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分红近两亿元 已坐享利息净收入的恒邦能源想募资还钱

上市前分红近两亿元,再IPO募资3.95亿元的一家企业,上市意图是什么?

四川恒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邦能源”)原计划通过IPO募资3.95亿元,拟用于峨眉山市天然气利用工程、犍为县天然气利用工程及偿还银行贷款,其中偿还贷款拟使用7600万元。

引人关注的是,恒邦能源短期借款及长期借款已为0。《大众证券报》记者发现,恒邦能源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各期末,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均已为0。而恒邦能源自称资产负债率较高,还多年大额分红,2018—2020年连续三年大额分红共计1.94亿元。此外,恒邦能源持股99.27%的子公司2020年两次分红合计1.1亿元。以此估算,恒邦能源及子公司累计分红约3亿元,占3.95亿元募资额的77%左右,公司募投项目必要性、合理性令人瞩目。

拟募资7600万元还银行借款

偿还银行贷款项目是恒邦能源IPO募投项目之一。公司计划使用募集资金7600万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恒邦能源表示“募集资金偿还银行借款以改善公司资本结构、降低财务风险、减少利息支出和提高公司盈利水平”。

对于使用募集资金7600万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对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的影响,恒邦能源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有三方面:“①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资本结构。目前,公司现有融资渠道相对单一,主要依靠银行借款补充流动资金,满足日常生产经营资金需求。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较高……公司使用募集资金偿还银行借款,减少银行借款比例,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能够有效地改善公司资本结构,增强公司资金实力,减轻公司还款压力,降低公司财务风险,为企业后续发展提供有力的资金保障,有助于企业长期健康发展。

“②降低利息支出,提高公司盈利能力。报告期内,随着公司偿还部分银行借款,利息支出占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的比例下降为1.98%。本次募集资金偿还部分银行贷款,可缩小公司负债规模,减少利息支出,提升公司盈利水平。

“③降低资产负债率有利于提升公司发展潜力。随着公司业务持续的扩张,银行借款仍为公司未来主要的资金渠道之一,过高的资产负债率将会限制公司未来向银行借款的能力,减弱公司进一步举债的空间。公司通过偿还部分银行借款,将提高其未来的举债能力,进一步增强公司发展潜力。因此,公司利用募集资金偿还部分银行贷款,一方面改善公司财务状况,降低负债比率,提高偿债能力;另一方面减少财务费用,提高企业效益,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

短期长期借款为0

甚至出现利息净收入

但截至2023年上半年底,恒邦能源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已为0,长期借款也为0。

招股书数据显示,2020—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各期末,恒邦能源“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余额分别为4673.10万元、5910.26万元、0元和0元,流动比率分别为0.95倍、0.74倍、1.92倍和2.70倍,速动比率分别为0.90倍、0.71倍、1.85倍和2.62倍,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1.92%、55.03%、50.39%和48.82%。”

不仅短期借款为0,恒邦能源2021年到2023年上半年各期末长期借款也为0(见图一),报告期内只有2020年底长期借款为1亿元。

图一:恒邦能源合并资产负债表部分截图

恒邦能源在招股书中明确提示了偿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称“2020年至2021年,公司主要通过银行借款进行融资,银行借款金额较高,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如果客户延长付款期限,或受限于融资渠道而不能及时进行融资,公司将面临一定偿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从借款具体内容看,恒邦能源分别向中国工商银行犍为支行、中国工商银行峨眉山支行借款13800万元、9000万元,均是并购借款,借款余额为2850万元、2250万元;向成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山分行借款5000万元,借款余额为2500万元,用途为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招股书显示,恒邦能源报告期内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分别为744.71万元、514.58万元、146.15万元和-25.60万元,2020—2022年基本为利息支出,而2023年上半年财务费用为负的原因是利息收入45万多元,超过了同期区区不足16万元的利息支出,导致通常为支出项目的财务费用变身收入项目(见图二)。

图二:恒邦能源招股书财务费用截图

梳理可见,利息支出为主的公司财务费用不断下降,到2023年上半年甚至开始坐享利息净收入。事实上,公司对于2021年来财务费用大幅下降也解释称,主要系归还银行借款导致银行借款利息支出减少。

而且,公司2022年起每年1亿元左右(2023年上半年超过5000万元,简单年化后约为1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以及2022年、2023年上半年分别超过6400万元、1.10亿元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足以轻松覆盖此前每年几百万元的利息支出,何况2023年上半年公司还坐享近30万元的利息净收入。

IPO前曾多年大额分红

尽管自称“资产负债率较高”,恒邦能源已持续多年大额分红。2018—2020年,公司现金分红分别为4700万元、4700万元、1亿元。从持股比例来看,彭本平家族合计持有恒邦能源近80%的股份,成为分红最大受益方。

结合净利润来看,上述三年净利润大部分分红给了彭本平家族。2018—2022年,恒邦能源营收分别约为2.60亿元、2.84亿元、2.84亿元、3.10亿元、3.37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4740.61万元、6863.84万元、6826.08万元、7216.84万元、7037.80万元。

此外,报告期内,恒邦能源子公司峨眉山市燃气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峨眉燃气”)也进行了大额分红,仅在2020年就实施了两次分红。2020年2月26日,峨眉燃气召开股东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1亿元;2020年4月股东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1000万元。

对于子公司2020年的分红,恒邦能源2021年招股书中并未披露,直到2023年6月更新的招股书中才披露。需要指出的是,恒邦能源持有峨眉燃气99.64%股权,结合彭本平家族合计持有恒邦能源近80%的股份,彭本平家族依然是峨眉燃气分红的最大受益方。

值得一提的是,恒邦能源大股东彭本平、彭本刚控制多家房地产企业。实际控制人彭本平控制的其它企业超过30家,其中大量企业经营房地产业务,如四川恒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川恒邦天府置业有限公司(见图三、四);恒邦能源关联方数量超过80家,绝大多数由彭本刚控制且其中大量企业经营房地产业务。

图三:四川恒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企查查基本信息

图四:四川恒邦天府置业有限公司企查查基本信息

此外,恒邦能源报告期内还存在关联方资金拆借的问题。2019年,恒邦能源向关联方四川恒邦双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拆出资金5050万元,主要是后者流动性需要,公司根据其占用的本金按8%的利率按日计提资金占用利息共计275.83万元。

恒邦能源2019年还向关联方四川恒邦天府置业有限公司拆出资金1750万元,主要是后者流动性需要,公司根据其占用的本金按8%的利率按日计提资金占用利息共计134.28万元。

2019年,公司也向关联方四川恒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拆出资金3300万元,2020年又拆出资金2000万元,合计5300万元。

那么,恒邦能源银行借款资金使用是否合规?结合彭本平、彭本刚控制多家房地产企业,实际控制人及包括彭本刚在内的一致行动人是否可能使用其转让、质押发行人股票所得资金投向房地产业务,恒邦能源募集资金是否可能流向房地产业务,是否存在其它利用恒邦能源及其股票获得资金并投向房地产业务的可能,恒邦能源及其股东是否有相应防控措施?

从报告期内业绩看,恒邦能源盈利情况较好,减少向股东支付现金股利自然会对降低资产负债率有帮助,那么,公司一方面连续多年向股东大额分红,又一方面IPO拟使用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借款的原因是什么,二者是否矛盾?IPO公司上市前大手笔分红的原因是什么?分红资金又是否最终流向实控人旗下房地产业务?

恒邦能源在招股书中称“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但截至2023年上半年底,公司负债基本为经营性负债,有息负债实际为0(结合短期、长期借款及财务费用),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基本不存在有息负债为0的情况,招股书所称“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是否客观、真实?公司是否通过提高经营性负债故意做高负债率?基于有息负债实际为0,为何公司打算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借款以“降低利息支出”“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资本结构”,IPO使用募集资金偿还借款的必要性、合理性如何?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此前通过电邮致函恒邦能源,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此后,恒邦能源主动撤回申报材料,终止IPO。 记者 何玉晓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