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每日互动董事长方毅:数据赋能新质生产力

“It from bit”,物理学家约翰·惠勒提出了现代版的“万物皆数”。数据要素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地位确立之后,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的内涵不断丰富,以“数据二十条”为代表的关于数据采集、数据交易、开发应用、治理安全等一系列数据要素顶层设计的政策文件陆续出台,数据基础制度框架持续完善。2024年,作为数据资产入表的元年,如何加快释放公共数据价值? 数据要素又将如何赋能新质生产力?带着这样的疑问,近日,《大众证券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已经投身数据要素市场建设的先行者——每日互动(300766)董事长方毅。

关于行业

“势如破竹”

《大众证券报》:2014年,“数据”“光伏”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里,经过十年发展,光伏产业已经快速做大做强,您认为数据产业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光伏产业?

每日互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方毅:光伏经历十多年发展,第一波浪潮是由以无锡尚德为代表的光伏企业开启的,随后涌入的光伏企业纷纷赴美上市,演绎了一段段跌宕起伏的产业发展史。历经两次重大考验后,早期光伏知名企业日渐式微。大家开始将信将疑的时候,光伏产业起来了,这里离不开国家的战略布局。

所以,数据要素产业也会有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从早期的酝酿阶段,到落地阶段,再到未来的深化阶段。以2022年“数据二十条”对外发布来看,它构筑起数据基础制度的“四梁八柱”。

市场总是高估短期的波动,低估了长期的价值。因此,数据要素产业会形成from bamboo root to bamboo shoot的态势,就是毛竹的竹根在地里长三年不露头,一出头,很快就能长到三米。

关于推进

公共部门仍需“穿针引线”

《大众证券报》:从顶层设计看,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为大势所趋,其中,公共数据开放带来的授权运营模式有望成为一大增量,但实践中落地仍有待推进,您认为未来还需要哪些细化政策的配合?

方毅:关于数据确权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数据由于其区别于其他生产要素的可复制性、非独占性等特点,权属不易确定。我们国家从重视数据“所有权”到强调数据“持有权”和“使用权”,从“两权分离”到“三权分置”,破解数据要素资源产品化程度不足的问题。相比于“两权分离”,“三权分置”引入了“数据产品经营权”,从国家政策层面鼓励数据产品化,保障了数据经营者的经营获利权利,反映了对数据要素性质、数据交易市场本质的更加深入的认识。

因此,我建议进一步落实数据产权制度,贯彻数据产权结构性分置制度,依法开展数据产权确权登记,明确数据产权登记机构,对数据产权人的数据加工使用权利和数据产品经营权进行具体规范。

《大众证券报》:目前,我国公共数据的开放程度和利用水平仍有不足,您认为应当如何加快推动公共数据资源价值充分释放,促进数据资源市场化有效应用?

方毅:公共部门其实有很多的数据,可以让从业者去实现公众数据与企业之间长期的对接,这其中,政府部门可以搭台,比如说谁和谁家的数据准备开展合作,就可以到数据局平台去撮合,就相当于在数据局这样一个“婚姻登记处”登记一下。只要数据供给方和数据需求方商量出的场景是符合“数据二十条”的大框架要求的,以这种撮合方式,是比较有利于行业发展的。

关于定价

类租用模式起到防范作用

《大众证券报》:关于公共数据的定价机制这块,您有何建议?

方毅:目前,市场上最常见的数据交易模式有两种,其一是大型互联网公司和数据库服务商推出的数据服务平台,以按月订阅付费或按量服务等模式为主,定价主要参考自身成本以及数据的市场稀缺、供求竞争等因素。其二是各地设立的数据交易所,这些交易平台采取多种数据定价模式,除了传统的订阅租赁外,还有拍卖定价、反馈性定价、捆绑定价以及可信第三方定价等。

实际上,数据非常独特的作用是用不烂,只要不流转出去,可以不停地用,对数据本身没有损失。因此,按照价格曲线,如果定高了,只能出低价的企业就用不起;定低了,则收不到可以出高价的企业,所以,最好的定价是在保证数据不流转的前提下,通过数据场景增值分润,而不是成本定价。

这里面需要注意的是,比如数据转卖,这是要严厉禁止和打击的。所以,我认为数据使用过程当中最好的是一种数据类租用模式,就相当于我们去电影院里看部电影,我并不会把它带走,这个过程其实有点像知识产权的使用。

关于公司

数据资产入表将体现价值

《大众证券报》:数据资产入表将释放数据资产的价值属性,为价值发现提供“新思路”。2024年是数据资产入表元年,您认为数据资产化的第一道门槛在哪?点数成“金”的关键何在?数据资产入表将给每日互动带来哪些方面的改变?

方毅:我们上市之前90%的营收是开发者技术服务这方面,经过布局和发展,现在我们的收入90%已经是数据要素这一块。因此,可以说在上市公司当中,每日互动是数据资产入表条件非常成熟的公司。过去多年,我们在数据上收益,是有审计的过程,就是多少条数据被确认,同时,我们自己有所有数据的血缘关系和台账,有自己的数据中台,说得清楚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怎么去的,每一条数据在什么业务里面被用了多少次,反反复复都是经得起严格推敲,那么我们收入对应回来有哪些数据的贡献就可以判断清楚。

此外,为了这些贡献的数据所付出的研发成本,我们又有非常好的会计制度。在这个过程当中,现在大概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未来收益法,另一种就是过去投入的成本法。通常采用的是保守原则,即两种方式中孰低的那种。

我的理解是,入表只是一个方式,更重要的是看数据产生的价值,通过这个价值被计量能够获得的真正盈利。

关于发展

深度投身数据要素建设

《大众证券报》: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是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公司已经形成“数据积累—数据治理—数据应用”的服务生态闭环。未来计划如何更好的激发数据潜能,进一步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

方毅:目前来看,我国数据资产化的整体水平仍处于发展阶段,叠加发展中实际遇到的困难,反而成为推动培育新质生产力的时机。通过数据与其他生产要素协同联动并渗透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让数据要素发挥乘数效应,将促进生产资料的提质升级,优化产业结构,提升全要素生产率,进而引发生产力的跃迁和经济全场域的颠覆性变革。

对于公司而言,未来我们仍然会围绕“D(数据积累)—M(数据治理)—P(数据应用)”理念构建业务体系。通过打造DiOS数据智能操作系统强化数据的治理能力和输出能力,将治数能力以产品形式对外输出,实现公司由治数产品输出向治数能力输出的战略升级。

在项目选择上,我们仍然会沿着产业大方向去寻找。最近我们在推进数智交通发展,公司连同生态伙伴打造“数智绿波”方案,多层次优化城市交通,治理效能科学提升。比如,根据城市早晚流量的不同变化,为信号灯进行个性化配时优化,将绿波带的推荐、监控、调度等功能融为一体,实现绿波带智能调控。

此外,我们还在观察医疗大数据。医疗大数据的价值,取决于使用者和应用场景,通过数据赋能,提高医疗服务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同时,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最终是为了推动医疗产业的再升级,驱动行业进入精准治疗时代。

关于人生

实现自我超越

《大众证券报》:看您的经历,读研时期就开始创业,您觉得创业最痛苦的是什么?分享下您的人生信条。

方毅:创业90%的时间都很残酷,因此,创业不是多巴胺,而是内啡肽,就想你长期遇阻会很痛,然后你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时候,那种兴奋和幸福感不是吃一个巧克力能解决的。当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只会告诉自己,创业就是用来解决问题的,而问题就是常态。在我创业的初期,前辈们给我讲过创业的要点,第一,practical,务实可行的;第二,就是prof-itable,可以盈利的;第三,sustainable,就是可持续的;最后一个是scaleable,即可规模化。这几个点非常重要,我觉得ToB的企业做到几千万上亿元规模之后就必须实现盈利,而不是要讲故事,企业应该将赚来的利润都投入到未来增长能力的实现上去。

关于我的人生信条,其实很简单,赚很多很多钱,帮助很多很多人。实际上,我不会在乎短期的波动,而是希望让投资者和我们共同成长,分享我们成长的红利,更好回馈投资者,回馈员工,回馈社会。

编后按

自2014年“大数据”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战略重心逐步由 “互联网+”—“大数据战略”—“数字化升级”向“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倾斜。数据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程度不断加深,数字经济逐渐成为经济增长新的发力点,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的内涵不断丰富,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的地位进一步明确,已经从最初关注数据供给端的数据资源收集、加工到数据流通交易环节的数据确权、定价,再到覆盖供给、流通、应用、跨境和治理等,全链条全领域的制度建设不断完善。

随着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和元宇宙等数字形态和应用场景不断丰富,数字化赋能千行百业转型升级进一步加快,对数据要素的市场需求也会进一步放大,推动数据要素走向专业化的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循环系统,为数据要素价值释放不断向更多场景拓展带来重要机遇。让数据要素用得起来,更要动得起来,通过推动数据要素价值的产业落地,为社会经济转型升级创造源源不断的新质生产力。 记者 刘扬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