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水平“拉胯” 募资多用于“盖楼” 安天利信创业板定位、募投项目必要性存疑

第二轮问询后,安徽安天利信工程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天利信”)IPO更进一程。不过,《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谋求创业板上市的安天利信,工程造价咨询业务收入占主营收入比例不到20%,无发明授权专利,研发费用率占比低,在对创业板定位审核趋严的大背景下,安天利信能否过审引人关注。

此外,从募集资金投向来看,公司大部分投向了买地和建楼,而安天利信在招股书中称已实现了“招标不见面”开评标模式,通过“信e采”完成了大量的线上开标、评标工作,所有招标代理项目已通过电子化招标平台进行管理,提高了招标服务的管理效率和业务水平。按其所称,安天利信为何还要使用大量募集资金买地建楼、增加开评标室数量?究竟是为了扩大研发实力,还是为了建楼?

研发薄弱挑战“三创四新”定位

创业板注册制已经实施两年,今年以来,监管部门持续严把“入口关”,对于拟冲击创业板的上市企业,在问询中常问及创业板定位,多家拟上市企业因此“撤单”。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拟创业板上市的安天利信在对创业板定位的诠释上显得格格不入。

安天利信主要从事招标代理、工程造价咨询和建筑设计等专业技术服务。对自身“三创四新”情况介绍时,安天利信表示,公司所提供的工程咨询服务属于高技术和生产性服务业:“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发行人所提供的工程咨询服务属于高技术和生产性服务业,进入该行业需要一定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该行业具有专业性强、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创新性和辐射力强等特征。”

然而,查询安天利信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发现,报告期内工程造价咨询业务收入占比不超过20%,主营收入占比较高的是招标代理,接近80%。建筑设计业务也是在2021年7月通过吸收合并皖都设计院新增加的,收购当年产生建筑设计业务收入占比仅为7.76%。专利方面,安天利信持有的5项专利均为实用新型,另有软件著作权17项。

另外,在研发方面,安天利信在首份招股书中并未披露研发人员数量、薪酬等情况。且与申报创业板上市的公司招股书中将技术人员或研发人员单独披露不同,安天利信的招股书中将业务人员与技术人员合并披露为446人,占比86%(见图一)。

图一:安天利信招股书员工构成

基于工程造价咨询业务收入占主营收入比例低,无发明授权专利,安天利信此次IPO是否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定位?IPO前吸收合并皖都设计院,新增建筑设计业务,是否为上市而收购?招股书中为何将业务人员与技术人员合并披露,而不单独披露?研发人员数量究竟为多少?就上述问题,明镜财经工作室曾于6月中旬致函安天利信,截至发稿未收到正面回复。

事实上,本报提出的上述问题,深交所也有所关注,并在两轮审核问询中问及。今年7月,安天利信公布关于首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问询函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公司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要求安天利信“进一步说明发行人的核心竞争力,是否满足创业板定位的相关要求。”

第二轮问询中,安天利信研发人员数量受到深交所关注。深交所要求“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研发人员数量、学历结构、薪酬情况,研发人员薪酬增长较快的合理性,薪酬与同行业企业相比是否差异较大;报告期内发行人的研发投入是否能满足发行人业务开展、研发设计、人员配备、产品创新的需要。”而在9月8日公布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中,安天利信的研发人员数量终于公之于众——2020年度、2021年度分别仅为11人、35人(见图二),2019年更是无研发人员。这一研发人员数量,与首份招股书中将业务人员与技术人员合并披露的446人,相距甚远。

图二:9月8日问询函回复中关于研发人员数量等情况

值得关注的是,安天利信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较高,2020年度、2021年度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21.68万元、17.97万元(见图三)。安天利信在意见回复中称:“发行人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与同行业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基本一致。”

图三:9月8日问询函回复中关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比较

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安天利信在问询函回复中,就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了比较,可以发现,两家研发人员平均薪酬较高的公司广咨国际、国义招标所在城市均为广州,安天利信所在地为安徽合肥,广州与合肥的薪酬水平客观上存在差异,可比性令人关注。

进一步查询研发费用具体情况还发现,安天利信研发人员薪酬占比较高,2020年、2021年分别占比54%、66%,此外还存在委外研发,2019年至2021年,委外研发占比依次为100%、32%、22%(见图四)。安天利信研发人员薪酬较高,究竟是否为了增加研发费用并以此提高研发投入占比?

图四:安天利信研发费用具体情况

即便通过提高研发人员薪酬增加研发费用在主营收入占比,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安天利信研发费用率还是明显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见图五)。

图五:研发费用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对比情况

两亿元募集资金用于“盖楼”

安天利信募投项目必要性也存疑,此次IPO募集资金大部分投向了买地和建楼。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募集资金2.85亿元,将用于总部基地及运营研发中心建设、信息化建设、营销与服务网络升级项目,其中,总部基地及运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就拟投入募集资金1.9亿元。从总部基地及运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投资概算来看,项目总投资约2.25亿元,包含土地费3479.58万元、建筑安装工程费16317.98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用1830.86万元、预备费907.44万元,可以看出大部分资金用于买地和建楼。

安天利信表示,总部基地及运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将增加开评标室等经营场所并新增研发场所,为公司创新业务研发工作创造基本条件,有利于公司后续引进优秀人才,增强各业务板块的专业服务能力,提升公司服务附加值和经济效益,为公司未来业务的持续快速发展奠定基础。”

但在招股书中,安天利信表示,已在“信e采”平台上研发了全流程不见面的电子开评标系统,所有招标代理项目已通过电子化招标平台进行管理:“自疫情发生以来,发行人在‘信e采’平台上研发了全流程不见面的电子开评标系统,实现了‘招标不见面’开评标模式。投标人无需进入开标现场,可在线对投标文件进行网络解密,在线观看开标现场情况,‘澄清、答疑、询标回复以及多轮报价’等操作均在线上进行,投标文件查看、评审以及沟通等均通过线上进行,有效实现了‘防聚集’和‘零传染’。”“近年来,发行人顺应招投标电子化发展趋势,积极响应‘互联网+’招投标的业务模式,建成了电子化招投标平台——‘信e采’,完成了大量的线上开标、评标工作,取得良好成效。目前,发行人所有招标代理项目已通过电子化招标平台进行管理,提高了招标服务的管理效率和业务水平。”

既然已实现了“招标不见面”开评标模式,通过“信e采”完成了大量的线上开标、评标工作,所有招标代理项目已通过电子化招标平台进行管理,提高了招标服务的管理效率和业务水平,安天利信为何还要使用大量募集资金买地建楼、增加开评标室数量?二者是否矛盾?总部基地及运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必要性如何?公司所称的“已初步具备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能力”是否形式大于实质?募集资金大部分投向买地和建楼,结合研发薄弱的情况,公司究竟是为了扩大研发实力,还是为了建楼?

事实上,安天利信所在的行业内,不少企业都在积极建立电子招投标系统平台,如招标股份的“福易采电子招投标系统”、国义招标的“国e平台”和广咨国际的“广咨电子招投标交易平台”等。安天利信的“信e采”平台的通用性是否强,可替代的技术含量和服务是否高?

对于上述问题,深交所在两轮问询中也关注到。近期第二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安天利信以平实易懂的语言说明“信e采招标采购电子交易平台”可实现的功能,解决的行业需求,是否具有人工智能及智能筛查识别等相关功能,全流程电子化的实现方式;说明“信e采”相比“福易采”的技术先进之处,是否属于目前行业领先以及结合公司生产经营场所及面积、业务量、在手订单、客户拓展和人员等情况,说明募投项目投产后对公司生产经营场所、产能、产量的影响,新增产能是否可顺利实现销售,新增土地、房产对公司开展业务的影响;结合上述内容进一步分析项目必要性、可行性;说明募投项目对应土地的规划用途,目前该块土地建设及投产进度情况,是否涉及建设相关配套设施,是否存在变相用于房地产开发情形。

此外,对于安天利信关联交易、股权代持、投诉举报等问题,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程述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