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舅:单店营收下降,仍欲走门店扩张“险棋”

这几年,不少餐饮店的“日子”并不好过。然而在资本市场上,餐饮赛道IPO的“角逐”却日益激烈。日前,主打中式快餐的老娘舅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娘舅”) 披露招股说明书,加入了中式快餐第一股的“争夺战”。老娘舅此次拟赴上交所主板上市,拟募集资金8.32亿元,投向连锁门店建设项目、供应链综合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项目以及品牌推广项目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老娘舅在报告期内屡遭行政处罚,其中两次金额较大的处罚皆因违反广告法,公司重要供应商也曾因“食品安全”问题受罚。此外,在公司门店营收报告期出现下降的情况下,仍拟扩张门店,募投必要性也惹人关注。

因广告违规连受行政处罚

在报告期内,老娘舅因违反食品安全管理条例、市容卫生管理条例等屡次被处罚。其中,2019年7月9日,老娘舅慈溪青少年宫路餐厅(现已更名为“老娘舅餐饮股份有限公司湖州区府路第二分公司”),因未按要求对餐具进行清洗消毒,违反食品安全管理相关规定,被慈溪市市监局罚款2500元,罚款金额虽然不大,但是食品安全问题却已凸显。

2019年8月30日,老娘舅南浔分公司又因未按规定进行垃圾分类而违反《湖州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被湖州市南浔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同时处以罚款1500元。

2021年1月12日,老娘舅昆山人民南路分公司又因未经许可擅自在主要道路两侧建筑物上开门、开窗、进行立面装修、或者悬挂店招店牌,影响城市景观被处以罚款1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老娘舅还曾因违反广告法连受大金额罚款的行政处罚。2019年3月29日,南京市秦淮区市监局向老娘舅南京第一分公司(该分公司已于2021年 6月注销,以下简称“南京分公司”)下发《南京市秦淮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南京分公司在其经营场所使用含有“德清源鸡蛋,专供中南海领导人和奥运健儿,不含激素、抗生素”字样的餐盘垫纸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 的有关规定,并处以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南京分公司于2019年4月17日缴纳罚款。2021年9月6日,南京市秦淮区市监局出具《证明》,认为上述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该处罚不属于较重的行政处罚,且目前已执行完毕并于2021年7月14日完成信用修复。

然而,老娘舅并未吸取前车之鉴,前述行政处罚执行完毕完成信用修复后仅两天,2021年7月16日,湖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收到苏州市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案件移送函(姑苏市监移函字[2021]14010 号),函称浙江老娘舅餐饮有限公司苏州广济路餐厅在饿了么、美团等平台上线“庆建党100周年”正红套餐涉嫌违反《特殊标志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湖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公司下发《湖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湖)市监经处字[2021]11 号),认定公司通过直营店在饿了么、美团外卖平台上的店铺使用“庆建党100周年”对商品分类目录进行命名,进行线上销售正红套餐的行为构成了使用与“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庆祝活动标识”近似文字的违法行为。该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八条和《特殊标志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相关规定,对公司作出没收6.51万元违法所得并处6.5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合计罚没款13.01万元。公司于2021年9月9日缴纳罚没款。

老娘舅的分公司在报告期内屡被行政处罚,尤其是一再因为广告违规被行政处罚以大额罚款,不由让人对老娘舅广告发布风险的把控能力产生质疑:公司究竟有没有把控广告风险的流程?如果有,上述使用含有“德清源鸡蛋,专供中南海领导人和奥运健儿,不含激素、抗生素”字样的餐盘垫纸以及在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上的店铺使用“庆建党100周年”对商品分类目录进行命名,是如何通过上述风险把控流程后决定的?相关广告发布的负责人是谁?连续受罚背后,公司是否有反思上述相关风控流程的有效性?

重要供应商曾因食品安全受罚

对一家餐饮公司来说,原材料、预制菜品的供应安全尤为关键,有时甚至会直接关系到一家餐饮企业的存亡。根据招股书,湖州恒泰食品有限公司分别为老娘舅2019年度原材料第五大供应商、2020年、2021年的原材料第四大供应商,其主要负责为老娘舅提供预制菜加工,2019-2021年,老娘舅向其采购的预制菜金额分别为2117.51万元、1752.11万元、2182.19万元(见图一)。

图一:报告期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招股书截图

企查查显示,上述重要的供应商,在2018年5月曾被湖州市吴兴区市场监管局处以合计12.79万元的罚款,罚款事由为:2017年1月24日,其取得吴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发的食品生产许可证,许可范围:肉制品、速冻食品;品种明细:1、肉制品:预制调理肉制品【冷藏预制调理 肉类】;2、速冻食品:速冻调制食品【熟制品(鱼香肉丝、茶树菇老鸭)】,一直为湖州恒某食品有限公司(因涉及商业秘密,公司名称隐藏,以下简称:恒某公司)生产鱼香肉丝(含冷藏、速冻 )、茶树菇老鸭(含冷藏、速冻)两款产品。自2018年1月起,恒某公司又委托当事人生产红豆汤、冰糖银耳、桂花莲藕粥三款速冻调制食品,加工费为*元/袋(含税),三款产品所需红豆、冰糖、 莲藕等原辅材料均由恒某公司提供。在3月21日、3月22日,当事人未对红豆汤、冰糖银耳、桂花莲藕粥三款产品采取速冻工艺(速冻是将预处理的食品放在-30℃~-40℃的装置中,在30分钟内通过最大冰晶生成带,使食品中心温度从-1℃降到-5℃,其所形成的冰晶直径小于100μm。速冻后的食品 中心温度必须达到-18℃以下),而是直接将成品贮存冷藏库(0℃-4℃)并销售。经查实,3月21日,当事人生产红豆汤121箱(每箱40袋)、冰糖银耳67箱(每箱40袋);3月22日,生产红豆汤160箱(每箱40袋)、冰糖银耳62箱(每箱40袋)、桂花莲藕粥66箱(每箱40袋),合计货值16749.43元。截至查获之日,已销售红豆汤198箱、冰糖银耳89箱、桂花莲藕粥15箱,违法所得4952.80元,当事人已自行召回红豆汤90箱(每箱40袋),4月24日,经当事人同意,依法先行对查封及召回产品进行销毁,共销毁红豆汤173箱(每箱40袋),冰糖银耳40箱(每箱40袋),桂花 莲藕粥51箱(每箱40袋)。并因此违反食品安全相关法规,处于相应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4952.80元并罚款122925.09元,两项合计127877.89元,上缴国库(见图二)。

图二:湖州恒泰食品有限公司行政处罚

企查查截图

虽然上述供应商被处罚和销毁的产品是为哪家企业预制,因商业秘密被隐藏,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根据老娘舅招股书,公司的主要产品也包括鱼香肉丝(含冷藏、速冻)、茶树菇老鸭(含冷藏、速冻)、红豆汤等,而且老娘舅的全资子公司中湖州恒亮、湖州恒溢、湖州恒满等公司与上述处罚中因商业机密未透露公司全名的“湖州恒某”非常接近。

由此引发一系列疑问——上述罚款中声称的交由该企业代工的湖州恒某公司是否为老娘舅的子公司?上述处罚事件是否涉及为老娘舅或子公司代工产品?老娘舅与湖州恒泰食品有限公司的合作开始于哪一年?在湖州恒泰食品有限公司2018年因食品安全被罚之后,为何其在2019—2021年仍然能登上老娘舅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的名单,公司对其采购金额较2018年是增还是减?老娘舅的采购金额占湖州恒泰食品有限公司的销售的比例究竟是多少?

报告期净利润过山车

老娘舅此次IPO,拟募投8.32亿元投入连锁门店建设项目、供应链综合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项目、品牌推广项目等,其中有近半募投拟入连锁门店建设项目。

按照募投计划,该项目分三年进行,将新增260家终端门店并升级改造25家门店,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带主要城市。而目前老娘舅门店共388家,这意味着根据募投计划,公司门店数量在数年后将扩张近七成。

受疫情影响,在报告期内,老娘舅净利润出现波动,其中2020年大减三分之二以上,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老娘舅的净利润分别为6576.53万元、2175.54万元、6384.70万元(图三)。

图三:报告期利润情况招股书截图

同时,老娘舅的单店平均营收在2021年也出现下降,其中一线城市门店店均营收为399.93万元、新一线城市为425.25万元,二线城市为396.53万元、三线及以下城市为424.49万元。数据显示,除了三线城市及以下门店,老娘舅其余门店甚至尚未恢复2019年的营收水准,其中一线城市单店平均营收仅为2019年的78.06%,所有店面平均营收则为2019年的96.61%(见图四)。

图四:平均单店营收招股书截图

另外, 从老娘舅自营门店的盈利情况来看,2021年出现亏损的家数为93家,占自营店比例的26%。

换言之,从招股书披露内容来看,老娘舅目前门店数量下,与2019年相比,其“容量”已在疫情的影响下呈现出营收不饱和状态,而从公司的募投计划看,仍拟在原有门店密集的长三角地区进行扩容,预计扩容过后门店总数将是现有门店数量的1.7倍。

在公司目前单店营收、净利尚未恢复到2019年水准的情况下,老娘舅拟将过半的募资款用来大手笔扩容门店,不禁让人担忧:公司募投计划中的门店扩张准备是否充分,扩张策略是否盲目、激进?公司是否考虑到疫情之下,大举扩张门店的风险因素?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曾向老娘舅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