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指出增资和股权转让定价差异大后证监会问及 排队不到一年的创显科教终止IPO

证监会网站7月中旬发布消息,证监会对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及申请企业情况予以公示,广州创显科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显科教”)IPO申请终止审查,终止审查决定时间为2022年7月1日。

计划冲刺深交所主板的创显科教是一家长期专注于交互式智能显示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公司,主要客户包括中小学校、职业院校、高等院校、幼儿园、教育主管部门、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等。原拟募资14.90亿元,投入智能显示终端生产基地、研发中心、营销及运维体系、信息化系统等项目的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调查发现,创显科教股权定价、大供应商、财务总监等方面有值得注意之处,在2021年11月底12月初,以《创显科教:同一月转让股权但定价悬殊 企业成立次年即跻身公司大供应商》、《创显科教:两年三换财务总监 新任财务总监曾“游走”多家拟上市公司》为题展开连续报道。

在创显科教的增资和股权转让过程中,存在相近时间内股权定价悬殊的情况。比如,公司2013年9月29日召开股东会同意注册资本增加至582万元,新增32万元注册资本由黑海投资认缴,增资价格为21.88元/出资额。次年的9月25日,公司召开股东会同意黑海投资将持有的60.73万元出资额全部转让给公司实控人张瑜,转让价格为11.53元/出资额;同意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1269.54万元,新增注册资本165.04万元,其中天易资管以480万元认缴出资38.09万元、增资价格为12.60元/出资额,银江智慧以1000万元认缴出资126.95万元、增资价格只有7.88元/出资额。

持股近一年之后,黑海投资“分文未赚”的将所持创显科教全部股权转给了创显科教实控人张瑜,而同日增资入股的天易资管,增资价格不仅高于黑海投资的股权转让价格,也明显高于一同增资的银江智慧的入股价格。这些异常情形都颇为“扎眼”。

另外,创显科教的重要供应商广州人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次年,公司就向其采购额接近7000万元,至2021年一季度已跃升公司第一大供应商。还有,2019年采购金额为1.65亿元的第一大供应商,企查查显示,该企业提交的年报显示,2019年营收低于1.65亿元,仅20人的从业人数也与其营收金额带来匹配度问题。

记者还发现,创显科教IPO前夕频繁更换财务总监,而且公司最新聘任的财务总监张滨滨除了有境外永居权,近几年还一直在拟上市公司“打转”。

新聘任的财务总监张滨滨,先在2020年9月受让了万丰锦源出让的创显科教20万股,受让价格为21.93元/股。另外,公司递交IPO预披露材料前夕的2021年7月,启浦圆慧还签订了四份股份转让协议书转让其所持有的创显科教169万股,受让者就包括张滨滨,其受让12.82万股,转让价格为11.32元/股。也就是说,当选为创显科教的财务总监后,张滨滨通过股权受让“突击”成为公司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从另一家拟IPO公司福斯达披露的张滨滨辞任独董时间来看,张滨滨彼时在创显科教任职财务总监已近一个月,其在创显科教的任职和福斯达的兼职之间存在重叠。然而,创显科教招股书未披露其任职福斯达经历。另外,张滨滨配偶实控的三家咨询在创显科教递交预披露材料前不到半年里集中注销。

而创显科教2021年9月底首次披露招股书后,证监会2022年1月底向公司发出反馈意见,问及42个方面问题,其中包括设立以来历次增资及股权转让的背景及合理性、价格及定价依据,同次或时间相近的增资、股权转让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是否与对赌协议相关,发行人历次股权转让及增资是否存在委托持股、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等等。 陈刚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