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布机”行情下的焦虑 和辉光电能否承受亏损之重

2.65元/股,这是和辉光电(688538)的上市发行价格;3.08元/股,这是和辉光电12月31日的收盘价格,两者已比较接近。登陆科创板7个月间,和辉光电股价在上市当天短暂触碰到5.14元/股的年内高位后,旋即下杀并一路震荡下行至2.94元/股的低位,较高位跌幅达到了42.8%。这家国内OLED面板龙头公司股价距破发仅“一步之遥”。

二级市场跌跌不休的背后,是和辉光电长期难以盈利的现状。与此同时,研发投入问题也在其登陆资本市场后随之显现。而在经营方向的选择上,相较于同行业对手纷纷发力柔性AMOLED面板,和辉光电独爱“小而美”,选择押注平板/笔记本刚性AMOLED面板。

和辉光电12月29日公布的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中,研发投入被列为业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和辉光电这一动作有何深意?“打了个小盹”的和辉光电能借此破局吗?

股价不能承受解禁、亏损之重

资料显示,2021年11月29日,和辉光电有9672.47万股首发机构配售股份解禁,占总股本比例为0.70%。到2022年5月,总解禁的限售股数量将达到约35.1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也将增加到25.46%。

解禁压力之下,和辉光电的分时图每日宛若“织布”,成交量也迅速萎缩。以2021年12月20日以来的走势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收盘,和辉光电股价10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0.98%,振幅仅有2.95%,成交量190.58万手,成交额5.85亿元。相较于其超过400亿元的市值而言,这样的数据难言精彩,甚至有些乏闷。

一边是解禁压力渐增,一边是和辉光电的盈利情况尚无明显好转。

从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看,和辉光电分别实现营收8.09亿元、18.78亿元、28.5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0.32%、103.99%、67.43%,虽有增长,但增幅逐季度收窄。而与之对应的净利润则分别亏损2.64亿元、4.89亿元、6.82亿元,并无明显好转。如果从扣非净利润角度看,和辉光电前三季度的亏损幅度分别进一步扩大到2.74亿元、5.14亿元、7.51亿元。

显示面板行业内的上市公司暂时性的盈利承压,并非和辉光电一家可能遇到的问题,但像和辉光电这般持续深陷“盈利难漩涡”的并不多。OLED业务占比超过95%的维信诺(002387),2021年前三季度出现了由盈转亏。不过,从毛利率数据看,截至2021年6月30日,维信诺OLED业务毛利率虽然由2020年年底的27.69%骤降,但仍余2.06%。同期,和辉光电的毛利率却依旧为负。

速降的研发占比

和辉光电此前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公司产品以刚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为主。其中,智能手机AMOLED面板、智能手表AMOLED面板出货量均位列国内第一,分列全球第二、第三位。

作为一家技术密集型企业,加之在科创板上市,创新理应被和辉光电摆在至关重要的位置,然而公司的财报中却透露出不同信号。相比于同业竞争对手京东方A、维信诺、深天马A的研发支出逐年递增,和辉光电选择“逆向而行”——2019年至2020年,其研发支出由4.16亿元降至3.53亿元,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也从27.52%降至14.13%。2021年半年报中,这一比例进一步下降至8.05%,当期研发支出为1.51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虽然京东方A、深天马A的研发支出占总营收比重近几年也只是在6%至7%徘徊,但它们的主营业务毕竟涉及多个行业。若以主营业务同样聚焦OLED的维信诺看,该指标近三年均在20%以上,甚至一度达到31.98%。

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和辉光电曾以“公司始终保持大额的研发投入,报告期内累计研发投入达到9.1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3.77%。”等描述表达过对研发的重视。然而上市后,公司的合计研发支出与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这两项指标,随即“变脸”。

对此,和辉光电在2021年半年报中解释研发投入占比“速降”的理由,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较快”。不过,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89.04%的京东方A当期的研发投入依然有51.11%的增长,维信诺虽然上半年营收只增长了20.52%,但研发投入增幅却接近一倍。显然,和辉光电的解释很难令市场“满意”,尽管其同时表示,公司将在2021年下半年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但半年报公布后,和辉光电的股价还是一路向下,一度跌至2.94元/股。

流失的技术人员

截至2021年9月底,和辉光电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了33.54%,但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却下滑2.47%,为9.72%,相较于维信诺低了不少。此外,和辉光电的资本化研发支出已然高企。

2021年半年报中,和辉光电的资本化研发支出达到了1.01亿元,占研发投入比例已高达66.82%。京东方A、维信诺、深天马A虽未在半年报中公布该数据,但以2020年年底的数据看,三家分别仅为20.54%、11.99%、2.01%。从降低当期费用缓解净利润压力的角度看,和辉光电的盈利压力似乎已经传导到了研发端。

和辉光电的研发投入“失速”,从其技术人员分布数据中或也能得到佐证。2021年上半年,公司共有技术人员1343人,占员工总数比例为33.91%,其中硕士及以上学历人员556人(博士学历37人),占技术人员比例为41.40%。而在2020年,和辉光电的技术人员共1438人,占员工总数比例为36.32%,其中硕士及以上学历人员630人(博士及博士后39人),占技术人员比例为43.81%。

记者据此计算,和辉光电一年内流失技术人员95人,硕士及以上学历人员流失74人,占流失人员比例高达77.89%。

就公司目前是否正在遭遇高层次技术人才流失的问题,记者致电和辉光电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有4000多名员工,近100名技术人员的变动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现象。”

押注平板/笔记本面板

研发上的“另辟蹊径”进一步体现在和辉光电的主营产品构成上——与京东方A、维信诺、深天马A纷纷选择加码柔性AMOLED面板不同,刚性AMOLED面板依旧是和辉光电的出货主力。

在最近一次投资者调研纪要中,和辉光电回复有关“在刚性、柔性技术方面的战略规划和考量”的提问时,从需求端、供需匹配调整、产能利用率、市场供需逻辑四个方面,解释了公司侧重刚性AMOLED面板的理由。

不过,市场研究机构Omdia一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刚性AMOLED和柔性AMOLED面板的出货量将分别达到4.40亿片和6.01亿片。柔性AMOLED面板似乎更具成长性。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场玩家涌入刚性AMOLED面板赛道,一场价格战俨然“山雨欲来”。

和辉光电对此似乎并不担心。在2021年9月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和辉光电对如何保持产品价格优势充满信心,回答中更是重点道出了在平板/笔记本电脑领域的布局优势。

记者根据和辉光电半年报不完全梳理发现,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在研的主要项目中涉及平板、笔记本的多达5个,预计总投资规模2.8亿元。

来自Omdia的另一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全球平板/笔记本电脑AMOLED面板出货量将达1680.01万片。不过,相较于柔性AMOLED的6.01亿片而言,市场规模差距较大。

而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2021年Q3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为4540万台,同比下滑10%。其中,苹果iPad以38%的占比位居第一,同比增长15%,除联想、小米、荣耀外,其余厂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从此前财报披露的信息看,和辉光电的平板面板客户主要包括步步高和联想,苹果并未出现在相关公告中,而就记者提出的公司平板面板产品是否供货苹果的问题,前述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目前暂无相关数据,需要去下游供应商处了解。

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欲破局?

押注平板/笔记本电脑AMOLED面板的结果尚不可知,和辉光电持续亏损和研发投入不断下滑的问题却急需解决。此时,公司突然推出了一份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这份计划能破解和辉光电眼下的困局吗?

在和辉光电2021年12月29日发布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公告中,董秘李凤玲与森本佳宏、梁逸南、邹忠哲等10名核心技术人员的名字出现在了激励对象名单中,他们与另外759名其他核心骨干共获授37382.25万股限制性股票。

从获授限制性股票数量看,森本佳宏、梁逸南、邹忠哲、王俊闵4人获授数量在100万股以上,其中,梁逸南、邹忠哲主要负责手机/平板/笔电产品技术研发。

而公告中最惹眼的莫过于业绩达标条件,其中除了规定2022年至2024年,营业收入增长额较此前一年增长分别不低于16亿元、17亿元、18亿元外,研发投入赫然在列。根据公告所述,2022年至2024年,和辉光电的研发投入分别不得低于5亿元、6亿元、7.3亿元,且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率均不得低于8%。

在研发“失速”近一年后,和辉光电此番“对症下药”正是奔着破局而去,但是,显示面板赛道里的竞争对手显然不是《龟兔赛跑》里“骄傲”的兔子,会放慢脚步。摆在和辉光电面前的这道题并不好解,而对于和辉光电的盈利困局何时缓解,平板/笔记本面板业务未来成色几何,本报将持续关注。

记者 徐海峰 实习记者 陈陟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