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联合做局传闻 恒帅股份“喊冤”仍跌停

因身陷联合做局传闻,19日恒帅股份(300969)低开低走,午后触及跌停,截至收盘,跌幅达20%,报105.69元/股。

否认传闻

1月18日,网络媒体爆出一段对话截图,疑似质疑公募基金组团买入上市公司恒帅股份的股票,为私募接盘。

相关截图透露,金融界存在这样一个小圈子,通过饭局“传销”操纵股价。大致流程为:卖方买私募产品后,私募优先建仓,随后和公司高管精准沟通,卖方机构写研究报告推荐,同时准备好专家,供公募研究,最终通过一系列布局抬升股价。恒帅股份被列为“典型案例”。

公开资料显示,恒帅股份主要从事车用微电机及以微电机为核心组件的汽车清洗泵、清洗系统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公司于2021年4月22日首次上市交易。

19日,恒帅股份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公司已关注到上述网络传闻,对上述传闻涉及事项并不知情,也未参与。”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6月末,恒帅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为自然人,而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变成了机构投资者。其中,分别有6只公募基金、3只私募基金,还有养老保险基金的1208组合。

恒帅股份2021年三季报显示,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分别是交银施罗德新成长、上海睿扬新兴成长私募基金、鹏华新兴成长、交银施罗德精选、易方达丰华债券、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一二零八组合、深圳鑫然1号证券投资基金、交银施罗德主题优选、宽投启明星1号私募基金和鹏华研究精选基金。

根据记者查询,上海睿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宽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规模均在100亿元以上,深圳鑫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规模为20亿元-50亿元。

疑点难解

可疑的是,去年刚刚上市的恒帅股份的股价并无起色,最低曾跌至2021年7月28日的32.59元/股。不过,一个月之后,即8月24日,恒帅股份开始了一段暴涨。

根据Wind数据显示,恒帅股份从36.84元/股起步,最高涨到11月1日的174.98元/股,股价在短短2个多月时间里上涨了304.18%。

巧合的是,2021年8月26日恒帅股份首次披露机构调研信息,前去调研的机构是上海睿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汇添富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和国金证券,接待人员是恒帅股份董事长许宁宁和董秘张丽君。

这也意味着正是在本次机构调研之后,恒帅股份股价开启了一路暴涨。而参与调研的公私募基金基本进入了公司流通股前十大名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调研主要是因为公司中报业绩比较好,8月23日公司公告中报后,8月24日股价出现涨停,然后机构就联系了我们要调研,我们绝对没有主动联系。我们是一家才上市的公司,想着就是把公司做大做强。”19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恒帅股份询问时,公司证券事务部一女士表示道。

而2021年9月23日,恒帅股份再度披露了机构调研信息,此次参与调研的机构包括易方达基金、富国基金、睿远基金、华安基金、兴全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中银基金、宝盈基金、南方基金、平安养老保险、东方红基金和歌斐资产。

2021年10月26日、29日,中信建投连发两篇研报《恒帅股份:车用微电机隐形冠军的二维拓展》、《恒帅股份:业绩稳定增长,产品拓展即将迎来放量扩张》。

该研报发完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2021年11月1日,恒帅股份创出174.98元/股历史新高,之后股价就一路下跌至2022年1月5日的91.63元/股,跌幅近50%。

“是不是联合做局需要监管部门的进一步调查和核实,从目前整个事件的发展来看,公司股价上涨肯定受到机构买入的影响。对于任何机构,合规都是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希望监管部门能给广大投资者还原真相。”19日一位市场人士表示道。

当记者询问公司是否应该发布澄清公告进一步说明情况时,上述公司证券事务部女士表示称,“我们已经在互动易回复过了。”同时,她表示“暂时没有接到交易所的问询。这件事不会对生产经营造成任何影响。”记者 蔡方


编辑:gloria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