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净支出暴增5000% SUV销量三年缩水2/3 江淮汽车钱紧交织乘用车“卖不动”

钱紧背后是江淮汽车主业滑坡,尤其是乘用车销量严重缩水拖累公司

透过费用问诊上市公司②

2019年江淮汽车营收小降、利润扭亏背后,利息净支出暴增5327.23%至2.49亿元,折射出公司钱紧局面,例如去年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8.37亿元。而钱紧背后是江淮汽车主业滑坡,近年销量不断下滑,尤其是乘用车销量严重缩水拖累公司,譬如去年SUV销量不及三年前的1/3。

利息净支出暴增折射钱紧

3月19日,江淮汽车交出了2019年年报,2019年总营收472.86亿元、同比下滑5.5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亿元,相比2018年的-7.86亿元扭亏为盈。

不过据Wind统计显示,截至24日收盘,已发2019年年报的260家公司中,江淮汽车利息净支出(即利息支出减去同期利息收入)增幅5327.23%仅次于房地产公司金科股份,远超中信特钢、中国联通这样的企业。2018年,江淮汽车利息净支出增长106.95%。受利息净支出的大幅增长影响,江淮汽车2019年财务费用增幅高达4628.03%后为3.16亿元,财务费用增幅目前260家公司中居第三。

飙升的利息净支出,吞噬并不算多的净利润同时,折射出江淮汽车可能面临钱紧局面。江淮汽车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变化便可窥豹一斑,记者查阅江淮汽车财报显示,2019年底,江淮汽车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8.37亿元,而2016年至2018年为正值的24.37亿元-51.00亿元区间。

也就是说,江淮汽车2019年筹到的钱少于要支付的钱。财报显示,筹资活动中,公司2019年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为65.02亿元,而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就达66.58亿元、支付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也有16.96亿元。

实际上,江淮汽车近年来的货币资金、现金及等价物余额趋于下降。公司2019年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62.24元,稍好于2018年,但2015年至2017年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06.19亿元、140.65亿元、94.78亿元。这意味着江淮汽车如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已明显减少,且较近年高点2016年不止腰斩。

江淮汽车的货币资金同样在逐年减少。2019年财报显示,江淮汽车货币资金为82.29亿元,而2018年、2017年、2016年货币资金分别为93.56亿元、110.60亿元和160.32亿元,公司去年货币资金只有2016年一半出头。

江淮汽车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却双双逐年增多。短期借款方面,江淮汽车2019年为44.50亿元,可以看到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为16.64亿元、29.50亿元、36.03亿元,逐年增长态势明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上,江淮汽车去年为29.57亿元,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为7.27亿元、12.24亿元、18.61亿元,逐年攀升之势同样清晰。

钱紧背后现车“卖不动”

钱紧的背后,江淮汽车主业在滑坡。江淮汽车汽车销量从2016年达到64.33万辆后一路下滑,2017减少为51.09万辆,2018年再降至46.24万辆,2019年又滑坡到42.12万辆。与去年销量对应的是,江淮汽车2019年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为336.22亿元,远低于2016年的403.75亿元,还不及2015年的387.59亿元。

记者注意到,江淮汽车近年来乘用车业务滑坡显著,拖累公司整体销量不断下降。去年,江淮汽车商用车销量25.89万辆,只稍少于2018年,较2016年、2017年也只相差2万、3万辆左右,但乘用车销量为16.24万辆,比2018年减少约3.5万辆,较2017年下降近6万辆,更是比2016年的36.73万辆缩水超过20万辆。乘用车中,江淮汽车的MPV、SUV销量滑坡尤为剧烈,譬如SUV去年只卖了8.68万辆,还不及2016年27.55万辆的1/3。

钱紧叠加乘用车“卖不动”了,江淮汽车如今面临的局面恐怕并非如2019年营收小降、净利润扭亏为盈般轻松。实际上,2019年江淮汽车扭亏为盈主要依靠政府补助,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9.78亿元,而当年非经常损益中的政府补助高达11.17亿元。

更不妙的是,由于疫情的影响,整个汽车行业2月还遭受巨大冲击。继今年1月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30.19%之后,江淮汽车此前的2月份产销快报显示当月销量合计11550辆,同比减少63.43%。显然,疫情影响进一步加剧了江淮汽车本已不利的局面。

2019年年报SUV产销数据截图

2016年年报SUV产销数据截图

记者 陈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