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风炜:新能源巨高估值让人不敢入手

​今天的宁德时代年净利润约为100亿元,而工行是3000亿元净利润,也许未来几十年宁德时代都不可能一年赚到3000亿元,但市场却给予它与工行同样的市值,这样的事情在A股乃至全世界也偶有发生。新能源已经是确定的未来,但巨高的估值着实让我们不敢入手。

本周与友人吃饭,席间再次聊到特斯拉与宁德时代,不由感叹万分。尚记得前年春节聚会时,宁德时代刚上市,当时是我说70-80元/股的宁德时代“值得一看”,一年后宁德时代160元/股,给出了“不便宜”的表态,今年春节400元/股的宁德时代让我直呼“看不懂”,现在股价已快逼近700元/股,市值直逼工行,席间友人笑谈不已,回来后我却陷入深思。

在新能源个股不断创出新高的今天,有些人联想到当年的互联网泡沫,而对于深入价值投资的我,也越来越不敢踏出能力圈了。

今天的宁德时代年净利润约为100亿元,而工行是3000亿元净利润,也许未来几十年宁德时代都不可能一年赚到3000亿元,但市场却给予它与工行同样的市值,这样的事情在A股乃至全世界也偶有发生,对成长的溢价与对未来的贴现,这就是资本市场,这就是泡沫,但有的人享受,有的人害怕,我们无疑属于后者。

回想2000年初刚踏入港股,看到的腾讯感觉毫无前途,一个QQ根本赚不了钱,当时用着MSN的聊天工具,觉得腾讯也就是每股十几元港币的玩意,现在腾讯市值早已几万亿元,这就是认知啊。对于新事物发展中的巨大泡沫,似乎价值投资者或者巴菲特、格雷厄姆流派都很难从中获取大利。

好像只有消费、资源、金融等等看得清、摸得着、算得出的才是我们的菜吧,这就是能力圈原则?还是价值本身必然错过新事物0到1的发展?做价值投资近十五年了,无论是2008年的周期大行情,还是2015年的互联网融资泡沫,感觉都不如这一次让我深思。

新能源已经是确定的未来,部分行业也开始进入快车道,但巨高的估值着实让我们这些外行和价值投资者不敢入手。

当打开财报成为了投资者们的障碍时,什么方式才是投资他们应有的模样呢?

此时,我陷入沉思……

(作者为国泰君安上海研究总监)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