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时股份与第一大供应商关系密切 采购占比超七成且曾遗漏相关部分关联交易

除了业绩增长乏力、旗下网络公司曾遭明星井柏然起诉的情况,盛时钟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时股份”)还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发现,盛时股份与第一大供应商关系密切,对斯沃琪集团存在采购依赖的同时,公司控股股东还曾向斯沃琪集团相关公司出质股票,公司报告期内与斯沃琪集团下属公司存在关联交易,在关联交易认定上,公司曾遗漏部分关联交易。此外,斯沃琪集团下属的两公司均为盛时股份主要供应商,其中一公司去年被列为执行人。

一供应商采购占比超70%

盛时股份是全球领先钟表集团斯沃琪集团、历峰集团、劳力士集团、路威酩轩等在国内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获得授权经营的中高端腕表品牌超过40个,涵盖了宝玑、宝珀、欧米茄、朗格、江诗丹顿、劳力士、宝格丽等知名腕表品牌。发行人每年销售的腕表数量超过160万只,拥有200多万注册会员。

主营中高档瑞士腕表的盛时股份供应商十分集中,2018年至2020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700861.62万元、727683.04万元及788728.84万元,占当期腕表采购比例分别为95.75%、96.24%及95.23%,主要为国外知名奢侈品厂商。

其中,第一大供应商斯沃琪集团的采购占比均超70%(见图一)。具体来看,2018年至2020年,盛时股份向斯沃琪集团的腕表采购占比分别为83.93%、82.01%、71.18%,各期均超过70%,盛时股份在腕表采购上对斯沃琪集团存在高度依赖。

图一:盛时股份前五大供应商情况(单位:万元)

而斯沃琪集团是一家总部在瑞士的国际钟表企业,业务包括设计、制造和销售成品腕表、珠宝、手表机芯和部件,经营18个腕表品牌,拥有在世界上具有高知名度的宝玑、宝珀、欧米茄、雅克德罗、浪琴、天梭等腕表品牌。盛时股份拥有斯沃琪集团旗下天梭、美度、CK、汉米尔顿、雪铁纳5个腕表品牌在中国的独家经销授权。

对斯沃琪集团存在高度采购依赖的同时,盛时股份还与斯沃琪集团存在关联交易。报告期内,斯沃琪集团与盛时股份发生交易的公司包括瑞表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表上海”)、瑞韵达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韵达”)和上海纳沙泰尔手表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瑞表上海曾在去年列为被执行人(见图二)。

图二:瑞表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列为被执行人

经营性关联采购频繁

盛时股份最重大的关联交易就是来自于向斯沃琪集团下属的瑞韵达和瑞表上海采购腕表。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1-6月,盛时股份向斯沃琪集团的关联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3.93%、36.02%、35.97%和35.81%,关联采购占比较大。

其中,瑞表上海在2018年度为盛时股份关联方,瑞韵达在报告期内为盛时股份关联方。2018年,盛时股份向瑞表上海采购除欧米茄、浪琴和雷达以外的斯沃琪集团旗下腕表品牌,采购金额为352605.03万元,占2018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为48.17%。

此外,报告期内,盛时股份向瑞韵达采购欧米茄、浪琴、雷达品牌腕表,2018年至2020年采购金额分别为261758.48万元、272326.39万元和297928.94万元,2021年1-6月为169078.55万元,占各报告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5.76%、36.02%、35.97%和35.81%。

除了上述关联交易外,盛时股份还向实控人张瑜平控制的亨得利控股及其子公司采购装修及广告服务。2018年至2020年采购的装修及广告服务金额分别为1696.24万元、2222.98万元和2611.77万元,2021年1-6月为984.18万元,占各报告期装修及广告相关支出的比例分别为13.25%、19.07%、15.53%和11.10%。

值得一提的是,盛时股份此次募资中拟2.4亿元用于门店装修。“终端零售网络建设及升级项目”的建设内容为新增实体门店71家,更新改造现有实体门店103家,建设周期为36个月。具体来看,项目投资预算133072.60万元,包括门店装修24246.00万元。

盛时股份在招股书中也提示风险:“上述关联采购在可预见的未来会持续发生,若发行人不能保持公司规范治理或者与关联交易相关的内控措施不能得到有效执行,不排除以上关联交易未来会出现定价不公允等情况,从而损害发行人及股东利益。”

曾遗漏部分关联交易

记者发现,盛时股份此前还存在股权出质情况,其中质权人涉及公司第一大供应商相关公司。

企查查显示,盛时股份控股股东曾向供应商相关公司出质股票,2018年12月5日,譽丰有限公司作为出质人,向THE SWATCH GROUP(HONGKONG) LIMITED出质股权(见图三)。而THE SWATCH GROUP(HONGKONG) LIMITED对外投资了五家公司,其中一家为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见图四)。

图三:盛时股份历史股权出质

图四: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为THE SWATCH GROUP(HONG KONG)LIMITED投资企业

盛时股份在招股书中也披露了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其所属集团为斯沃琪集团(见图五)。据招股书,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由斯沃琪集团控制的有限责任公司,其主要经营手表电商及销售手表用电池的业务。

图五: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为斯沃琪集团下属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是盛时股份曾经的合营公司。查询企查查发现,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在2018年发生一次股权变更,上海新宇钟表集团有限公司(为盛时股份一级子公司)于2018年6月对外出售股权退出(见图六)。

图六: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股权变更

不过,盛时股份此前一度未将与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发生的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对于未认定的原因,盛时股份称是“疏忽”:“由于疏忽,未将与上海琪亨商贸有限公司、世代传承发生的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由此导致未履行相关决策程序。”2021年9月15日,盛时股份已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上述遗漏披露的关联交易进行审议并进行了补充确认,独立董事就相关事项发表了明确意见。

“发行人在报告期内存在遗漏识别关联交易的情况。就遗漏识别的关联交易,发行人存在未及时按规定履行必要的决策程序的情况,因此导致存在后续补充确认的情况。”盛时股份表示,整体而言,发行人关联交易的相关会议制度、内部控制措施能够切实有效的得到执行。

那么,盛时股份对第一大供应商斯沃琪集团是否存在重大依赖,是否可能影响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向第一大供应商相关公司出质股权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履行内部程序,是否符合相关监管规定,是否可能损坏中小股东利益?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此前致电并通过电邮致函盛时股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记者 程述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