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风炜:从“宁德”狮子大张口聊股东价值

边风炜 专栏 

宁德时代是一家效率比较低下的企业,它的利润增速低于收入的增速,低于资产增长的增速,低于负债增加的增速。本周抛出582亿元定增方案,如果算上首发融资与2020年再融资,上市仅三年就从市场融资高达近1000亿元。既然是投资者,你是否要关注你的股东价值呢?


宁德时代,近两年最耀眼的市场明星,上市仅三年,收入从2018年的300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500亿元,扣非净利润从30亿元增长到43亿元;与此同时,资产总额从738亿元增长到1566亿元,负债总额从386亿元增长到874亿元。

从这些数字我们大概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宁德时代是一家效率比较低下的企业,它的利润增速低于收入的增速,低于资产增长的增速,低于负债增加的增速,是一家典型的制造业企业,高科技含量恐怕远不及很多人的想象。

不过,相比上述各项增速,最令人兴奋的是它的股价增速。上市三年,宁德时代股价从70元/股一路上涨到580元/股,市值突破一万亿元,与大洋彼岸的特斯拉遥相呼应。有人说,这就是未来;有人说,这就是资本的魅力;也有人说,这就是价值投资。

本周,宁德时代在时隔一年之后抛出了A股民企迄今为止最大的定增方案——不超过582亿元的融资,如果算上首发融资与2020年的再融资,上市仅三年就从市场融资高达近1000亿元,宁德以成倍速度在扩张,而市场也在拼尽全力给它输血。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融资怪物,之前就有过京东方、乐视网。芒格说,一般企业有两种,“第一种企业,你一次性投入后,它会自发地形成造血体系,然后每年给你回报。而另一种企业,是在你投入后,你发现为了获得持续回报,必须不断地再进行投入。”

茅台上市至今,除了首发融资以外,从来没有向股东拿过一分钱,到现在每年分红超过百亿元。而宁德时代三年累计分红十多亿元,融资却要近千亿元。如果你是股东,你愿意选择哪个?

很多投资者在投资时会有一些价值观导入,比如“宁德”与“茅台”相比,是中国制造的未来,社会价值远大于茅台,在扩张的同时,将形成更多的就业岗位,对社会对行业发展形成巨大的价值,但唯独对于股东恐怕是入不敷出的,股东们除了在高位减持获取真金白银外,在企业本身难以获得回报。

前些天有一篇关于宁德时代2060年的研报,无非是讲述了它40年后可能的辉煌,不过我想如果那一天真的实现,那么对于“宁德”最大的贡献者绝不是它的管理层和那些日以继夜的员工们,而是要衷心感谢二级市场无知无畏的投资者们吧。

只是,既然是投资者,你是否要关注你的股东价值呢?

(作者为国泰君安上海研究总监)

编辑:gifberg
24小时热榜
日榜 | 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