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电厂产业链前景广阔

国内虚拟电厂加速发展。近日,国网浙江电力上线智慧虚拟电厂平台。6月21日,山西省能源局正式印发国内首份虚拟电厂运营管理文件——《虚拟电厂建设与运营管理实施方案》,积极引导发、用、储侧资源共创电网平衡。

业内人士表示,虚拟电厂一方面可以作为传统的可调度发电厂及时响应内部需求侧,另一方面可充当分布式资源与电网运营商、电力交易市场之间的中介,实现能源交易。因此,虚拟电厂是促进能源转型,实现新能源大规模并网的关键。结合企业的技术、渠道等优势,三类企业将在虚拟电厂发展的过程中受益。

事件驱动 各地加速推进虚拟电厂发展

2022年5月30日和6月1日,发改委联合国能局、财政部等部门分别印发《关于促进新时代新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的通知》和《“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强调目前新能源步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而电网的适应性问题是新阶段制约新能源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6月21日,山西省能源局正式印发国内首份虚拟电厂运营管理文件——《虚拟电厂建设与运营管理实施方案》,积极引导发、用、储侧资源共创电网平衡。7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等16部门发布关于印发贯彻实施《国家标准化发展纲要》行动计划的通知,提出加强新型电力系统标准建设。

据国家电网报报道,6月30日,依托自主研发的智慧虚拟电厂平台,国网浙江综合能源服务有限公司聚合3.38万千瓦响应资源参与省级电力需求响应市场交易。

虚拟电厂是一种将不同空间的可调负荷、储能、微电网、充电桩、分布式电源等可控资源聚合起来的智慧能源系统,并以此作为一个特殊电厂实现对电力资源的自主协调及优化控制。

虚拟电厂的核心是集控平台,集控平台一方面可以对收集的充电桩、居民用电等数据进行分析,做到需求侧的精准响应及管理,当需求侧供电量不足时,可以作为“正电厂”向电力系统供电,当发电侧电量过大,需求侧难以负荷时,又可以作为“负电厂”加大负荷消纳电力系统电力,帮助电力市场削峰填谷,平滑新能源并网给电网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另一方面可以与大电网与电力市场互通,不仅有助于优化整个电网系统,还能为内部聚合的企业、用户、充电桩、储能、分布式能源等市场主体提供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途径,让他们都可以成为微型发电机,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从而获取套利收益。

行业前景 全国虚拟电厂收益空间约为870亿元

我国虚拟电厂起步“十三五”,目前已有响应细则出台并建成多个试点项目。“十三五”期间,我国江苏、上海、河北等地开展了电力需求响应和虚拟电厂的试点工作。

其中,江苏省率先于2015年出台官方文件 《江苏省电力需求响应的实施细则》指导电力需求的调控。此后,中国虚拟电厂进入研发、探索阶段,2019年,国家电网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并建成国内首个虚拟电厂“国网冀北虚拟电厂”,实现了发电和用电的自我调节。到目前为止,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先后开展虚拟电厂项目试点。

2022年6月,《北京市“十四五”时期电力发展规划》首次将虚拟电厂的建设纳入电力发展规划中。我国可供参与虚拟电厂运营的控制资源体量庞大,可调负荷资源超过5000万千瓦,虚拟电厂也随基础资源的快速发展而受到重视。

目前,我国虚拟电厂仍处在邀约型阶段,以需求侧响应、调峰调频为主要的收益来源。广东省作为缺电大省,每年30%左右电量来自于外省输送,是我国电力市场化需求最为迫切、也是市场化进展领先的地区。因此以广东省的情况为例,测算虚拟电厂的市场空间。在《广州市虚拟电厂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中提出,通过开展需求响应实现削峰填谷,逐步形成约占广州市统调最高负荷3%左右的需求响应能力,对参与响应的用户或聚合商给予补贴,削峰补贴最高5元/度,填谷补贴最高2元/度。

根据东北证券测算,补贴环境下,预计每年广东省虚拟电厂的收益空间有望达到294亿元;若考虑日后退补的情况,参考广东电力现货交易试点的价格,预计每年广东省内虚拟电厂的收益空间约为83亿元;按照同样的测算方法,市场化情况下,预计全国虚拟电厂收益空间约为870亿元。

伴随电力现货交易试点的推进,虚拟电厂的商业模式将得到持续优化。从试点进展来看,广东、江苏已率先进入现货交易结算试运行的阶段,其余试点省份则已完成模拟试运行,预计将陆续进行连续现货交易结算试点。结合外受电量、电力现货交易试点以及虚拟电厂项目试点情况,东北证券认为目前广东、浙江、江苏更具备发展商业化虚拟电厂的条件,有望成为引领全国电力交易和虚拟电厂建设的地区。

投资机会 三类企业将在虚拟电厂发展中受益

从我国风光资源分布图中可知,风光大基地基本集中在西部和北部,而电力负荷却集中在中部和东部,空间维度的错配一方面催生了特高压输电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分布式能源的发展。

《关于促进新时代新能源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提出,到2025年公共机构新建建筑屋顶光伏覆盖率力争达到50%,因此可以认为分布式能源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在发展过程中,最亟需解决的问题就是提升电网对新能源的消纳能力,解决由于新能源不稳定特性导致并网时产生的一系列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虚拟电厂、智能微电网等模式应运而生。

虚拟电厂一方面可以作为传统的可调度发电厂及时响应内部需求侧,另一方面可充当分布式资源与电网运营商、电力交易市场之间的中介,实现能源交易。因此,虚拟电厂是促进能源转型,实现新能源大规模并网的关键。

东北证券表示,我国虚拟电厂仍处于初级邀约型阶段,从目前试点运行的项目来看,虚拟电厂普遍由电网公司和科研院所负责搭建运行。我国上市公司中,参与虚拟电厂项目的企业包含两种:第一,以虚拟电厂聚合商身份参与,聚合长尾需求侧资源,提供需求侧的电力预测曲线,并参与电网的需求侧响应获取补贴分成,相关标的为:恒实科技;第二,虚拟电厂软件平台服务商,为电网公司虚拟电厂搭建软件平台,实现数据的采集、分析、处理、可视化等,以实现电力调度的最优化,相关标的为:国能日新、国电南瑞、国网信通、东方电子、远光软件、朗新科技。

华安证券指出,结合技术、渠道等优势,三类企业将在虚拟电厂发展的过程中受益。第一,发电端信息化企业,有望参与发电端聚合优化进程的企业国能日新。第二,用电端信息化企业,深度参与电力交易,接通买卖双方,建议关注朗新科技、恒实科技、东方电子。第三,综合能源优化系统,全方位服务能源运作。建议关注远光软件,公司与国网数科协同不断加深,综合能源服务平台有望成为虚拟电厂的雏形。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