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睦瑞科讳言重要股东曾创办存同业竞争企业 研发人员“成谜”、核心技术人员有巧合

一家新冠疫苗项目最高贡献30%左右业绩的医药研发CRO(即医药研发合同研究组织)企业准备创业板IPO了,它便是北京思睦瑞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睦瑞科”)。思睦瑞科计划用募资6.5亿元投向临床监查服务平台建设、思睦瑞科疫苗研发中心、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思睦瑞科在新冠疫苗项目业绩贡献不可持续的风险之外,对身兼公司重要股东暨董事、高管的一位元老级人物相关信披完整性值得商榷,同时其投资设立并100%持股的一家企业不仅仅在业务范围与公司子公司高度接近,与公司关系更有惹人瞩目之处。还有,公司的一位核心技术人员,与公司子公司的曾经参股股东目前持股近20%的重要股东,巧合得同名同姓。

此外,公司与其一家重要控股子公司关系疑窦丛生,加上从公司实控人学历、从业背景以及调查发现的实控人母亲从业、学术背景来看,思睦瑞科还萦绕着更多、更大的疑问……

研发人员数量“成谜”

思睦瑞科主要业务为向疫苗、慢性病、传染病等疾病领域为主的生物医药企业提供一体化研发服务平台和跨越全周期的临床研究创新解决方案,业务内容涵盖疫苗临床前工艺探索及优化、临床试验设计及运营、临床试验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产品上市注册服务等。

2020-2022年,公司业绩持续大幅增长,营收分别为1.88亿元、2.75亿元、3.6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为2360.89万元、5152.43万元、7267.44万元。不过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来公司业绩持续受益于新冠疫情,而且到2022年时,新冠疫苗项目贡献的营收已超过30%、净利润也接近28%。

对此,公司在最新招股书中专门提示了新冠项目业绩贡献不可持续的风险,“报告期各期(即2020-2022年),公司新冠肺炎疫苗项目带来营业收入分别为389.03万元、4265.73万元和11592.3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07%、15.52%和31.52%,分别贡献归母净利润22.12万元、748.45万元和2016.71万元,占归母净利润比例分别为0.94%、14.53%和27.75%,占比逐年提升,对公司经营业绩有较大影响。新冠病毒感染自2023年1月8日起由‘乙类甲管’调整为‘乙类乙管’,未来新冠疫苗研发主要围绕广谱多价和变异株展开。公司新冠疫苗项目实现的收入和利润可能有所回落,导致公司与新冠疫苗相关的收入和净利润面临不可持续的风险。”

思睦瑞科此次IPO拟登陆创业板,而除了成长性,“三创四新”含金量几何?同样是拟创业板IPO企业能否通关的关键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2020-2022年公司营收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但累计研发投入仅4000万元出头, 三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24.23万元、1034.64 万元、2344.23万元。

此外,公司作为CRO企业,却没有明确披露研发人员数量,只是在员工构成中称,截至2022年底,技术人员476人、占比84.70%,其余为行政、财务及其他综合管理人员(67人)和商务及相关人员(19人)。若从公司所说的业务内容涵盖疫苗临床前工艺探索及优化、临床试验设计及运营、临床试验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产品上市注册服务等来看,譬如公司从事产品上市注册服务、临床试验数据管理与统计、临床试验运营等相关员工应当属于技术人员,但是否属于研发人员有待商榷。

事实上,以思睦瑞科2022年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2088.51万元来看,公司技术人员应当不能等同于研发人员,因为用2088.51万元除以技术人员476人后大致计算的人均薪酬只有4.39万元,即便以过往招股书中披露的2021年底技术人员357人计算,人均薪酬也才5.85万元。要知道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分公司也在北京、上海以及省会城市南宁、比较发达的泰州。

一核心技术人员与曾参股

公司子公司企业股东同名同姓

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也有值得注意之处。

公司招股书披露,目前核心技术人员共4名,分别为韦鹏翀、蒋志伟、黄林雄、林园,最近三年未发生变动。其中,韦鹏翀是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

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的黄林雄、担任子公司康特瑞科总经理的蒋志伟,还有担任科学事务部总监的林园(见图一),无论学历或从业背景,均与公司主业相关,只是蒋志伟未在思睦瑞科自身任职有点令人意外。还有,从思睦瑞科招股书披露的简历来看,林园在2009年大学毕业后工作两年左右便入职公司。

图一:思睦瑞科招股书核心技术人员截图

巧合的是,记者调查发现,公司重要控股子公司康特瑞科曾经参股股东西安康特,其目前持股近20%的一名股东也叫林园(见图二)。

图二:企查查关于西安康特截图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8月30日,思睦瑞科、西安康特统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安康特”)、蒋志伟共同签订《北京康特瑞科统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章程》,约定出资设立康特瑞科,设立时注册资本为200万元。2017年12月27日,康特瑞科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西安康特将其持有的40万元出资额对应的股权转让给蒋志伟并修改公司章程。

通过企查查查询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8年1月12日,西安康特退出康特瑞科股东之列,退出时持股20%。

然而,通过企查查查询显示,2014年6月成立的西安康特目前三名股东中,名叫林园的股东持股19.8020%,另两名股东分别叫林栋(持股45.5446%,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林洋(持股(34.6535%)。经营范围上,西安康特与康特瑞科主业有重叠。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林栋自2015年2月16日起持有西安康特45%股权,并一直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林园则是2019年11月4日登记成为西安康特股东(见图三),从变更信息看系受让了李秀宁持股,后者是西安康特过往一直持股20%左右的股东。

图三:企查查关于西安康特变更信息截图

那么,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林园,与曾经参与创立公司控股子公司的西安康特目前持股近20%的股东林园是否是同一人?西安康特目前持股近20%的股东林园,又是否与西安康特实控人林栋存在亲属等特殊关系?

同时,倘如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林园正是西安康特目前持股近20%的股东林园,并与西安康特实控人林栋存在亲属等特殊关系,西安康特参投创立康特瑞科以及林园入职公司,也都令人关注。

一位重要股东暨高管的信披

和投资企业都有异常

思睦瑞科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核心技术人员。堪称公司元老的黄海波是公司持股5.48%的重要股东,更曾是公司实控人韦鹏翀在台资IT企业明基电通时期的同事。

公司招股书对黄海波的学历及从业经历如是披露:1984年8月出生,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2006年至2009年在明基电通(苏州)有限公司担任销售经理,2009年至2010年在北京福富软件有限公司担任销售经理,2010年4月加入思睦瑞科,现任董事、副总经理。

然而,通过企查查查询显示,黄海波曾于2011年11月4日投资设立北京康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北京康准统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康准”),并一直持股100%和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该企业后于2018年5月18日注销(见图四)。北京康准存续期间营业范围包括统计咨询与调查、医药咨询等,与主要从事数据统计业务、位于北京的公司重要控股子公司康特瑞科业务有重叠。

图四:企查查关于北京康准截图

也就是说,思睦瑞科招股书在黄海波的简历中,并未披露其入职公司后还创立北京康准,以及2011年11月至2018年5月担任北京康准执行董事。

根据今年证监会最新施行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57号——招股说明书》,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发行人应披露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的简要情况,其中第四款为:主要业务经历及实际负责的业务活动;对发行人设立、发展有重要影响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还应披露其创业或从业历程。第五款为曾经担任的重要职务及任期。

显然,2010年加入思睦瑞科后工作至今并持股逾5%的黄海波,是对公司发展有重要影响的董事、高管,按照规定应披露从业历程以及曾经担任的重要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思睦瑞科招股书虽然未披露重要股东、董事、高管的黄海波任职北京康准执行董事,却披露了公司现任职工监事戴银燕在北京康准的从业经历和担任行政秘书的职务。

公司招股书披露:“戴银燕,女,1989年7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2012年毕业于广西大学行健文理学院英语专业。2012年至2013年在思睦瑞科任行政秘书;2013年至2017年在北京康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行政秘书;2017年2月至今在思睦瑞科担任行政副经理,2021年9月至今任公司职工代表监事、行政副经理。”

还有,企查查查询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北京康准存续期间的联系电邮为aimar.huang@simoonrecord.com(见图五),根据公司招股书显示的公开电邮irm@simoonrecord.com来看,其使用了公司的企业邮箱。

图五:企查查关于北京康准工商登记信息截图

查询还显示,北京康准的注册地址——北京雁栖经济开发区南四街21号,康特瑞科注册地址北京雁栖经济开发区雁栖路33号院1号楼103室,以及公司的注册地址北京雁栖经济开发区乐园大街21号(北方汽车配件厂院内),都在雁栖南四街的南北,相距可能只有数百米路程。

注册制下,监管以信披为中心、核心,拟上市企业信披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受到监管层和投资者高度关注。

黄海波相关信披以及北京康准相关异常情形引发的疑问也有待思睦瑞科解惑:

公司招股书为何不披露黄海波投资设立北京康准和担任其执行董事的从业、任职经历,却披露了监事戴银燕在北京康准的从业时间和担任行政秘书的职务?公司对此不作披露是否存在信披不完整和隐瞒?

黄海波持股100%的北京康准,为何工商登记信息中的联系电邮使用了公司的企业邮箱?从公司现任监事之前在北京康准任职,北京康准与公司重要子公司康特瑞科主业存在重合,北京康准使用公司企业邮箱,以及北京康准注册地址与公司、康特瑞科相距不远,北京康准与公司、公司实控人究竟存在怎样的关系,其是否是公司或公司实控人实际投资设立或控制的企业,黄海波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情形?

对于思睦瑞科其他值得注意情形,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