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风炜:逆水行舟虽难也需远行

​2022年高估值或面临增速回落的风险,低估值则面临修复机会。逆周期调控与“以我为主”将是明年的关键,相比于海外的动荡预期,我们有更充足的准备面对全球的波动,逆水行舟虽难也需远行。

一眨眼,2021年即将收官,相比于行情的上下波动,疫情的反复更令人烦心,与此同时,各大券商纷纷发布2022年度策略,从宏观经济到行业估值细数不已,从券商对于明年的阐述来看,2022年宏观的最大的关键词应该是 “以我为主”;而微观则陷于“窄幅波动”中。

从宏观来看,2022年海外动荡将难以避免,近期O型病毒引发全球恐慌,虽说变异强度高于之前的 “德尔塔”病毒,但目前似乎并无很强的致病与致命特性,泛流感化或是未来新冠病毒的最终趋势。但从欧美股市的波动来看,这次却大于之前的变异病毒,照理说,全球对防疫抗疫都应越来越有序有把握,为何海外资本市场还如此波动,究其缘由,恐怕市场担忧的并非简单疫情反复,而是疫情背后的货币动向。

相比于这两年全球面对疫情的货币超发,明年恐怕在疫情反复中将面对的是美联储的加息落地,此时没有了超发的货币,资本市场在羸弱的经济面前该何去何从?2022年全球资本市场注定风雨飘摇。

从国内宏观来看,逆周期调控与“以我为主”将是明年的关键,相比于海外的动荡预期,我们有更充足的准备面对全球的波动,货币政策上我们先于全球收缩,当下进退从容,经济数据上虽然有所回落,但相比于全球依然一枝独秀,逆水行舟虽难也需远行。

从国内行业和微观企业来看,在经历了疫情两年来,各大行业的盈利都似过山车一般剧烈波动,从2020年3月的低谷到2021年一季度GDP增速近18%,再到三季度GDP增速跌破5%,过去两年,市场经历波动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资本市场的最大机会往往就在波动中产生,优秀的投资与投机客都能在波动中获得不错的收益。

不过进入2022年,国内经济的波动必然收窄,全年GDP预期或就在5%上下波动,各行业的盈利预期也必然收窄,没有了盈利的巨大波动,此时指数与行业的波动机会都将变小,从机会来看,均衡或是2022年的关键词。

2022年高估值或面临增速回落的风险,低估值则面临修复机会,但整体波动的收窄,使得这种机会又难成趋势。在经历了2019年至今的三年指数小牛市、局部行业大牛市后,2022年必定是精耕细作的一年。

逆水行舟用力撑,一篙松劲退千寻。

(作者为国泰君安上海研究总监)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