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胜电子与经销商、前员工深度交集

主营充电器、数据线等产品的广东品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品胜电子”)在去年6月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之后,日前更新了财务数据并披露了深交所问询函回复,正向着深交所主板上市的目标推进。

《大众证券报》记者发现,曾在报告期内出现在品胜电子前五大线上、线下经销商的18家企业中,有9家与公司前员工相关。从经销收入来看,2020年,前员工经销商的经销收入占公司全部经销收入50%以上,公司经销业务是否依赖前员工惹人关注。

而且,品胜电子的供应商和经销商中不乏公司股东,甚至经销商实控人还替公司实控人代持过公司股份。此外,公司一创始股东离职转让股权多年后,在公司2020年激励员工时,其仍然通过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公司股份,品胜电子及实控人与离职员工关系等同样引人注意。

核心经销商频现离职员工

品胜电子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曾靠研发充电宝“一战成名”。2015年,公司曾挂牌新三板,当时简称为品胜股份,彼时公司的营业收入已突破10亿元;2017年10月,品胜股份终止新三板挂牌。

随后,品胜电子进行了多轮增资。2023年6月,公司递交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主板,拟募集资金7.57亿元,其中,4.19亿元投入深圳生产基地搬迁扩建项目、2亿元投向研发中心及总部办公建设项目、1.38亿元投入品牌建设及市场推广项目。

历经多年发展,品胜电子围绕消费电子市场,搭建了完善的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形成了面向零售客户的经销、直销模式和面向企业客户的ODM(原始设计制造商)/OEM(原始设备制造商)业务模式。

品胜电子称“经销模式是公司主要的营销管理模式。2020年至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公司在经销模式下实现的销售收入(下称“经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中产品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20%、55.39%、53.13%及58.27%。”

值得一提的是,品胜电子存在前员工控制的经销商和关联方经营商。从公司披露的相关数字来看,2020年至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前员工控制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19家、126家、127家以及120家(见图一);前员工经销商主营收入分别为3.21亿元、3.09亿元、2.60亿元和1.41亿元,分别占主营收入比例为28.58%、23.56%、19.68%和20.97%。

图一:公司前员工经销商情况截图

在2020年至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共有9家企业进入公司各期前五大线上经销商名单,分别是度越网络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常州品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绣河山电子有限公司、中山市暗码电子产品有限公司、深圳市搏众祥瑞科技有限公司、合肥酷沃科技有限公司、合肥欣普科技有限公司、杭州零伍柒壹通讯器材有限公司、深圳市青创时代科技创意有限公司。

此外,还有9家企业成为公司各期线下前五大经销商,分别为PATECH..,JSC、深圳港优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精诚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品全经贸有限公司、成都桦骏品创商贸有限公司、新疆品胜千机网贸易有限公司、济南奥利维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大秦盛德商贸有限公司。

上述18家企业可谓品胜电子的“核心经销商”,而上述线上、线下的18家经销商中,竟然有9家经销商与品胜电子前员工相关。

成都桦骏品创商贸有限公司系关联方经销商,由品胜电子实控人赵武的妻母郭珠琰100%持股,妻弟吴虓(前员工)实际经营的企业。

常州品德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中山市暗码电子产品有限公司、沈阳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精诚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品全经贸有限公司、新疆品胜千机网贸易有限公司、济南奥利维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大秦盛德商贸有限公司等重要经销商,均为品胜电子离职前员工控制的企业。

此外,沈阳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精诚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品全经贸有限公司和济南奥利维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均还持有品胜电子少量股份。

品胜电子称:“对前员工控制经销商的销售规模占比未超过30%且呈现逐年降低趋势,对上述经销商不存在依赖情形。”

不过,从品胜电子的经销收入数据来看,2020年至2022年以及2023年上半年,公司的经销收入总额分别为5.85亿元、6.82亿元、6.61亿元和3.66亿元,而由前员工经销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21亿元、3.09亿元、2.60亿元和1.41亿元。

根据上述数据,2020年来自品胜电子前员工经销商的销售收入,在公司当年经销收入总额中的占比已经超过了50%。报告期其余各期,前员工经销商的销售数据占各期经销收入的比例也分别在40%左右。

而且,品胜电子的18家核心线上、线下经销商中,中山市暗码电子产品有限公司、深圳市青创时代科技创意有限公司、深圳港优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精诚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济南品全经贸有限公司、新疆品胜千机网贸易有限公司、济南奥利维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大秦盛德商贸有限公司,都是专门销售品胜电子产品的经销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经销商中,除深圳市青创时代科技创意有限公司以外,其余经销商均在成立当年即成为品胜电子的销售商。

面对如此众多的前员工控制的经销商以及占比极高的核心经销商,不由让人疑惑:由前员工控制的经销商在品胜电子经销商中是否为“普遍”现象?公司对于前员工经销商与非前员工经销商之间的管理、政策是否存在区别?公司主要的线上、线下经销商中过半为前员工相关企业,而且前员工经销收入占公司总经销收入的比例曾在报告期内超过50%,多家前员工创办的企业在成立当年即成为公司核心经销商,并且仅销售公司产品,公司称对前员工不存在依赖的说法是否真实、准确?或者说公司的经销业务对前员工控制的企业是否存在依赖?

此外,多家前员工创办的企业为何在成立当年就成为公司核心经销商?公司对经销商遴选标准是怎样的,以及如何执行的?上述前员工在离职之前是否和公司存在关于“加入经销商”的相关协议?

经销商曾替公司实控人代持

实际上,品胜电子与不少经销商的关系,并不止前员工那么简单。在品胜电子的经销商甚至是供应商中,都存在品胜电子的“直接”或“间接”股东。

根据披露内容,品胜电子的核心经销商成都精诚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吕红琼,公司供应商品盛软件(公司实控人控制的其它企业)的经理董玉梅,核心经销商沈阳品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朱璐,核心经销商济南品全经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潘志强,报告期内原个人经销商万勇(截至2020年底已无交易),核心经销商济南奥利维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配偶李传磊,均为公司的直接股东。

另外,深圳市众耀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客户及PISENMORE供应商)的实控人王林,经销商武侯区耀德电子产品经营部(2021年1月7日成立,当年12月6日注销)的实控人任耀东,深圳市品涛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以及深圳先屹科技有限公司监事陈文韬、深圳市明锋创意科技有限公司监事全日云,深圳市千品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监事文红梅,也都间接持股品胜电子。

其中,王林颇值得关注。其控制的企业不仅涉及PISENMORE供应商与公司客户重叠现象,而且2016年6—7月,品胜电子实控人赵武曾向王林协议转让共计400万股股份,定价为1元/股,该部分股权支付方式为银行转账,但却是赵武提供的自有资金,原因是本次股权为股份代持,品胜电子披露代持原因为“为便于将来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赵武委托王林代持股份”。

2021年6月30日,赵武与王林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王林将其持有公司的6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4052%,其中280万股股份系公司于 2017年7月派发的红股)转让给赵武,赵武原委托王林代持股权激励股份,2018年3月,赵武将其持有的公司100万股股份转让予员工持股平台成都品愿用于股权激励;2020年11月,公司以增资的方式通过品胜远景、品胜共赢及品胜共创三个员工持股平台实施了2020年度员工股权激励,原委托王林代持股份用于股权激励的安排已得到替代落实;鉴于公司的上市计划安排,为满足股权清晰稳定的规范性要求,赵武主动解除与王林的股份代持关系。本次股份转让未实际支付股份转让款,赵武代王林申报并缴纳了个人所得税。

赵武和王林之间的资金流水显示:2016年5月,赵武向王林转账1900万元,王林将该笔款项转入其证券交易账户,用于开通新三板交易权限并向赵武购买400万股公司股票;2016年7月,王林通过其银行账户向赵武转账1500万元;另外,王林在2017年6月至2019年1月,共向赵武转账621.6万元,品胜电子披露该笔资金为代持股份的分红款(见图二)。

图二:王林与赵武资金往来情况截图

任耀东与公司及实控人关系更惹人关注。品胜电子的前身德先电子2003年成立时,赵武和任耀东为共同出资人,其中赵武认缴出资45万元,任耀东认缴出资5万元,任耀东持股10%。在公司2004年、2006年增资后,2008年5月,任耀东向吴炜崝转让10%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出资额,原因为任耀东当时为普通教师编制人员,因原单位停薪留职政策变化,其计划返回老家原单位工作,故离职并要求退股。

在持股五年后原价退股的“创始股东”任耀东,后来却又现身于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在成都品胜远景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品胜远景”)中持有7.14%的股权,而品胜远景持有公司0.45%的股份。

品胜远景于2020年10月成立,并于2020年11月通过增资的方式成为公司股东,用于实施2020年员工股权激励。公司对任耀东在员工持股平台的身份认定为离职员工,而公司披露任耀东离职退股时间早在2008年5月。

围绕供应商和经销商在公司持股,甚至曾替公司实控人代持,以及创始股东离职多年后仍能再通过员工平台持股且短暂成为公司经销商等情况,仍有许多疑问待解:品胜电子多家核心经销商或经销商,不仅为前员工控制,而且这些前员工在离职后仍然通过间接或直接持股公司,保留了在公司的股份,原因是什么?原因又是否真实、合理?是否存在假离职、真员工的经销商情况?公司在上述经销商中是否拥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前员工控制经销商企业中,是否存在实际为公司控制的情况?或者说,公司与前员工控制经销商企业之间是否存在特殊利益关系,甚至借此存在“体外循环”情况?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记者曾致函品胜电子,公司回复称:“相关问题您可以查阅我司招股说明书以及其他公开材料”。

对于品胜电子其他值得注意情形,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王君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