

从宏观,到微观,影视圈明显遇到了自己的凛冬时刻。

不过也不要在怕的。犹记得2012年搜狐张朝阳曾拉着爱奇艺、腾讯视频一起做了个版权同盟,当年的版权价应声降下了“20-50%”。到30万-50万/集。

几年过后,优爱腾三家又亲自将版权,推到了千万一集的高度。

抱团取暖:优爱腾控制市场定价

8月11日上午,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联合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制作公司出手重击“天价片酬”。

此次,买卖双方共同携手,齐刷刷地将矛头指向了“演员片酬”。

“优爱腾三家一起联合的话,可以做到发行端垄断,然后完全控制整个市场的定价。”资深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分析。

优爱腾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一方面来自其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电视台成为了影视发行的关键渠道;另一方面是他们通过股权投资关系,抱团取暖建立起自己的生态圈。

这次与三大平台一起联手的六家影视公司,除了慈文传媒和华策影视两家国内老牌制作公司外,正午阳光、新丽传媒、耀客传媒和柠萌影业四家影视头部公司都属于“腾讯系”。

2017年10月,耀客传媒获数亿元投资,腾讯参投。今年3月11日,腾讯接替光线,33.17亿元入股新丽传媒成为第二大股东。柠萌影业从A轮到C轮的融资,腾讯更是一路相随。而正午阳光的大股东华人文化,背后的重要股东之一也是腾讯。小娱也发现,涉及经纪业务的嘉行传媒、欢瑞世纪并未参与,此前风波不断的唐德影视则不在其中。

在曹海涛看来,这样的联合对行业而言整体有利有弊,一方面可以解决天价版权问题,但另一方面,平台的垄断地位将促使很多影视公司纷纷找平台形成股权上的关系,而一些很好的影视公司,可能会因为没有采用股权关系就没有播放渠道。

随后,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家影视公司再次统一口径,向媒体解释了声明的细节。

解读中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具体解释了演员片酬的上限;另一个是公布了实施时间。同时,这份声明还特别指出税款问题:片酬相应产生的税费由演员方承担。

“以往演员的片酬都是税后价格,而且他们的税都是由制作方来承担的。而且税法约定个人所得税是可以代扣代缴的,明星要求出品方承担税费并不违法。”某影视制作公司负责演员片酬的财务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拿声明中最高封顶的5000万演员片酬举例,如果A明星跟制作公司敲定的片酬是5000万,那么公司除了支付A明星5000万的片酬外,还需要另外承担2000多万的税款。

之前一直由出品方来承担演员片酬的税,在当代东方总裁助理李泽清看来,根源在于平台认定了演员,出品方不得不去签约,明星只拿税后收入。

“出品方如果说NO,演员签不来,平台不买账,这个剧还怎么开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现在稍微有话语权的编剧、导演、制片人等核心岗位,很多时候也都是要求税后收入。”李泽清的口气颇有些无奈。

但在这份联合声明中,同样是5000万的片酬,出品方不用再支付演员片酬高额的税款,是由演员自己支付1600万的税。

某中小影视公司宣传w看到这份联合声明后直呼太棒了,“我们公司现在筹备一部戏,本来想签一位一线流量女星,她的报价光是定金就要2千万!后来我们换了一个二线小花旦,片酬谈下来是2800万。”宣传w表示如今天价片酬依旧是让不少影视公司头疼的问题。那这次的联合声明是否能真正降下演员片酬呢?w还是有点信心不足,“难,太难了。”

编剧宋方金向媒体表示,类似的声明之前也表达过,但没能起到真正的作用。“发出声明中的某些制作公司不正是高片酬的始作俑者吗?要彻底解决眼下影视行业的问题,只靠限演员片酬是不行的。假数据、假收视率、抄袭成风、无节制翻拍、蔑视原创,迷信IP,这些问题都比演员片酬问题严重。”

之所以业内人士对这份联合声明信心不高,原因在于关于限制天价片酬的传闻在过去几年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但在崔永元曝光的“阴阳合同”揭露出影视行业的天价片酬后,政策在步步收紧。据悉,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大制作公司是昨天下午在国家广电总局达成了限制演员片酬的执行标准,并在今天上午9点共同发布声明。而这份《联合声明》与前不久中宣部等多个部门发出的通知也密切相关。

声明背后:不降片酬,优爱腾的日子也不好过

除了响应国家政策、以及受阴阳合同的影响。平台方和制作公司联合发表声明也有自身因素的考虑。

2年前,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就曾感慨:“我们是在卖肾买剧!”

“卖肾买剧”四个字道尽了以优爱腾为首的视频网站烧钱买剧背后的辛酸。自2012年资本疯狂涌入影视行业后,视频网站高举版权大旗抢占市场份额,不惜砸大钱购剧、买版权、做自制剧。

出手阔绰的“金主爸爸”们自己日子却不好过。

以独播剧出名的爱奇艺,2013年到2016年四年间,分别亏损了7.43亿元、11.1亿元、23.83亿元、27.7亿元,直接拉低百度营收。8月1日,爱奇艺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期内,爱奇艺总收入为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1%,虽亏损收窄2%,但是运营亏损仍高达13亿。此外,优酷和腾讯视频两家视频网站目前也并未盈利。

“这些视频网站不像电视台,它们没有一家是国有的。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是亏损的话,就会坚持不住。很悲惨的是他们一直在亏损,盈利也是很难的一件事。虽然它们可以用市场的角度通过融资去解决这个问题,但再怎么融资,这个亏损也是不断扩大的,因为IP成本越来越高,包括做剧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资深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向小娱分析道。

几年来,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你追我赶、相互厮杀,到最后谁也没挤掉谁,却共同富养出了“天价片酬”和“天价Ip”两个儿子。

近几年来,头部剧版权费的飙涨一直从未停止过,2011年,乐视买下《甄嬛传》的网络独播权仅花费2000万元,单集27万元,而到了《如懿传》时,单集网络独播权花费已经达到了900万元。今年以来,视频网站的单集版权费已经突破了千万,据悉,优酷此前就以1220万每集的价格拿下了《长安十二时辰》的独家网播权。明星片酬更是水涨船高,令人咋舌。

如果儿子有出息,爸爸砸锅卖铁也没啥关系。但是用天价片酬供养的流量明星和天价IP越来越似“扶不起的阿斗”。

就拿最近刚上线的大IP《武动乾坤》来说,杨洋搭配张黎的组合看似非常强悍,但是豆瓣评分5.0,0.28%的收视率直接创造了东方卫视收视新低。还有《择天记》《甜蜜暴击》等等既有流量明星加持又有IP背书的版权大剧,皆是口碑与收视率双双不及预期。反而是《我的前半生》《人民的名义》《延禧攻略》等等中小体量成本的剧集一骑绝尘,逆袭为爆款。

整个影视内容往精品化发展,”戏比天大“的呼声渐渐盖过了”流量至上“,风向也从“以人带戏”迁移到“以戏带人”,演员越慢慢转变为影视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对天价片酬的限制也似乎是顺势而为。

除了这次平台发布的“限酬令”,之前网络上还流传一张购剧的限价令

在这份流传的新规中,除了限制了演员的片酬外,还规定网络购剧大古装不得高于单集800万,现代剧根据演员制作依次递减为单集600万,400万,300万。不过据业内人士向小娱透露,这份新规中购剧限价是真的,但是数据上并不准确。“不得高于单集800万是针对独播剧,先网后台的剧集单集不得高于600万,先台后网的剧集单集不得高于500万。”

此外,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获悉,网络播放的院线电影,购片金额不得高于5000万。据小娱了解,原来电影的网络版权都是按票房10%左右的额度收取,但《红海行动》等几部影片在网站的平庸表现,让三家网站最终携手联盟。

无论是限酬还是限价,都是优爱腾在不惜重金杀出重围并已形成三足鼎立的稳定格局后,面对自家财务报表上的巨大窟窿,不得不走的一步。

横店探访:大剧组减少一半左右,开机剧组几乎全是网大

事实上,早在限酬令之前,影视市场已经一叶知秋。

在横店,今年开机的剧组比往年少了许多。根据横店影视集团一工作人员透露,今年在横店开机的剧组里,大制作影视剧少了一半左右,而网络电影和网剧则遍地开花。“大制作成本太高,再加上今年这一系列的政策,大家都不敢贸然开机。” 小娱在横店组讯中发现,今年在横店开机的剧组中,绝大部分都是网络电影或网络剧。

河豚君在横店探访时发现,影视剧开机的减少,直接影响到了“横漂”们的生活。在横店,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而如今,一大部分的影视公司已经关闭,少部分正常开门营业的,也是门可罗雀。一名影视公司老板告诉河豚君,前一阵子影视公司税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这次的“限酬令”,手上现有的项目也都先暂停了。“我们都在观望中”。

位于横店国防路的横店演员工会演员服务部,是所有横店的群众演员“等戏”的地方。只要有剧组需要群演,便会在演员服务部发出通知,挑选合适的群演前往。然而,现在群演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今年的戏比往年少了很多”,一名资深“横漂”向娱乐资本论大吐苦水。以往凌晨5、6点来服务部等戏,基本能保证每天都能有戏拍,而现在,一个月只有十来天是有活儿干的,经常等一天都没有人来找我。“需要大场面、群演多的剧组变少了,哪要得了那么多群演哦。”

有趣的是,影视圈一片萧条中,网大却异军突起,成了最繁华的所在。横店工作人员透露,尽管较大制作的影视剧有很多没有开机,但今年的网络电影和网络剧基本都按原定计划开拍了,并且现在依然不停地有新的网大项目在横店影视管理公司注册。

由于体量小、成本少、周期短,拍摄网大也成了不少小影视公司试水的“利器”。也正是因为成本少,演员片酬不高,“限酬令”对于目前的网络电影来说,并不会带来太多影响。这或许是影视圈一片震动中,唯一尚未被严重波及的地方了。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