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及量产消息迟迟未到 南大光电的光刻胶业务几时开张?

2021年以来,南大光电(300346)的业绩持续向好。截至今年9月底,南大光电实现营收7.09亿元、归母净利润1.2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5.11%、38.58%。若按扣非归母净利润算,增幅更是达到22倍多。在此背景下,公司股价今年的涨幅已近40%。

然而,在公司营收和股价双双提升的同时,南大光电面临着热闹与沉寂。一边是大股东频频减持,另一边是公司投入重金的光刻胶业务在先后取得两家企业的认证后,迟迟再没新消息传来。

对于市盈率近200倍的南大光电而言,光刻胶还能支撑股价的想象空间吗?

遭大股东轮番减持

11月16日,南大光电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南京大学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大资本”)减持比例已达1%,同时本轮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Wind数据显示,南大资本在11月4日至11月15日期间减持金额约为2.31亿元。数据显示,自2017年11月以来,南大资本累计减持约为7.28亿元,所持南大光电的股权比例从12.5%降至5.48%。几乎同时,另一大股东上海同华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同华”)也选择了减持套现,其持股比例已经从15.15%降至2020年年底的4.37%。

上市以来,南大光电长期处于无实控人状态。2018年以前,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同华,随着上海同华逐步减持后,南大资本曾短暂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在南大资本也陆续减持后,沈洁自2019年成为南大光电第一大股东并延续至今。

但也正是从2018年起,南大光电似乎陷入了“第一大股东必减持”的怪圈。除了上述的上海同华、南大资本外,Wind数据显示,沈洁于今年9月10日至9月1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428万股南大光电的股份。南大光电在随后的公告中表示,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属于其自身行为,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资料显示,沈洁虽未在南大光电任职,但其丈夫冯剑松从2017年任职南大光电董事长至今。

高管妻子炒自家股票赚698元

一面是大股东的频频减持,一面却是2019年至今,南大光电的财务数据进入增长“快车道”——其营收、归母净利润数据分别从3.21亿元、0.55亿元,增长至7.08亿元、1.24亿元。业绩高增的同时,南大光电在二级市场亦有亮眼表现,2019年1月2日至2021年7月30日,南大光电股价(前复权)涨幅近13倍。

但上述现象更显得大股东的减持动作“格格不入”。对此,有投资者质疑,南大资本的减持或有“贯彻落实南京大学关于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工作的决定和部署”的考虑,但其他大股东也频频减持,是否意味着他们并不看好志在发力高端光刻胶业务的南大光电未来的发展?

正如投资者所言,市场确实对南大光电的光刻胶业务寄予厚望。今年7月下旬开始,南大光电的股价就曾因市场炒作光刻胶概念而迎来一轮快速拉升,短短9个交易日便实现股价翻倍。

但尴尬的是,随着南大光电副总经理宋学章的妻子王艳秋因窗口期违规买卖公司股票及短线交易的消息爆出,南大光电的涨势被终结,股价也应声下跌,自7月30日的高点至今已跌去近20%。

根据南大光电的公告内容看,王艳秋短线交易获利698元,目前这笔收益已全数上交公司。

记者还留意到,2020年年报中,南大光电的董事Joseph Reiser的税前薪酬高达496.11万元。

决胜光刻胶?至今悬而未决

如果说股价反映的是市场对南大光电光刻胶业务的强烈预期,那么无论是大股东的连续减持,还是窗口期的违规买卖,无疑都给投资者浇了一盆冷水。

而投资者内心更多的顾虑却来自南大光电的光刻胶迟迟无法量产。要知道,这已经是南大光电投身光刻胶行业的第四个年头。

根据南大光电2018年年报所述,报告期内,公司通过成立宁波南大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南光”),全力推进ArF光刻胶开发和产业化项目的落地实施。

随后,南大光电逐年加大研发投入。2018年至2020年,南大光电的研发支出从3735.73万元增长至2.32亿元。2021年三季报显示,南大光电的研发费用为7747.84万元,同比增长111.58%。

根据2020年年报,南大光电的研发支出总额占总营收比例已经达到38.98%。但超高的研发支出也“侵蚀”了南大光电的扣非净利润。同期,南大光电的扣非净利润仅为211.7万元。而从资本化研发支出的角度看,研发投入对净利润的“侵蚀”现象更为突出——南大光电2020年资本化研发支出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55.23%。

为了缓解研发支出对净利润数据的影响,南大光电首先考虑的是引进“外援”。2019年,公司采用现金收购及增资方式取得山东飞源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源气体”)57.97%股权。这笔交易在当时显得并不“明智”,因为彼时的飞源气体仍处于亏损状态,且背有2.86亿元负债。

时至今日,回头看这笔交易却显得尤为“划算”。根据南大光电2021年半年报数据,主要从事三氟化氮、六氟化硫及其副产品的生产及销售的飞源气体实现净利润4206.47万元。南大光电当期归母净利润为8552.02万元,可以说,飞源气体贡献颇多。

然而,“误打误撞”迎来的收获并不能缓解光刻胶业务“临门一脚”悬而未决的尴尬。除了南大光电此前两则“ArF光刻胶产品通过客户认证”的公告外,订单及量产消息迟迟未能传来。对此,南大光电曾解释,公司光刻胶项目2021年的主要任务是完成主要客户认证,明年启动量产。

就南大光电2021年的客户认证计划完成进度如何?董事Joseph Reiser先生目前是否有负责的具体项目?开出如此高薪酬对于公司经营、发展的实际意义有多大等问题,《大众证券报》记者向南大光电证券部发去新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记者 徐海峰 实习记者 陈陟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