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凌电子:核心募投项目新增产能“迷雾重重”

拥有华为、3M等知名客户的深圳盛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凌电子”)正在冲击A股IPO,在这过程中,实控人蒋志坚离婚多年的前妻黄新,连续以财产纠纷、同业竞争等为由轮番起诉蒋志坚,直指蒋志坚利用其与黄新的关联关系,口头承诺以吸收合并黄新控制的泰德康,为代持公司股份作为条件,要求泰德康终止经营活动,将业务转移至盛凌电子,但是却未履行口头承诺。

此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发现,盛凌电子招股书披露的公司现有产能、员工等数据,与一则关于盛凌电子连接器产能扩张项目的环评公示文件,存在明显差异,相关数据的真实性值得注意。

连接器产能扩充为募投重头戏

盛凌电子是一家从事连接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产品主要包括连接器、连接器组件,产品广泛应用于通讯、工业控制和新能源等领域。

在华为、3M、立讯精密、汇川技术等知名大客户的“加持”之下,2020-2022年,盛凌电子分别实现营收2.31亿元、3.33亿元、3.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293.97万元、5252.88万元、7148.77万元,呈现出持续增长势头。

面对这样的增长趋势,盛凌电子认为,随着公司业务发展迅速,以及下游客户对公司所产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如果公司现有生产设备不能得到有效扩张,其产品的供需矛盾将会日益凸显,因此盛凌电子此次IPO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扩张其主营产品——连接器的产能。

盛凌电子最新版的招股书显示,此次拟募集资金6.24亿元,拟投入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从募投资金运用来看,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为此次募投的重头戏,盛凌电子拟投入4.35亿元,来扩充连接器的产能,占整个募集资金的近七成。

虽然盛凌电子一直强调产能的供需矛盾,但在公司招股书对该拟募投项目的介绍中,仅披露该连接器扩充项目拟建设周期为24个月,建设地点在公司自有用地广东省深圳市光明区盛凌产业园区内以及扩充后的效益情况,然而对于扩充前后,公司相关连接器的产能对比情况,盛凌电子在招股书中却“完全忽略”,只字未提。

按照今年2月施行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57号——招股说明书》第六十七条——发行人应按照重要性原则披露募集资金运用情况,主要包括“募集资金的具体用途,简要分析可行性及与发行人主要业务、核心技术之间的关系”等,并未明确要求IPO企业招股书就现有产能等结合项目达产后新增产能等对项目市场前景进行分析。

但是,该新规第三条明示:“本准则的规定是对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的最低要求。不论本准则是否有明确规定,凡对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所必需的信息,均应披露。”同时,第四条也要求:“发行人应以投资者投资需求为导向编制招股说明书,为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提供充分且必要的信息,保证相关信息真实、准确、完整。”

以此来看,盛凌电子相关披露是否仅按最低标准进行披露,相关披露又是否以投资需求为导向编制、披露对投资者价值判断、投资决策所充分且必要的信息,均值得关注。

招股书披露产能、人员数据和网络环评公示“对不上”

为了解盛凌电子此次募投项目中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达产后的产能对比现有产能情况,记者试图在网络上搜寻盛凌电子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的环评报告。在http://www.hpbgb.com网站上,记者发现一篇作者署名为深圳盛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网页,在该网页上载明: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由蒋志坚委托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的姓名:孟某某(在此不具名),职业资格证书管理号:2015035440352014449907000XXX,信用编号:BH016XXX(数字经模糊处理)编制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见图一)。

图一:网络截图

查询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官网发现,其2022年12月5日披露了《深圳盛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全本公开》(见图二)

图二: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网站截图

根据其公布的脱密PDF文档显示——环评报告表记载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建设地点和盛凌电子招股书披露的募投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一致,项目名称也相同,环评的时间也比较吻合,只不过,在环评报表上显示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总投资仅为5830万元(见图三), 和招股书披露的产能扩充项目4.35亿元的募资需求存在“巨大差异”。

图三:连接器扩充项目环评公示文件截图

该环评文件披露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称:拟将连接器的年产能将从5.21 亿件扩充至 9.546亿件。员工人数拟扩充至1236人。

该环评文件同时还披露,盛凌电子已于2021年10月21日取得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光明管理局告知性备案回执(深环光备[2021]1149 号),允许其在深圳市光明区凤凰街道塘家社区盛凌产业园 1~6 层建设,主要从事连接器、连接组件的生产,年产量分别为2.5 亿件、260万个;由于公司发展需求,于2022 年3月进行了扩建,即对连接器产品产量进行扩增,设备及原辅料进行了相应的增加,并取得了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光明管理局告知性备案回执(深环光备【2022】107 号),同意项目在深圳市光明区凤凰街道塘家社区盛凌产业园1~6层扩建,从事连接器、连接组件的生产,年产量分别为5.21亿件、260 万个,主要工艺为注塑、冲压、组装、检验、包装;裁线、焊接/压接、注塑、组装、检验、包装,员工人数755 人。

由此来看,这意味着在进行新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之前,盛凌电子连接器的产能储备已达到5.21亿件,公司相关生产员工人数也达到755人。

然而,盛凌电子招股书披露,公司员工人数在2022年底总共仅为649人,生产人员仅为460人(见图四),无论是从员工总数还是生产员工的人数来看,两者都相差了一大截。

图四:盛凌电子员工情况招股书截图

招股书中,盛凌电子没有直接披露公司产能的数量,但是根据其披露的连接器的产量和产能利用率情况测算,2022年底,盛凌电子连接器产量为2.93亿件,按84.42%的产能利用率来计算,2022年底的产能为3.35亿件(见图五)。

图五:公司产销量情况招股书截图

就员工人数和现有产能的披露数字上来看,招股书披露的盛凌电子现有产能,与上述环评文件披露的现有产能情况存在让人难以忽视的差异,以致于很容易让人形成一种感觉,两个一模一样的名称的“连接器扩充项目”,难道完全不同?

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在招股书中盛凌电子披露,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建设周期24个月,达产年将实现销售收入6.33亿元,以2022年盛凌电子主营销售收入3.51亿元来粗略估算,意味着产能将大致增加至目前销量或产量的1.8倍。

倘若以2022年公司连接器销量2.83亿件、产能3.35亿件来测算,募投项目建成后,公司的产能大致在7.29亿件—9.38亿件左右,又恰好与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发布的环评报告中项目建成后产能将扩充至9.546亿件,数据又大致相当。

以上种种疑惑重重,公司是否曾委托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制定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深圳市绿意环境保护工程有限公司官网披露的《深圳盛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全本公开》中所指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是否为盛凌电子招股书披露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或是该拟募投项目的一部分?如果是,两者之间为何投资额差距如此之大?

如果不是,那么为何两者的项目名称和建设地址均一致?使用如此容易混淆的项目名称原因是什么? 由于该环评文件的公示时间为2022年底,以文件披露的项目投资对产能的扩充情况来看,盛凌电子披露的拟募投资金是环保公示文件披露的投资额的8倍多,这是否意味着,即便不是同一项目,那么此次募投的IPO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的产能将达到环评报告所示的8倍以上,盛凌电子招股书披露的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的资金需求是否有夸大的成份?

如果上述公示文件项目与拟募投项目完全无关,那么盛凌电子此次连接器产能扩充项目投产后产能究竟将实现怎样的扩充?

盛凌电子又是否存在以募投项目的一部分申请环保备案的情况?

即便网络公示环评文件的同名项目和招股书披露的募投项目完全无关,那么2022年底公示的该环评文件显示扩产前的公司连接器产能为5.21亿件,远超招股书披露的公司2022年底产能3.35亿件的情况,数据差异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以3.35亿件的产能来测算,即便是上述环评公示连接器的扩充项目产能将达到目前的近三倍,以盛凌电子2022年产能利用率87.42%,产销率96.83%,销量2.83亿件,仅比2021年增长20%左右来看,公司的产能如此扩充能否消化?

另外,上述环评公示文件披露连接器生产项目的员工为755人,拟扩张至1236人;而招股书披露,盛凌电子2022年底生产员工总数仅为460人,即便是总员工人数也仅为649人,员工人数差异如此之大,原因是什么?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曾致函并致电盛凌电子,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另外,就盛凌电子实控人与其前妻的诉讼纠纷以及实控人签署的可恢复对赌条约等问题,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