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衰,黄金起 ——周大生的选择题

“天地之大德曰生”——《周易·系辞传》的这句话,据说正是A股上市公司周大生(002867)名字的由来。从释义来看,这句话的重点恰是那个“生”字,寓意了生生不息。

或许是沾了这个字的光,历经20余年的发展,办公地址坐落于深圳市罗湖区、主营珠宝生意的周大生如今已在国内颇具名气。但眼下,周大生则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其生长空间似乎遇到了“瓶颈”。

急于撇清“I DO”破产预重整不利影响

1月10日晚间,周大生突发公告称,公司收到参股公司恒信玺利(832737)的《西藏自治区曲水县人民法院预重整决定书》。资料显示,周大生间接控股的天津风创新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天津风创”)持有恒信玺利16.6%股份,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对大多数人而言,恒信玺利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其麾下的钻石品牌“I DO”,在业内却是大名鼎鼎,曾经有过无限风光。而这份殊荣也赢得了周大生的青睐。

时间回到2018年9月,彼时,恒信玺利的大股东之一红杉中国决定清仓退出。周大生旋即接盘补位,其通过天津风创取得对恒信玺利的股权投资。周大生在相关公告中表示:“公司看好恒信玺利的市场发展前景,本次交易完成后,可实现良好的投资回报,实现互利双赢。该项战略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将对公司的整体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但周大生或许未曾料到,短短四年光景,钻戒生意愈发难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不愿再为钻戒买单。“I DO”此前就曾被多家媒体曝出裁员、欠薪、门店被转手给加盟商的消息;另一家主打婚戒的品牌DR也面临着营利双降的困境。

钻戒生意“惨淡”的背后,是与钻石有关的爱情故事越来越难讲。此前,无论是强调“一生一枚”的DR,还是守护每一句“我愿意”的“I DO”,都是靠着疯狂营销,将钻石与爱情深度捆绑。可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持有的观念却是:“一块碳晶体如何能代表爱情?”

与此同时,人工培育钻石逐渐兴起。人工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具有一样的化学成分和外观,但价格却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这一下子解决了天然钻石的“稀缺性”问题——曾几何时,天然钻石靠着稀有与独特,象征爱情的美好与珍贵的概念顿时不复存在。

天风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2年9月,印度培育钻石毛坯进口额同比增长8%,但天然钻石裸钻进口额却同比减少7%。

中信建投曾在研报中表示,天然钻石的价值取决于消费终端是否接受价值构成要素。很显然,当下的消费者越来越不认可天然钻石饰品的价值。

种种不利因素作用下,“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被推至预重整阶段。间接持股的周大生则急于在公告中撇清影响:“恒信玺利的预重整事项不影响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其同时强调:“由于公司对恒信玺利不构成重大影响,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及准则解释等相关规定,同时考虑到投资性质,将该笔投资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列示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

一升一降:周大生的选择题

钻石的光环一步步消散,而黄金正成为年轻人的新选择。黄金与钻石从难分伯仲,变成了周大生的一道选择题。

根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珠宝行业发展报告》,黄金产品消费在全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市场中占比58.3%,钻石产品消费占比为13.9%。如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大黄金消费国。

周大生的主营产品正包括钻石镶嵌首饰以及素金首饰(以黄金首饰为主)。此前,周大生的黄金产品生意做得可谓风生水起。截至2022年9月底,周大生的黄金产品销售收入在三大渠道中均实现了同比增长。其中,自营线下渠道增幅1.43%;线上(电商)渠道增幅23.04%;加盟渠道增幅最高,达到了125.03%。

而黄金产品在周大生的营收构成中又占据较高的比例。因此,2022年前三季度,周大生实现营收89.3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8.05%。

黄金产品助推公司营收增长的剧情,在2022年半年报中就已经上演过。报告期内,周大生的黄金产品在线上(电商)、加盟渠道均取得同比增长,公司借此实现营收50.97亿元,同比增长82.79%。周大生强调:“随着公司在黄金产品上的持续发力,黄金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幅显著。”

黄金产品销售的火爆,更加突显了镶嵌产品的势微。周大生在2022年半年报中表示:“镶嵌产品同比下降较为明显。”仅加盟渠道,镶嵌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了47.94%。全渠道下,周大生2022年前6个月在镶嵌产品上取得收入5.13亿元,远低于上年同期的9.08亿元。

黄金与钻石的此长彼消,也令周大生的收入结构产生了变化——黄金产品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但是,这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公司盈利能力下降。2022年三季报显示,周大生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局面。一边,营收大踏步向前,另一边,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滑了7.48%。

毛利率下降正成为掣肘周大生利润增长的关键因素。2022年第三季度,公司的销售毛利率约为17.91%,较2021年同期降低约3个百分点,较2020年的42.91%更是相去甚远。

毛利率的下滑对盈利的影响在2022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始。周大生曾表示,在营收大幅增长的前提下,2022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毛利仅同比微增0.09%。也就是说,黄金产品较大的收入贡献却在净利润上帮了个“寂寞”。

财报数据给出了解答。周大生的黄金产品虽然贡献了大部分收入,但毛利率较之镶嵌产品可谓“天壤之别”。2022年上半年,前者的毛利率约为9%,后者则高达33.36%。更糟糕的是在趋势层面,黄金产品的毛利率较上年同期下滑,但镶嵌产品却有所增长。

周大生也委婉地表达了黄金产品低毛利对净利润的影响,公司称,2022年上半年营业毛利增长不多,主要由于黄金销售收入占比提高所带来的收入结构变化所致。

左手是被年轻人抛弃的钻石产品,但拥有高毛利率;右手是“当红炸子鸡”黄金产品,但令公司增收不增利,周大生正面临选择。

加盟的生意还好做吗?

周大生的选择题,还包括加盟模式是要数量为先还是质量第一。

从业务构成上看,加盟业务是周大生的营收支柱。2022年前三季度,公司加盟业务实现营收70.1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1.08%,该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近80%。

加盟业务更上层楼的背后,是周大生加盟商数量取得了进一步突破。截至2022年9月底,公司终端门店数量为4573家,其中加盟门店为4339家,较2021年同期增加了220家,较2022年上半年增加49家。截至目前,周大生的加盟店数量仍旧保持净增长。但增长背后,却释放出一种隐忧。

2022年前三季度,周大生的加盟门店增加391家,有316家门店退出。较之上年同期,这两项数据前者减少32家,后者增加72家。也就是说,加盟门店的退出数量在扩大,但新增数量在缩小。

加盟门店数量的不断增长虽然换来了整体营收的增加,但周大生正在遭遇加盟门店单店毛利下滑的困境。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加盟门店单店收入89.39万元,同比增长124.29%,但单店毛利15.53万元,同比下降6.68%。

与此同时,周大生针对加盟门店单店的品牌使用费与加盟管理服务两项收入,在2022年上半年分别同比下滑14.47%、3.48%。需要注意的是,这两项数据在2021年同期均取得了同比增长,且单店品牌使用费的增幅达到了50.64%。而在新冠疫情暴发的2020年上半年,该数据的同比增幅也有4.56%。

对于加盟门店不佳的近况,周大生表示:“受华东等地新冠疫情防控因素影响,部分区域的线下门店经营业务在2022年二季度一度停滞,疫情的持续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加盟商的补货需求。”

而过多的加盟门店,则带来了管理上的混乱,最直观的体现便是门店投诉量居高不下。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周大生的投诉有742条。其中,有不少投诉“周大生线上线下销售价格不一样”。有消费者表示,在周大生线下门店购买了标价2071元的吊坠,却发现线上线下价格不一样,销售员告之“不是一个销售渠道”。

也有消费者在平台上投诉,周大生的线上线下价格差距过大,其计算后发现在线上购买黄金产品单价约为525元/克,但在线下购买竟要850元/克。

在倾力发展加盟业务后,周大生的自营线下业务出现了营收下滑。2022年前9个月,该业务营收同比下降6.06%。

黄金产品从能顶半边天到“一家独大”,周大生迎合了市场的需要。但业务结构的巨大变化带来的盈利能力下降,以及以“收取加盟费”为主的经营模式能否保持高效的盈利能力,是公司眼下必须思考并解决好的问题。品牌的运营需要顺势而为,但更需要积跬步,这样才能至千里。周大生能否“生生不息”?

记者 陈陟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