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童科技对大供应商信披或存“秘而不宣” 大供应商与公司地址、固话曾完全相同

关联交易以及关联方历来是资本市场监管重点之一,尤其是涉及大供应商、大客户的。同时,试点注册制的创业板要求企业IPO以信披为核心,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等是关键。而正在谋求创业板IPO的浙江护童人体工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护童科技”),招股书中对大供应商的信披便可能存在“隐秘的角落”。

以儿童学习桌椅为主要产品的护童科技,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有一家企业始终是公司第三大供应商,并称其与公司或控股股东、实控人、董监高及其密切家庭成员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是,《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大供应商地址不仅曾与公司地址完全相同,而且还使用过完全相同的固定电话。同时,这家大供应商曾经的控股股东,还是公司另一家大供应商的法定代表人、重要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护童科技与这两家大供应商,是否存在“秘而不宣”的特殊关系,也着实令人瞩目。

公司与一大供应商地址

曾完全相同

护童科技主营业务为易升降、多功能儿童学习桌椅等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1878.65万元、53314.08万元、52434.80万元、23277.44万元,完整年度看呈先增后降格局。

公司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成本主要为原材料成本,2018-2021年上半年的占比分别为92.05%、91.88%、82.71%、82.54%,采购的主要原材料包括金属件、塑料件、板材及包装材料等。公司招股书中披露了报告期内的主要供应商,整体来看,报告期前五大供应商存在一定变动,只有两家企业始终位居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之列。

安吉以利发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吉以利发”),一直是公司报告期内的第三大供应商。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向其采购1887.02万元,2019年公司向其采购1958.10万元,2020年公司向其采购1537.44万元,2021年上半年公司向其采购621.23万元,采购内容均为金属件、塑料件。

这家稳居第三大供应商的安吉以利发,与护童科技的关系可能不一般。

通过企查查查询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5年12月15日成立的安吉以利发,注册地址为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2幢,并且地址始终未发生过变更(见图一)。同时,记者查询还发现,在安吉以利发2015年向当地市监机构提交的企业年报中,企业通讯地址为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1-4幢(见图二)。

蹊跷之处即将浮现。

图一:企查查关于安吉以利发工商登记信息截图

图二:企查查关于安吉以利发2015年企业年报截图

招股书显示,护童科技2015年8月18日成立,注册地址、主要生产经营地址均为浙江省湖州市递铺街道龙王溪北路475号。不过,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的护童科技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公司曾经的地址为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1、2、3、4幢(见图三)。公司招股书也显示,公司拥有的自有房产包括位于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的一处房产,建筑面积25806.15平米,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见图四)。

图三:企查查关于护童科技历史工商登记信息截图

图四:护童科技招股书中公司自有房产截图

在护童科技向当地市监机构提交的企业年报中,2015年、2017年和2018年都明确标明企业通信地址为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1、2、3、4幢(见图五),2016年年报则为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

图五:企查查关于护童科技2015年企业年报截图

此外,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护童科技到2020年时才发生过住所变更,地址由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号*、*、*、*幢,变更为安吉县递铺街道龙王溪北路***号(见图六)。对比来看,变更前地址应当与安吉县昌硕街道椅业路208号1、2、3、4幢对应,变更后的地址即公司招股书显示的目前地址安吉县递铺街道龙王溪北路475号。

图六:企查查关于护童科技历史住所变更截图

也就是说,护童科技报告期内的第三大供应商安吉以利发,不仅在成立时与护童科技早年注册地址存在重合,更长期使用与公司重合的地址,甚至企业通讯地址还与公司完全相同。

蹊跷之处还有——安吉以利发曾使用与护童科技相同的固定电话。企查查信息显示,安吉以利发向当地市监机构提交的2015年企业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2-5911229(见图二)。而记者查询的护童科技向当地市监机构提交的2016年企业年报中,联系电话也赫然是0572-5911229(见图七)。

图七:企查查关于护童科技2016年企业年报截图

两家大供应商曾存关联关系

安吉以利发引出的蹊跷之处不止于此。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安吉以利发曾有一位控股股东徐永清,企查查显示的其2016年11月30日投资人变更信息显示,徐永清将所持50%股权全部出让。徐永清转让持股前,安吉以利发的股权结构为——徐永清持股50%,徐如林等两位股东分别持股25%(见图八)。

图八:企查查关于安吉以利发投资人变更信息截图

实际上,安吉以利发的曾经控股股东徐永清还有其他身份。查询发现,徐永清还是成立于2006年1月的温州市信达五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信达”)法定代表人和持股15%股东,并任执行董事、总经理(见图九)。企查查显示的工商登记信息中,徐永清一直担任温州信达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随着2007年8月3日起从持股10%增至15%,还同时担任温州信达法定代表人。

图九:企查查关于温州信达截图

这意味着,在2016年11月30日徐永清转让安吉以利发全部持股以前,安吉以利发与温州信达存在关联关系。

而护童科技招股书显示,温州信达赫然位列公司2018年第五大供应商,公司当年向其采购1253.36万元,采购内容为金属件、塑料件。

六问公司与大供应商关系疑云

由于容易涉及利益输送、利润调节乃至业绩造假等,关联方向来是监管重点,尤其是涉及控股股东、实控人,或者重要供应商、重要客户的关联方。

记者注意到,护童科技招股书在披露前五大供应商时,除了表示对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供应商进行了合并披露,还强调“发行人、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与上述主要供应商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前五大供应商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发行人前关联方、前股东、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的密切家庭成员等可能导致利益倾斜的情形。”

然而,大供应商安吉以利发的注册地址不但与公司早年注册地址重合,还长期使用与公司重合的地址,甚至企业通讯地址也曾经与公司完全相同。何况,安吉以利发曾经的控股股东,还是公司另一家大供应商温州信达法定代表人、重要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公司大供应商安吉以利发和温州信达上述情形,引发了对护童科技的六大疑问:

一、报告期内一直系公司第三大供应商的安吉以利发,为何注册地址与公司2015年企业年报显示的地址存在重合?

二、从企查查显示的安吉以利发企业年报以及公司自身企业年报来看,不但注册地址与公司曾经重合,而且长期使用与公司重合的地址,甚至企业通讯地址曾与公司完全相同,这是为什么?

三、从企查查显示的安吉以利发2015年企业年报看,为何使用了与公司2015年企业年报中相同的企业通讯电话?

四、公司大供应商安吉以利发的注册地址与公司曾经重合,并长期使用与公司重合地址,企业通讯地址甚至曾与公司完全相同,结合曾使用与公司相同的固定电话,其与公司究竟存在怎样的关系?安吉以利发是否是公司或公司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甚至是公司的“马甲”?

五、安吉以利发曾经的控股股东,还是公司大供应商温州信达的法定代表人、重要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也就是说,这两家供应商曾经是关联方,以安吉以利发与公司的上述不一般关系情形来看,温州信达是否也与公司存在特殊关系?

六、对于大供应商安吉以利发与公司之间,以及安吉以利发与温州信达之间的上述不一般关系,保荐机构等中介机构对此是否知晓并有无表示意见?招股书中对此不作披露是否影响公司信披完整性、真实性?公司招股书信披又是否存在重大遗漏甚至隐瞒?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此前就上述种种情形致电护童科技并通过电邮发去新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事实上,护童科技还有诸多令人关注情形,本报将继续跟踪。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