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金融·基金>银行>正文

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 评级调降、IPO叫停

2018/7/13 17:03:20      蓝鲸银行      梁轶雯

随着不良率持续攀升,农商行资产质量风险正在发酵。

年初至今,已有5家农商行被调降信用等级。更令人惊诧的是,评级报告揭露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已飙升至近20%,而邹平农商行净利润仅10万元。此外,7月以来有两家农商行先后在发审会前夜取消审核,IPO临门被摁下“暂停键”。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现象反映了市场对于农商行资产质量担忧的加大。近年来,虽然银行业整体不良率已逐渐走稳,但是农商行不良率却在持续上升。而随着不良认定标准趋严,业内预期银行不良率未来还将继续走高。

五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等级被调降,其中有5家为农商行,占比超过8成。

7月10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对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的评级报告显示,邹平农商行2017年不良率飙升至9.28%,净利润仅10万元。

此外,由于较大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导致资本净额被大幅侵蚀,邹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由2016年末的11.73%下滑至2017年末的7.1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10.58%大幅下降至6.22%,已明显低于监管最低要求。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由上年的215.30%暴跌至59.28%,亦显著低于120%-150%的监管下限。

邹平农商行主要数据和指标

由此,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2017年发行的2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债项等级,由A+下调至A。

而不久之前,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出具的评级报告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并将其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据中诚信6月29日公布的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与之相应,该行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暴跌至34.15%,资本充足率由11.77%锐减为0.91%,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贵阳农商行主要数据和指标

除了上述两家银行被降低评级以外,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山东五莲农商行的评级展望被评级机构由稳定调整为负面。2月,吉林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评级机构从原来的的A+降至A,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此外,今年5月,广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也被降为A+,展望被降为负面。

资产质量下滑,侵蚀银行净利

对于评级调降的原因,多份评级报告中均提到了,信用风险持续暴露,导致资产质量下滑,从而引起的净利下降。

东方金诚在评级报告评级公告中表示,邹平农商行不良贷款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下行。受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影响,该行净利润以及净资产收益率等盈利指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持续承压。

受资产质量下滑的影响,除了上述银行被调降评级外,近日,另有山东寿光农商行因贷款损失准备计提不足而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7月2日,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财报审计报告显示,寿光农商行若按照规定的会计政策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并非纸面上的6569.98万元。由此,该审计机构因该行“未足额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准备及抵债资产减值准备”而形成了保留意见。

审计报告截图

不良情况成发审会关注重点

7月以来已经连续有两家农商行IPO被取消。证监会7月9日公告,鉴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97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而此前的7月2日,青岛农商行因同样的原因被证监会取消了审核。

对于审核取消的原因,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对媒体表示,两家农商行被取消上会审核,可能与其公司治理水平、资产质量两方面的原因有关,折射出当前我国农商行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挑战。

与2017年上市银行平均不良率1.54%相比,青岛农商行1.86%的不良率明显高于这一水平;瑞丰农商行虽相差不远,但该行的不良率好转与其近年来大批量处置不良资的举动产密切相关。招股书信息显示,2014-2017年上半年,瑞丰农商行累计转让不良资产21.39亿元,核销呆账5.3亿元,共处置了26.69亿的不良资产,使得2017年上半年的不良贷款总额降至7.51亿元。

梳理今年成功过会的银行(包括郑州银行、长沙银行、江苏紫金农商行)在发审会上的情况后会发现,业绩并不是发审委的第一大关注点,而不良率问题则屡屡被重点提及。

比如,郑州银行被问及,报告期不良贷款总额和不良贷款率等各项财务指标持续上升的原因及其合理性,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关财务指标的波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其合理性。长沙银行也被问及2016年不良率显著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以及净利差、净息差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等,同时也被问及贷款五级分类制度是否健全有效,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问题。

不良认定标准趋严,不良率将继续走高

数据显示,自2017年初以来,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国泰君安研报

对此,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冠华表示,2017 年一季度以来,银行业整体资产质量持续改善,但是从分类型银行数据来看,主要是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在改善,而农商行的不良率却一路攀升的。上市银行的整体风控能力和管理水平普遍高出农商行好几个档次。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认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上月初,有消息称监管层已要求各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之中。此前,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曾向蓝鲸财经透露:“确实有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的要求,时间上会分步执行。”

前文提及的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猛涨背后的原因即在于此。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称,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该行在2017年末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由此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

随着不良认定趋严,业内预期未来银行不良率未来还将继续走高。据邱冠华预计,今年二季度及下半年,银行不良率会出现小幅回升。主要两方面原因:一是去杠杆缩融资确实不同程度导致实体经济违约率小幅回升;二是不良确认趋严使得不良暴露加速。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