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两重要客户电话、电邮完全一致外,野风药业:五大推广服务商联系电话一模一样

日前,浙江野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风药业”)递交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计划募资5.41亿元用于扩大甲基多巴原料药、醋酸卡泊芬净、克米卡芬净钠等多个产品生产能力以及建设公司研发中心项目,在回复了深交所首轮问询后,公司IPO目前已变更为中止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众证券报》曾报道的公司新聘独董曾任职财务审计机构,相关独立性惹人质疑、公司两家重要客户存在使用相同电话及邮箱外,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发现,野风药业对于获取上述使用相同电话客户的方式在表述上存在可疑之处。另外,报告期内公司的几大推广服务商的联系电话竟然也完全一致,公司推广服务商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

客户获取方式存可疑之处

野风药业的客户中,有两个重要客户惹人关注,一客户是厦门丰禾源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丰禾源化工”),另一客户是厦门飞鹤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飞鹤化工”),其中厦门丰禾源化工是野风药业2021年上半年的第二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甲基多巴甲酯、DMMD等产品,2021年上半年对其实现销售金额为1345.27万元,上述销售金额占公司当期营收比例为7.68%。

而厦门飞鹤化工(统计包括厦门飞鹤化工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上海泛凯化工有限公司等)在2018年为野风药业的前五大贸易商客户,2018年野风药业合计向其销售金额为1047.77万元,主要向其销售甲基多巴中间体、卡比多中间体。由此可见,野风药业对厦门飞鹤化工和厦门丰禾源化工的产品销售有重叠之处。

招股书中,野风药业没有说明厦门丰禾化工和厦门飞鹤化工之间具有关联关系,但是耐人寻味的是,企查查信息却显示,厦门丰禾源化工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其联系电话为15985886891,该手机号码和厦门飞鹤化工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联系电话号码一模一样。

此外,厦门丰禾源化工2017-2019年年报中登记的电邮为xuxin@feihechem.com,分析来看其邮箱后缀前半部分与“飞鹤”拼音(feihe)相同,直到2020年,厦门丰禾源化工年报披露的电子邮箱才发生改变,当时变更为xixu@fenhechem.com,由变更后的邮箱来看,其后缀的名称从与“飞鹤”拼音(feihe)相同变更为与“丰禾”拼音(fenhe)相同。企查查显示的工商信息中,厦门飞鹤化工官网为www.feihechem.com,而且厦门飞鹤化工2015-2019年年报显示,该企业电子邮箱也一直是xuxin@feihechem.com,和厦门丰禾源化工在2017-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企业电邮完全相同。

需要注意的是,在野风药业对发审委的回复函中曾就如何获取厦门丰禾源化工和厦门飞鹤化工这两大重要客户的方式进行了披露,公司称与厦门飞鹤化工的合作为通过展会认识后,直接建立联系,与其合作自2008年开始,而与厦门丰禾源化工则从2019年开始合作,合作方式也是通过展会认识后直接联系。

回复函还显示,厦门丰禾源化工和厦门飞鹤化工的股东同样存在交叠,陈光梅是上述两家公司的共同股东,其中陈光梅在厦门飞鹤化工拥有29%的股份,为该企业的第二大股东、而其在厦门丰禾源化工持股比例为75%,为该企业的第一大股东(见图一)。

图一:回复函关于公司重要贸易商相关情况截图

而且,企查查显示,厦门丰禾源化工和厦门飞鹤化工的主要人员也同样存在着交叠:2013年1月17日,王旭任厦门飞鹤化工董事、总经理(2015年3月从总经理岗位上退出)、许昕被选任为公司监事,且在2016年5月19日,厦门飞鹤化工变更工商登记联络人为许昕,邮件为xuxin@feihechem.com,除了未被披露的2020年,其直至2019年登记的皆为上述联系邮箱。

厦门丰禾源化工有限公司于2017年成立,其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陈光梅恰好是厦门飞鹤化工的第二大股东,厦门丰禾源持股15%第二大的股东兼监事王旭则曾任厦门飞鹤的董事兼总经理、厦门丰禾源另一位10%的股东则恰好是曾任厦门飞鹤化工监事且2016年5月起成为厦门飞鹤工化工工商登记联络人的许昕。

以上种种信息,不由让人疑惑——厦门丰禾源化工和厦门飞鹤化工联系电话、电子邮箱曾存在完全一致的情况(公司未在招股书进行披露),招股书披露的两者的重要股东和核心高管也存在交叠的情况,而野风药业从2008年即与厦门飞鹤化工合作,在与其合作近十年之后,其与厦门丰禾源化工开始合作,这时竟然对厦门飞鹤化工第二大股东、曾经的总经理、和工商登记联系人、监事合伙创办的厦门丰禾源化工还需要通过展会建立联系?回复函中有关客户取得方式的披露是否真实?其中是否存在信披造假?

市场推广服务商联系电话完全一致

招股书显示,野风药业曾经的子公司康吉尔在2018-2019年的市场推广费分别为2263.42万元、2283.06万元,金额较大,推广费占其销售收入的占比分别为30.42%、32.17%,细分部分市场推广的花费情况则显示——2018年度和2019年度,康吉尔分别召开各类学术会议56场、52场,学术会议金额分别为565.62万元、532.00万元。

野风药业称:“2017年之前,康吉尔的市场推广由公司销售部负责,2018年之后由专业的市场推广服务商负责。” 而在回复发审委的问询函时,野风药业进行了如下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前五大推广服务商未发生变动,分别为金华市和晟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金华市毅瑞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金华市瑞康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东阳市鎏嘉商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金华市鸿晟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见图二),而上述公司均系公司销售部离职员工所创立,与发行人、发行人主要股东、董监高、其他核心人员、发行人其他关联方及其他离职员工等不存在关联关系、资金往来或其他利益往来。不存在商业贿赂。”

图二:报告期前五大推广商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企查查查询,金华市和晟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2019-2020年的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9-86019618,2019年6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市场推广的服务内容。 金华市毅瑞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2019-2020年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9-86019618,2019年6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市场推广的服务内容。 金华市瑞康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2019-2020年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9-86019618,2019年6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市场推广的服务内容。东阳市鎏嘉商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2019-2020年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9-86019618,2019年6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市场推广的服务内容。金华市鸿晟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2019-2020年年报显示,企业联系电话为0579-86019618,2019年6月4日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市场推广的服务内容。从上述的披露和变更会发现,野风药业披露的由公司销售部离职员工创立的上述前五大推广服务商不仅在同一天变更了经营范围,而且联系电话竟然也一模一样。因为共用同一联系电话,企查查将上述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列为疑似关系企业(见图三)。

图三:五家推广商使用共同电话号码

除此以外,金华市鸿晟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监事姜炎夏,同时还是金华市毅瑞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0%的大股东(见图四)。金华市鸿晟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持股100%的股东王伟还是金华市和晟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见图五)。金华市和晟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0%的大股东程苑君同时还是金华市毅瑞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见图六)。另外, 金华市和晟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在2022年4月20日进行了注销备案。

图四:姜炎夏持股及任职企查查截图

图五:王伟持股及任职企查查截图

图六:程苑君持股及任职企查查截图

种种离奇一致和巧合,让人难免生疑:野风药业销售部离职员工创办的五家企业,成为公司子公司的前五大推广服务商,为何这五家企业年报中登记的电话完全一致?基于企业电话一地一办的原则,是否可以理解为上述五大服务推广服务商在同一办公场所办公?原因是什么?野风药业对此是否知情又如何解释?公司为何未在回复函中披露上述五大推广服务商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上述五大推广服务商使用同一联系电话、同一天更改扩充经营范围内容,是否可以理解为其背后可能存在受统一控制的行为?另外,在回复函中,野风药业仅披露了2020年上述公司的财务数据,那么野风药业在报告期内的2018-2019年向上述五家推广服务商的采购数据又占康吉尔市场推广的比重各是多少,合计占多大比例?在野风药业剥离康吉尔业务之后,上述五大推广服务商是否继续在为野风药业进行市场推广服务,推广的费用又是多少?”

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曾致电并致函野风药业,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