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金融·基金>基金>正文

曝大成基金员工出轨一站到底女嘉宾 原配群发爆料

2018/9/28 11:12:25      综合      

过去一年,金融圈贡献了主要的娱乐内容,娱乐圈则普及了金融知识。继方正证券“不雅饭局”、宁波银行某行长遭女下属性骚扰之后,金融圈又炸锅了,这次是大成基金的瓜。

9月25日下午,微博上就开始传出,大成基金柴彬的老婆发9000多字的长文(邮件),控诉柴彬出轨找小三抛妻弃子,还去公司对其大打出手的事实。

根据爆料文章所述,涉事男主为大成基金互联网金融创新部负责人柴彬。他可以说是凤凰男逆袭,其原配之前是一位女记者,工作很好,两人是高中同学,相识20年,恋爱结婚生子也已有10余年。柴彬出轨的对象为刘某某,本科南京信息工程,硕士清华新闻学院,一个北京前资深媒体女人,一个疯狂健身的新闻学生。

9000多字的控诉长文,通篇读下来,中心思想就一个:柴彬很渣,而且不是一般的渣。这主要体现几个方面:

1. 在外搞小三,对家庭、对妻儿不负责任;

2. 其妻单独抚养孩子不易,但柴彬却和小三在外面逍遥自在;

3. 柴彬和小三在外却大肆挥霍,花钱如流水,但是对于孩子的花费从不问津,甚至比较吝啬;

4. 因为离不了婚,柴彬情绪极其不稳定,因一点争执,对其妻家暴;

5. 在离婚诉状中,无中生有地把一切恶劣词汇倒向其妻,称其虐待孩子发泄不良情绪,各种名目向他索要钱财,曾在他公司大肆造谣等;

6.孩子已经十个多月没有看到父亲。即便仅仅和广州的家只有四十多分钟的高铁距离。从去年端午他去携刘稚亚去泰国后,当年的五一假、6月底孩子的生日、孩子的两个月暑假、中秋、国庆黄金周、然后是过年,又到今年的所有假期,他都没主动见过孩子哪怕一面,就算是过年他也选择了带情人出国旅行。而今年孩子6月底的生日他竟然可以一个电话都没有。

对于上述控诉,柴彬晚间也作出了回应。

对于柴彬的上述回应,有网友这样评论道:“对小三和小孩避而不谈,只谈分家产,也是服气。”“夫妻做到这一份上也是绝了,通篇没有一点感情,最后只剩下用钱衡量所有的恨意。”

话说有关大成基金员工的花边新闻还真不少。2017年11月中旬,一组“公募假冒私募骗pao”的聊天截图在圈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大成基金彭某自称是蓝石的,向一位名叫赵芸的债券sales姑娘询问是否有好的债券推荐,随后话锋一转,提议用60分钟时间喝杯咖啡“深入”了解下,太赤裸裸。

大成基金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99年4月12日,注册资本人民币2亿元,是中国首批获准成立的“老十家”基金管理公司。截至2017年9月底,公司管理总资产2132亿元,其中管理公募资产规模1598亿元,公募基金产品数量86只。而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大成基金面临着规模大幅缩水,业绩持续下滑、基金经理离职潮等多重考验,9月初又痛失悍将,明星基金经理徐彦也已离职。

今日,大成基金公司回应称,近期网络上出现的一桩离婚纠纷其当事人之一——前大成基金公司战略发展部负责人柴彬,已从公司离职。

大成基金表示,据了解柴彬的离婚纠纷已诉讼至法院,相信法院会对此个人民事纠纷作出公正的裁决。大成基金将继续秉承勤勉尽责的原则,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对于编造、传播不实言论、损害大成基金名誉的行为,大成基金将保留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以下是自媒体转载的相关爆料全文:

“一站到底”美女嘉宾插足大成基金一员工家庭,原配群发邮件爆料

来源:微信公众号“陆家嘴小师妹”

致大成基金各位:

法律意义上,我还是贵公司柴彬的妻子,但他起诉我的离婚案已跨度两年。如果判决后我不提起上诉,则可不久以后拿到离婚证。

写这封信之前,有人问我,我也问自己,为何做这件事。我说不清楚。经历这么多,单纯跟着心走吧。此封信中提到的每一个事实都有佐证,皆是事实。如果考验到你们的神经和固有认知,这并非我的初衷。

我与柴彬是高中同学,认识20年,1997年高一他就追求我。大学毕业和之后无甚交集,2006年他经常去我的城市探望我,被他感动,确定恋爱关系。2007年我辞掉中国最好媒体的工作,来到广州和他一同生活,恋爱结婚生子至去年已10年。2015年5月1日,他离开广发基金跳槽大成,终于有了职位,我为他高兴。彼时孩子只有一岁多,因他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虽不舍纠结,最终化作支持。没想到,这拉开了婚外情的序幕。

我曾在法庭上说过一句话,这个社会虽然出轨的故事每天上演,但对一个当时还爱着丈夫的妻子来说,一个两岁多孩子的妈妈来说,她的生活,基本等于,彻底被毁了。

三年前这时候(2015年秋天)他因一个大数据大赛的工作,认识了一位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本科毕业,清华新闻传播学院读研的女学生刘稚亚。

小师妹吃这枚贵圈大瓜之后发现,这位刘稚亚小姐姐还曾小有名气,想看真容的后台回复关键词“健身”查看。

据刘暗示,他原本和同部门下属赵海宇也有暧昧关系。认识刘稚亚后,他对这个从小在离异家庭长大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迷恋,逐渐疏远家庭。频繁去北京出差,发起猛烈攻势约会。2016年1月我看到了他和刘的微信,露骨表白,邀约她去酒店,并说“以后你来深圳,从此就会过上良家生活”。

被我看到信息后,知道我截屏或有保存,他气急败坏,放话我一定会付出代价。当天夜里,我从家走了八公里走到珠江边想了一夜。几天后我出差北京,他以为我是去找刘,频安抚,并说年终奖就要发了我会给你一部分,你辛苦了。回到广州后,他知道我并未找对方,便开始了冷暴力。当年过年,他发放年终奖34万,推翻承诺一分未给妻子。我并不看重钱,否则当年并不会嫁给家境很差的他。这些年,他从网络小编到银行到基金公司,我们可谓白手起家,所以我也不舍得乱用他赚的每一分钱,直到我发现最后这些钱全部为别的女人所用。天真如我,原以为熬过冷暴力会让他意识到他对我的歉疚,但没想到一个男人不主动开口,早已筹谋逼女人无法忍耐自己提出离婚。

2016年这一年,精神遭受无穷压力,频繁掉发,失眠严重,工作也受到影响。孩子正值准入园期,被早教老师说不合群,三岁就性情不稳定,不参与集体活动。对孩子充满着内疚的我,二月联系上了刘稚亚。永远记得接通电话那一次,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屈尊着在电话这头流泪,刘稚亚同意疏远,并讲述了很多遭到猛烈追求的细节,我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开始信任她。

2016年3月4日早上9点半,刘致电我,问我的丈夫,月薪多少年终奖多少,说因为柴彬曾给她转账,并说以后会好好待她,说“哥好歹也是年薪小一两百万的人”。所以她打电话来想证实这一点。作为一个妻子,竟然遇到一个外人来问这种奇葩问题,满腹屈辱,但还是一一告知,并希望她不要告诉柴彬我和她联系。3月8日早,刘告诉我,柴彬之前给她买过奢侈品项链,问“要不要退给你啊?”我说送给你的我不便拿回,而她说她有劝说柴,“三八节给嫂子买点礼物过节吧”那天看在刘的面子,柴彬给我发了个199元微信红包。这件事让我想起网上,一个男人出轨给情人买3000块的内衣,发妻的内衣130都还要讨价还价的故事。我默默接收了这个红包。

刘稚亚酷爱健身,柴彬开始疯狂健身,本来就和家在两个城市,加上疯狂出差,逐渐对家庭冷漠疏离。纹身,学拳,要去爬雪山学打枪,他模仿刘稚亚给自己弄了一个bucket list(遗愿清单),也曾跟我发过一条信息:我再也不想或孩子房子学位房这种伪中产生活(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婚外情的第三方都是这种套路,鼓励男方追求新生活,不要为了沉闷的家庭失去了追逐自我),家里开销不再愿意负担,除了例行这些年缴纳月供,孩子的生活费从一开始还给四千后来降到两千,甚至没有。刘稚亚是90年生人,没钱时吃泡面,有钱就买名品,她那边开销大,这边干脆有时候就一分钱不给,如果眼泪足够多,足够哀求,则会有八百一千的微信转账,自己在吃穿用度上也大肆挥霍极尽奢侈。

坦白说,直到现在,我很遗憾地说,我认为他很可怜,他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即便他也许在这对家庭孩子不闻不问的两年里已经完成了大部分清单。罗曼罗兰说,世界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它。我猜有些人连生活的真相都并没有弄清楚,就抛弃了生活,还抛弃了孩子。

然而母亲,永远不会这么做。我强撑着身体上班、下班、悉心照顾孩子,并相信刘稚亚会依照允诺,和他保持距离。但是我发现他变得极其注重形象发型打扮。2016年4月清明我出差回家,看到家里电脑浏览器上他在携程订的香港嘉福洲际酒店海景房的订房信息,四晚10000多元,我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冰凉。当晚致电刘,她支吾了两句关机,从此断联,我在家试图沟通,他却破口大骂我偷看浏览器,我流着眼泪和他席床而坐,聊至深夜,在这种情况下他悻悻地取消了订单。

但未曾想,接下来毫无好转,依旧是度日如年的冷暴力。我是一位职业女性,生孩子枕后位难产,失血500ml,产后一度精神压力巨大,照顾胆红素高达两百以上的孩子一直在医院看教授特诊,半年才康复。孩子因体质原因频繁夜醒,到两岁第一个月,才睡了人生第一个整觉。想起有一次半夜两点孩子又醒了,哄睡后我看一篇母亲写的育儿入睡的艰难故事,帖子极长,滚动条拉到最后,作者写道“这位妈妈,我不知道几个人能坚持把这么长的文章看完,若您能看到了这里,说明您真的困扰很大,我很心疼你”当时眼泪夺眶而出。这些日子里,没有人为我分担,长期的缺乏睡眠不及正常人的四分之一,身体的恶劣掉发,气血亏空加上工作压力,为了孩子能吃一口新鲜母乳,我每天中午还坚持从珠江新城坐公车哺乳孩子再去上班,从不午休。原本熬到孩子两岁多,满以为自己可以轻松一点,就遭遇了这一切。

我曾想过自杀。如果不是啾啾的话。生活总归要朝前看,对吧。

各位可曾想过,有一次柴彬很认真对我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才是小三呢,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小三。我呆若木鸡,比他不爱我反感我这件事实更让我我难以置信的是,他能理直气壮对一个妻子这么说。我开始深深自我怀疑,所有价值观轰然倒地。

我反省自己,试图挽救感情,做自省,觉得自己太差劲。但事实告诉我,一旦男人发生了心态转移,一切终不可逆,你所有对的都是错的。冷暴力并没有在我的努力中有任何缓解,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机器,活在这冰窖一般的家庭里,心里埋下怨怼。因为离不了婚,柴彬情绪也极其不稳定。有一次起了点争执,他狠狠掌掴来,打到我眼睛,右眼角膜淤血,去中山眼科医院就医被诊断为一级眼外伤,两周都戴着墨镜,同事们问我取笑我,我只好说是游泳被踢到了,吃消炎药吃了半个月,直到如今,天骤变冷和坐3小时以上的飞机,都会眼压持续升高。我去协和也看过,说这是眼球遭受巨大撞击后的后遗症,只能看时间推移能否根治。 所以我也一辈子无法再做近视手术。

也许很多人问,你真傻,何苦不离婚。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相识二十年,异地恋到广州,结婚生子,感情长跑,我也想做到说放下就放下。最重要还是孩子太小,怕他成长留下阴影,脑海里总有个画面,他长大对着人落寞喝酒,说: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就分开了。终究还是为了孩子。留着一线生机在心底,以为世事总可有转机。

事后我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被蒙在鼓里,我像个啥傻子还因为他片刻好转欣喜不已。2017年1月,刘稚亚从北京来到深圳招商证券(13.120, 0.17, 1.31%)国际业务部实习,生活全是柴彬负担,租的房子也在毗邻柴彬景文阁租房的附近,光去买名贵水果送给刘每次都是八百一千,深圳香格里拉酒店和香港酒店都有多次消费记录。

去年3月份,我开始着急孩子小学迫在眉睫,学位房全无着落,开始催促柴彬,他却完全不管不顾,临近端午,我想一起带孩子去玩,他说定好了3月底去泰国的行程,说和学拳的师兄去打枪,但住哪都不让我过问,后来果然是和刘稚亚同去,并负担了所有的机票酒店游玩。当时心里最急的是孩子的学位房。因为他一再迟迟回避,加上一年多遭受婚外情冷暴力的压抑,终于起了激烈冲突。当天3.29号他离开家,拿箱子直接飞往了泰国和刘稚亚度过端午假期。从那时候直到现在,一年半五百多个日日夜夜,他屏蔽了微信,短信,手机黑名单,并把家的固定电话,保姆的电话通通屏蔽。我们永远无法主动联系到他,一直到现在都如此。

意外和惊喜谁先到来,谁都不知道。浊世艰难,倘若孩子真的哪天有什么事情,或者碰到什么突发事故,我都没任何途径能联系上他,想想不免不寒而栗。一年多的时间,孩子也像母子感应一般,频繁生病,毕竟是保姆照顾,無法周全。今年3月,半夜两点背着上吐下泻的啾啾去医院,他打点滴,白天我项目攻坚极其辛苦,每天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回家,从未在八点四十前吃过晚饭。极度疲倦的我,怕孩子打吊针水打完进空气,就靠墙站着。可凌晨4点我也发起急烧,烧到39.2。我千万不能生病,第二天还得上班,马上让医生给我挂点滴。和孩子并排坐着,我俩的手都插着针管,我握着他的手,这一夜终生难忘。啾啾醒了一扭头看到我也挂着点滴,奶声奶气说了一句,妈妈,对不起。我鼻子一酸,扭头拭泪。

而他却经常因为刘心情不好或者来大姨妈百般呵护,当我无数个夜晚不眠不休照顾高烧的孩子时,他却和情人在翻云覆雨。当四岁孩子鼻子喷射式大出血时,保姆怕我扛不住联系到他,他却派了个广州的哥们来,也没告诉他家附近就有三甲医院,这个朋友开了十几公里到了他家附近番禺医院,因为太远路上保姆说孩子失血最少是一碗,孩子自己流鼻血时极度惊吓失声痛哭,当我知道后赶往番禺医院,孩子的嘴唇乌青小脸苍白,我哭到不行。他的兄弟宽慰我说,以后你还是自个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这件事换做是我,在美国我也会赶回来,更何况在深圳。

去年4月17日,他带刘稚亚去香港尖沙咀某家女子医院做怀孕确认检查(信用卡流水有这家女子专科诊所检查费用消费记录),并入住前一年因我发现只好取消的香港嘉福洲际酒店。(也就是说二人3月底泰国度假发生关系要医院确认有无怀孕)去的前两天,他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来路上弄丢了,把孩子尽当儿戏。(这些事都是时过境迁,后来才一一对应上,也怪不得他怕刘稚亚怀孕心神不宁弄丢孩子)去香港医院,又连卡佛消费数万,回来后在北京上海各地都买贵价化妆品。在泰国回来后,他重新办了两张主副信用卡,一张给刘稚亚用,刘稚亚每天花钱如流水,账单都寄到他的邮箱里。这边是陪情人去香港诊所做妇科检查,而前一年9月的往事涌上心头——因精神太过压抑,公司体检我查出癌抗原高出正常平均值35,体检结果写着“疑似癌前病变,建议尽快复查”孩子还才3岁,我悲从中来又害怕,纠结了很久还是联系上他,希望他陪我去看医生,他轻蔑地反问我,***你觉得我会陪你去吗?你一个成年人不会自己去吗?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无法相信这是一个还是丈夫的人说出的话。这个下午毕生难忘,那天阳光格外刺眼,我第一次来到中山肿瘤医院,看着人来人往搀扶结伴的人,强忍着热泪,在紧急联系人那一栏颤颤巍巍填上了年迈母亲的名字。

后来接到传票看到日期,原来泰国度假回来后第二天,他就在广州海珠区法院提出离婚起诉。这一切真的来了,我的心恐慌又绝望,开庭倒计时,我跪着求他可否不要开庭但他甩开我的手说,一定要开庭快速解决。2017年6月1号儿童节,我走上了海珠区法院,我的父亲是一位公检法的干部,他出了一辈子庭没想到唯一的女儿会有这样的遭遇,事发前他身体骤然变卦,一度濒危,而我母亲本来就高血压,彻夜失眠。那天我没同意离婚,在法庭上流泪,求他还是给我,给孩子,给这个家一个机会。第一次开庭法官没有判离,半年后他再次起诉,让我再次走上法庭。

那是大年十三,接到的法院传票电话,和第一次诉状一样,在第二次诉状里撒谎说2015年就分居,早就已经没有感情,(而事实上2015年9月底到10月才去日本旅行),真正分居是2017年起诉之后。诉状里,他无中生有地把一切恶劣词汇倒向了我,说我虐待孩子发泄不良情绪,说我各种名目向他索要钱财,还说我曾在他公司大肆造谣,我看到的时候,全身都在哆嗦。

在眼泪流干,暴瘦六斤后,我请了专业律师。庭前律师劝我积极和我调解,否则诉讼期对我和孩子都是折磨,但是柴彬让律师转告我,说他不会给我多一分钱,我也别想分他的收入。今年5.9号第一次开庭,庭前法官调取了他招行工资卡银行流水。他在开庭前一天竟找到单位开收入证明,证明自己每月收入才两万。在庭上也声称这就是真实收入。作为他的妻子,我知道他每个月固定25号发工资近四万,季度奖、年终奖第一年入职就有34万的事实面前,看到他就站在我跟前,法庭上说假话,开假证,我想不明白,不明白口口声声说着“我就是要离婚,我可以净身出户”的无数次说辞面前,他要和一个发妻,一个几岁孩子的妈妈撕逼,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在这些收入流水里,有些事三年后才知道。三年前。当时原来带着不到两岁孩子的我,为了他去大成有个好前途。没想到当时他去到深圳就隐瞒了真实工资。而且流水里,有多笔转款给女性名字的数十万的转账,转给父母近百万,而每日吃穿用度名品消费也是数千,显示买zegna西服就是一万多。在他去泰国前,他莫名对我态度缓和,而就在那时,他姑姑在我家带孩子,我无意听到姑姑给儿子电话,继而看到信息,“你彬哥哥给家里出钱买的房子,他准备和老婆离婚,所以你千万不要声张”。一个在我家带我的孩子我也叫她姑姑的女人,一个是我的丈夫,他们就这么日夜当我是个傻逼一般糊弄着我。

虐在我身的,总还能隐忍过境。但他彻底忘记了他不应该对孩子如此。我一位朋友,在广州是年薪三百万的企业高管,他说孩子一岁时,有机会去华为,薪水直接五百万,最后没去去,他说我看过一个图,是用画格子示意我们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在孩子和我们自己长长一生中,那格子面积小到令我吃惊。我不想错过他开始走路,开始学会说第一句长句子,不想从深圳回来,他已经学会了拿筷子,而我却不曾看到这个过程。我不想错过这一切。钱永远赚不完,孩子说着话就长大了,和你亲就这么几年,给他高质量陪伴,他长大了都会有幸福感。

他那边为女人挥金如土,这一边,孩子的花费他从不问津变得吝啬。这两年,幼儿园的老师从未接到过一个做父亲的电话,孩子去年放暑假前,幼儿园要父母制作旅行剪报,我没有假只好请假带孩子去少林寺龙门石窟,孩子突然中暑发烧,打不到车,我背着37斤的他在烈日下走了三公里。我的收入毕竟有限,但孩子生活在一线城市,每天都有开销,又是对世界最充满好奇心,兴趣爱好最爆棚的时候,我给孩子买小天才ipad两三千,自己就要节省护肤品的钱;给孩子报名学了画画又是几千,看到他画的那么认真就省掉了买衣服的钱,孩子看到轮滑我又给他报名最好的俱乐部。我只有这么多收入,但我是一位母亲,我可以牺牲一切为了孩子。因为父亲的缺席,我更抱着一份怜惜,生怕他心里有缺憾。儿童乐园年卡四千,我就停掉了健身房续卡。每天的生活开支,孩子的花销,医药保健品生活学习,保姆每个月工资,还有养车物业水电柴米油盐,我自己也还要各种花费,但我的收入相比柴彬差很远,我全默默地隐忍地扛着。我相信,一切都有因果,在这些一人苦难一人当的岁月里,我发生了极大的蜕变。

各位能想到吗?孩子给爸爸打电话,想学英孚英语,一年98节课也才一万,对年薪百万的爸爸来说这算什么呢?偶有孩子接到他电话,央求他,他也曾满口答应,最终还是让孩子失望,后来英孚的老师竟然告诉我,她也给爸爸发过信息,说啾啾上体验课时,语言天赋极高,希望有所支持考虑让他专业学习,他也拒绝了。孩子暑假之前有一次去体验万国击剑,几分钟就学会了所有要领,教练看有天赋让比赛教练来教,还给予优惠三千,但一看费用还是一万有多,我心里很负疚,拉着满心想留下开课的孩子默默走了。

在这三年时间的流水里,你们能想象吗?孩子已经十个多月没有看到父亲。即便仅仅和广州的家只有四十多分钟的高铁距离。即便去年圣诞节还是我提醒他可以接孩子去玩,但平安夜当天白天就送回来了,也许是怕影响和情人失约吧。从去年端午他去携刘稚亚去泰国后,当年的五一假、6月底孩子的生日、孩子的两个月暑假、中秋、国庆黄金周、然后是过年,又到今年的所有假期,他都没主动见过孩子哪怕一面,就算是过年他也选择了带情人出国旅行。而今年孩子6月底的生日他竟然可以一个电话都没有。

去年,偶有一次孩子被他接走,结果被摔得嘴巴淤血,被邻居妈妈在幼儿园看到转告我,我又气又心痛,让保姆终于联系上他,他回了信息冷说,孩子睡觉摔的,孩子都是摔大的,没什么事。其实他在外地,根本不知道孩子那两天都吃的流食,我极度心疼。而最让我不解的是,明明在深圳有住所,孩子被接走两次都是住宾馆,有一天孩子从宾馆用房间电话打来电话,说妈妈我想你,你接我走好不好,一直是啜泣的声音。

孩子明年就要读书,同班同学几乎全部搞定了读书的地方。当那些妈妈说笑着告诉我他们搬去了越秀准备孩子读培正,读中大贵族小学时,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夜不能寐。我所住广州一套房子是个小房子,没学位,这些年我勤俭节约甚至父母结婚的份子钱都给了我,在佛山买了一套大点的想做改善住房。我成了一个被离婚的女人,能走出来就不可怕,但孩子没有书读做母亲的寝食难安。记得去年我曾跟他说,他说孩子是他的孩子,如果真的只能读差学校,那也是孩子的命。荒唐啊,孩子接受启蒙教育后,一所好的学校,不是攀比,而是让孩子浸淫在积极向上的教育风气中,身心健康成长,并收获好的同伴,受到最好的知识、品德教育。这对他的一生都会是最重要的影响。

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曾失去一个孩子,又难产大出血才得到了啾啾,我只有一个夙愿,就是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并身心健康快乐长大——然而,这一切的规划,都变成了灰烬。我也曾渴望拥有一个女儿,也变成了梦幻泡影。他从来没有想过,孩子的成长并不如他所想,不就是吃吃饭,上上幼儿园,睡觉那么简单,他们需要交流,无微不至的关怀,需要兴趣得到珍视,父母的及时发现和开掘,用心培养,品德习惯人格都在鸿蒙初开时教育调整所谓“启蒙”,而这包含了每天点点滴滴。——这一切他从未思考过,在他眼里,一切都是随便就好。达里奥说自己成功几乎全部来自于原则,而他完全丧失殆尽了在孩子面前建立契约和原则这件事。他主动对孩子提及的要带他去内蒙,带他去惠州海边,带他学游泳,学轮滑,让孩子收拾好了箱子都翘首以盼的时候,让孩子无数次看到其他爸爸带着儿子游泳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孩子不再信任他,也失去了原则教育最好的机会。扯远了。

因为离婚,所有的时间都延宕了,学位房学区房都彻底失去了机会。孩子幼儿园毕业就失学,我对这一切确实充满了愤恨,而他在法庭上却口述的是,我要拿到房子马上在深圳买房。我想看过这封信的人,都可以关注下,柴彬将在深圳哪里置办温柔乡,那是踩在孩子学位房的代价上。诉讼期内,他给父母买了房子,转移了近百万,而刘稚亚花费原本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计其数。这些年我念在他赚钱不易,勤俭持家,没有一件奢侈品,而银行流水上,光宝格丽女性奢侈品一笔的消费就50000多。我想试问下,哪个女人能忍受呢?

今年6.20最后一次开庭后,法官见我可怜,曾试图劝说柴彬结果都联系不上,原来几个月前他突然换了个新号码,联系上后柴彬依然放话,他就等宣判,不会答应我的要求。我的要求过分吗?我和孩子就在广佛,两套房子都于我们有感情,我在广州没一个亲戚,孩子只有我一个依靠。背负了一百多万的贷款,我愿意独自承担,如他答应我可尽快去操办孩子读书的事,也会把孩子的伤害影响降到最低。但他非逼着我走到穷途末路!

这个月初律师发出了律师函,针对他让大成基金给他盖章做收入证明一事。他恼羞成怒,给我的舅舅9月13日发了一条信息,信息的最后他说:你转告她,如果再用流氓手段,我将彻底毁灭这一切,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带走啾啾,远走高飞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已让朋友物色好了城市,她会永远再见不到孩子。我的舅舅是这么回复他的——(附件)

这三年我什么没经过呢?身心交瘁到今天的我,还要受到如此恐吓。当我流着热泪写下这封公告信,我此刻的心情静默如雪山,这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当我守护着孩子从0岁到5岁,2000个日日夜夜,我换来的依然是刚过生日就遭受到这样的威胁。我的父母为了唯一的女儿,这两年,他们苍老了许多,他罹患前列腺癌症,为了怕我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亲人竟无一人告诉我。当我无数次顶着上司的斥责,怎么你又是孩子事要请假,你他妈就没有老公吗时,我便咬着牙,不想再信命。

原本我的愿望简单。自尊心强,这两年我几乎不开口主动问他要钱,此后柴彬三年多三百多万的收入我不去也不想动,毕竟他收入丰厚,此后无牵无挂他可和情人天天缠绵自赚自花,而我要负担啾啾直至他长大成人。柴彬曾在庭上说,孩子以后十八岁出国读书,他愿意承担,我哑然苦笑,法官也觉得可笑。孩子这么小,这两年你都从没陪伴过他,没陪他去旅行,没给他买过一件衫,没和他读过一本绘本,没陪他做过一次游戏,幼儿园的亲子互动本,两年来从没父亲的一丝笔迹,为何我要相信,十三年后你会对他负责的事情?

孩子如此天真可怜无辜,如果你不告诉他,啾啾今天是你的生日,孩子都不会知道。我们给他什么,他就会得到什么,这就是孩子的全部。

我曾在庭上流泪说,你这一两年,没给经济资助,而却为了婚外情挥霍如流水,自己也奢侈无度一块表就110000多时,可曾想,你给做母亲的一些经济上的支持,并不是便宜了我,是你自己的得益,孩子就可以不只是吃猪肉,他可以吃一些好的土猪肉,鳕鱼,牛肉,也能和其他爸妈一同疼爱的孩子一样。

给我们稍微好一些的支持,不要和我们斤斤计较睚眦必算,我们母子俩以后每天相依为命,就不至这么拮据,但一切都是我的奢望,决绝到再度超乎我的想像。别的孩子暑假出国旅行,啾啾因为我不能请假,刚过了一个惨淡无聊的暑假,而一个五岁孩子如此朴素的心愿,想学英语、击剑,终究没能去学。

我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干部,如今垂垂老矣,一个铮铮汉子躺在病榻说到女儿眼角含泪,我的母亲因孩子奶奶不肯带孙子,为我们小家悉心付出,因在广州带外孙,没有见上自己母亲最后一面,在高铁上痛哭到昏倒。事到如今,他还要威胁至我亲人,威胁会带走孩子,让我彻底绝望,终于走上这不归路。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遭遇被前财新媒体人,南方报业“前南友“女性社群,中华女子学院反家暴专家等社会人士知晓,感谢他(她)们承诺在其领域接下来尽所能帮助我和孩子。

甄嬛传里有一句话,一个男人即便不再爱一个女人,但因她是孩子的生母,多少会有怜惜。

各位,这就是我的故事。

贱命一条,苟活至今。

事已至此,绝无退路。

感谢刘董靳董早前对我的宽慰,这只是第一步,感谢邮件那头所有人的见证。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
025-84686872 工作日: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