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打藤椒油的幺麻子:关联方一度“制霸”运输采购成重要供应商

近日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深市主板IPO,闯关调味品赛道“藤椒油”第一股的幺麻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幺麻子”), 此番拟募资6.16亿元,投向年产20000吨藤椒油及1800吨藤椒系复合调味酱汁及休闲食品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除了公司业绩与行业增长“逆向而动”,在产能利用率已经不足的情况下仍将募资的重头戏放在“扩充产能”,让人对其募投的合理性产生质疑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发现,幺麻子大举募资的同时,公司现金分红后账面上还躺着大量货币资金及理财产品,另外公司关联运输采购的价格、相关关联公司IPO前注销等情形也同样惹人关注。

分红后账上躺着大量货币资金及理财

成立于2008年的幺麻子,主业为以藤椒油为核心的调味油、复合调味料和地方特色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藤椒油是主打产品。

而在藤椒油赛道上崛起的幺麻子,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

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赵跃军、龚万芬、赵麒、赵麟。其中赵跃军、龚万芬系夫妻关系,赵麒、赵麟分别为赵跃军、龚万芬的长子和次子。截至目前,赵跃军直接持有30.92%股份,赵麟直接持有15.16%股份,赵麒直接持有 12.13%股份,龚万芬直接持有10.00 %股份,四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68.21%股份,合计持有的股份表决权比例超过公司全部股份表决权比例的三分之二。

家族企业最值得警惕的是控制不当的风险,幺麻子也不讳言:“当实控人处于绝对控制地位时,可能凭借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等方式对公司的人事任免、经营决策等进行影响,从而满足个人利益,这类行为可能损害公司利益及中小股东权益。”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的IPO前夕,幺麻子进行过两次现金分红——2019 年1月20日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一致同意向赵跃军、龚万芬、赵麟合计分配利润 4263.22万元;2020 年11月5日召开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一致同意通过了《关于公司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决定共计派发现金股利 1500 万元(含税)。其中赵跃军分红金额为463.83万元、龚万芬分红金额为331.96万元、赵麟分红金额为227.37万元,三人合计分红约为1022.66万元(见图一)。

图一:报告期内两次分红情况招股书截图

根据上述披露,幺麻子两次分红金额合计达5763.22万元,而公司实控人赵跃军家族即分走了超过5200万元,占比超过90%。

连续大手笔现金发红之后,幺麻子的账面上仍然躺着不少货币资金和理财产品。根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幺麻子账面上现金、银行存款及其他货币资金合计2.56亿元,而公司账面上的理财产品仍有2.49亿元,算起来,公司货币资金+理财产品的总金额超过5亿元,应该说公司并不差钱。

结合疫情情况下,在业绩与行业逆动出现下滑、公司拳头产品调味油产能利用率不足六成的情况之下,公司仍募资大举扩充产能,产能的消化能力本身就容易引发质疑的情况下,公司又计划将募资款中的4000余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这种左手大举分红并且账面存留大量货币资金+理财产品,而右手募资补流的行为,很容易让人引发募资上市“圈钱“的联想,从而对其募投合理性产生进一步的质疑。

对于公司现金分红后账面上仍躺着大量货币资金及理财产品的背景下,大手笔募资6.16亿元扩充产能、建设营销网络、研发中心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问题,记者曾致电并致函幺麻子,公司并未就上述问题进行回复。

运输关联采购一度超九成

作为一家调味品生产企业,幺麻子采购的主要原材料包括油料、农副产品和包装材料,其中,油料主要包括菜籽油、超临界萃取藤椒基础油,农副产品主要包括藤椒、红花椒和雅笋,包装材料主要包括玻璃瓶、马口铁罐、标签纸等。

然而,幺麻子报告期内的前五大供应商中,“一家”合并控制的运输企业却闯进了榜单——根据招股书,洪雅县顺至货运部、洪雅县欣兴货运部、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2018年度和2019年曾是公司重要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上述三家企业为同一实控人控制,向公司供应物流服务,他们合并统计的运输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皆为幺麻子第四大供应商。2018年,公司向其合计采购金额为850.49万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43%;2019年公司向其合计采购了879.82万元,占当年度采购总额比例的3.39%(见图二)。

图二:招股书关于2018年、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截图

对于主打藤椒油的幺麻子,运输采购应当不是公司的主要采购内容,但是合并控制的运输企业却能在2018年、2019年连续闯入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主要原因是在上述两个年度的运输采购中,洪雅县顺至货运部、洪雅县欣兴货运部、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几乎包揽了公司的绝大部分运输业务。

以2018年度公司向上述企业采购金额850.49万元来看,占公司当年度运输采购总金额的96.17%,2019年度879.82万元的采购金额,也占了公司当年度运输采购总金额的85.42%。这“一家独大”的局面,直到2020年才开始改变,当年度向上述运输企业的采购金额在运输总采购的占比开始下降到50%以下,他们也在当年退出了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并在2021年上半年进一步缩减到约29%左右的公司运输采购份额。

曾一度垄断幺麻子96%左右运输采购份额的洪雅县顺至货运部、洪雅县欣兴货运部、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否为当地的运输巨头?

企查查显示,洪雅县顺至货运部、洪雅县欣兴货运部、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均为个体工商户,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其经营者为罗欣、洪雅县顺至货运部其经营者为李志芳、洪雅县欣兴货运部实际经营者为龚仕荣,其中龚仕荣为幺麻子实控人龚万芬之侄、罗欣为龚万芬侄女龚仕琼的前夫,李志芳为龚仕荣配偶李志香之兄。

但实际上,上述三家运输企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其实均是龚仕荣。

减少关联交易后

货运采购费用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幺麻子的运输费用总额分别为884.38万元、1029.96万元、853.25万元,对比来看,公司2020年的运输总费用比2018年下降了3.52%(见图三)。

图三:报告期公司关联运输相关情况招股书截图

然而从公司的运输量来看, 2018年,幺麻子调味油、复合调味料、蔬菜制品、休闲食品的销量合计9703.58吨,2020年合计销量为10473.99吨,在运费总费用下降的同时,公司2020年比2018年总运输量提升了7.94%。

伴随着公司运输总费用和运输量“逆向”而动的,是公司的关联运输采购金额的同步下降。2018年,公司的关联运输费用为850.49万元,2020年下降至377.69万元。幺麻子称,在2019年之后,公司逐渐采取招投标形式选择服务。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公司2018-2021年1-6月的运输费用的采购价格来看,在关联运输服务降低的同时,公司的运输费用的采购单价也出现下降,以采取招投标形式选择服务后,关联运输服务大幅减少的2020年的采购单价与2018年关联方采购单价对比发现:A地点的采购单价下降了15.15%,B地点下降了15.15%,C地点下降了13.42%,D地点下降了9.09%(见图四)——总体来讲,报价呈现下降趋势,下降幅度约在10%-15%左右。

图四:2018年、2020年货运采购价格招股书部分截图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三家关联运输企业中的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于2019年4月17日成立,2020年9月17日注销。另外,虽然公司招股书披露洪雅县顺至货运部、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为实控人之侄龚仕荣控制,但是企查查披露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龚仕荣并未出现在上述两家个体工商户的经营名单之上。

还有,幺麻子披露关联运输采购和非关联方采购的价格对比时,称2018 年度公司系通过竞争性谈判选择供应商,没有无关联关系第三方采购价或报价可进行比较,因此将关联方 2018 年度采购价格与 2019 年度进行对比,然而从关联采购披露数据来看,2018年,关联运输采购占比为96.17%,并非100%,这近4%的非关联方运输采购为何没有提供可对比报价让人疑惑。

为何在减少关联方运输采购后,公司的运输采购单价整体下降?在几乎全部使用关联方进行运输服务的2018年,关联采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洪雅县顺至货运部均为公司实控人之侄龚仕荣控制,为何要选择龚万芬之侄女龚仕琼之前夫罗欣、龚仕荣之配偶李志香之兄李志芳为其代持?是否存在龚仕荣不适合直接持有的原因?洪雅县欣顺物流配送经营部2020年9月17日注销的原因是什么?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幺麻子,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