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专栏>新股>正文

酷特智能拟IPO “最炫业务”营收占比不足一成

2019/4/17 14:08:03      投资时报      

核心提示:由于缺乏C端客户积累,想通过数字化定制打造自身品牌的酷特智能还有很长路要走,而在此前仍需依靠贴牌生产,进而拉低毛利率

在传统生产型企业遭遇危机的大环境下,十余年前就开始着手转型的传统服装生产企业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酷特智能),现在已成为众多大企业争相探访学习的对象。没有传统的打版师而只有数据维护师,没有从班组长到厂长的中间层面而只有一块MES显示屏前为自己打工的员工,个性定制、云钥匙、零库存、工业互联网,诸多新鲜名词层出不穷,以至于被复星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看中参股。

更“酷”的故事似乎即将开始,酷特智能已正式提交招股说明书,拟通过创业板公开发行6000万股股份,预计募资4.17亿元,所募资金则用于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和智慧物流仓储、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项目。

不过,当独角兽们需要借助资本市场获取更充沛的现金支持时,往往也势必得敞开华丽的袍服,让外界一探其真实的财务表现。以这家自称“从事大规模定制为核心的服装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的服装定制企业为例,披露数据显示,其最激动人心的部分,即实现整个数字化定制闭环的业务——自有品牌OBM个性化定制,占2018年上半年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不足10%。

一个事实是,贴牌生产仍是该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且占比超过六成。而这也导致该公司的毛利率甚至低于同行业公司。注意,此前该公司一直对外表示其企业效益因为上述颠覆式改革直接提升了20%,员工收入也由此较行业平均高出两成。

但招股书数据清晰表明,该公司自有品牌定制业务发展缓慢。分析人士表示,对于采用C2M模式的酷特智能,未来要想自建新品牌,寻找新的流量入口是一个需要依靠时间沉淀长期解决的核心问题。而一旦试图加重线下导流,那么“智慧零售”又将成为一个重资产的开始。同时,该家公司对此更缺乏经验。

除开业务层面,更早时候,酷特智能实际控制人张代理于1998年创办的红领集团,因与平安银行青岛分行的官司,曾被判定在此前的股权交易中通过使用循环资金虚假付款。而酷特智能在招股书中并未予以说明。

酷特智能方面在回复《投资时报》时称,“红领集团所涉的民事诉讼案件已于2016年8月二审宣判并结案,不在我司信批范围内,故未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

贴牌代工仍为主营业务

张代理的服装事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依靠卖服装积累了第一桶金后不久,1986年其创立莱西佳丽服装厂,主要翻版港台成衣生产夹克。1994年后,张代理开始贴牌代工,进而成立红领集团。

依据“微笑曲线”理论,贴牌代工一直是服装产业链条上利润最低而风险相对较高的环节。张代理从2003年开始关注和探索大规模定制服装的转型。2007年,其成立青岛凯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此为酷特智能前身,2015年启动上市流程后更名为现用名。目前,身为湖畔大学二期学员的张代理的女儿张兰兰(张蕴蓝)以及儿子张琰,分别持股51%和49%。其中,前者出任该公司总裁。

在众多传统男装企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滑的趋势下,酷特智能在报告期内实现了较快增长。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91亿元、4.20亿元、5.84亿元和3.05亿元。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酷特智能真正在个人定制上产生较大订单是在2017年之后。2015年和2016年其最大客户为关联企业青岛新启润商贸股份有限公司和青岛新启奥贸易有限公司,两年销售额分别为8529.23万元和7982.92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分别为29.27%和19.03%。上述两家企业仍以传统代工业务为主。

但即便在2017和2018年上半年,传统代工业务仍在酷特智能的营业收入中占较大比重。美国传统男装零售巨头The Men’s Wearhouse为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酷特智能第一大客户,分别实现销售7382.4万元和5633.53万元,占当年总营业收入比分别为12.65%和18.5%。

虽然酷特智能B端客户近年在更多地往定制化方向扩张,但其自身并未掌握终端的客户流量,公司业务主要为定制化平台代工定制订单。报告期内,酷特智能贴牌加工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64.25%、63.01%、73.77%和77.77%。

虽然酷特智能自建了针对C端客户个人化定制的酷特云蓝APP和微信小程序定制化入口,但招股书显示订单明显偏少。一般而言,新的流量入口是所有线上自建品牌的成败关键,而对于定制来说更是如此。问题是,对于做代工起家的酷特智能来说,此前并无任何C端客户的积累。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酷特智能自有品牌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8.02%、11.08%、9.06%和6.39%。同时,针对组织和企业职业装定制业务仍占比较高。

酷特智能回复《投资时报》表示,“在保证现有客户稳定增长的前提下,公司将进一步增加自有品牌线下店面数量、加大线上营销渠道拓展与维护,同时提高线上及线下服务人员的业务水平,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个性化定制消费体验,提高品牌知名度与美誉度”。

因为定制化有别于传统服装企业的生产流程,生产在C2M的整套流程中价值构成比例尚在不确定阶段,虽然比传统代工利润率更高,但比起自有品牌企业,酷特智能毛利率仍低于行业平均毛利率不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酷特智能贴牌加工的毛利率分别为54.20%、44.85%、36.37%和30.18%。公司解释称,贴牌加工个性化定制服装毛利率逐年下降,主要原因是起初订单主要为国外小型B端客户,单价较高,所以毛利率也相对高。此后,国内外较大型B端客户增多,公司给予了价格上的优惠,因此毛利出现下滑。

一宗未被披露的往事

除了业务本身因处在行业较为初级阶段从而存在不确定性,酷特智能关联公司红领集团与平安银行的一场旧官司,也未在招股书中得到披露。

张代理在上世纪90年代即成立红领集团,而在准备上市期间,其已计划注销红领集团“另起炉灶”。但是在2016年,红领集团曾因股权转让造假败诉平安银行,法院认定1.13亿元转让款由红领集团关联方循环周转形成。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年底,红领集团曾向青岛景顺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景顺商贸)转让其核心子公司——青岛红领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红领股份)89%股份、青岛红领制衣有限公司(下称红领制衣)75%股份,作价分别为9000万元、1881.95万元。

但这次股权转让后遭到平安银行青岛分行起诉。其在一审时举证认为,红领集团和景顺商贸在股权转让交易中存在造假行为,1.13亿元交易资金均由红领股份、红领制衣以及红领集团关联方垫付的资金循环周转形成,交易双方实际上并未收取或支付股权转让款。青岛当地法院一审、二审均认定红领集团关联公司通过使用循环资金虚假付款。

对此,酷特智能回复《投资时报》称,青岛红菱就按有限公司是酷特智能同一实际控制人旗下的关联企业,并非酷特智能前身。红领集团涉的民事诉讼案件已于2016年8月二审宣判结案,不在公司信批范围内,故未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

(编辑:newshoo)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苏ICP备:07028479号 苏新网备:2011053号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网站运营: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