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冲击IPO,一边忙着财务造假 保荐人国金证券没有错?

致力于人工智能产品研发和行业实战应用的罗普特(688619)近日陷入舆论风波,起因竟是公司公然财务造假。

2023年10月的最后一天,厦门证监局的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将罗普特的违法行为告知天下:2020年12月、2021年,罗普特及其全资子公司罗普特系统集成有限公司,就江西省、贵州省、江苏省等地的多个项目,与客户签订6份共计约为3.9亿元的供货协议。但在对这些项目进行收入确认时,罗普特是以发货经客户验收时点为标准,属于提前确认收入。

通过上述方式,仅2020年,罗普特就虚增营业收入2.14亿元,占当期披露金额的34.65%;虚增利润总额1.46亿元,占当期披露金额比例高达81.21%。

根据招股说明书(注册稿),罗普特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仅有121.79万元。但在提前确认收入后,公司净利润的数据一下子来到了1.58亿元。最终经过更正,罗普特2020年的净利润数据停留在3485.85万元,降回到2017年时的水平。

对此,监管层重拳出击: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合计领罚1600万元,12名相关责任人员被出具警示函。

随着处罚落地,A股市场的投资者一边对头顶“科创企业”光环的罗普特大失所望,一边感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违法成本之低”,仅仅是“罚款1600万元,和给12名高管发了警示函”。

更有投资者喊话“保荐机构国金证券居然毫发无伤,保荐人没有任何处罚,连财务审计机构、会计师事务所也没事”,认为不合理。

国金证券(600109)和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之所以卷入舆论漩涡,外界的主要观点有二:一是因为罗普特的上市注册成功时间是在2021年1月20日,上市日期为同年2月23日。在此期间,专业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是否切实履职尽调?二是因为直至公司因信披违法领罚,行督导之职的国金证券为何毫无察觉?

其实,就在罗普特2021年2月10日披露的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公告中,公司就曾预计2020年可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元至1.5亿元,较2019年增长约为10%至50%。这一数字与2020年实际净利润差距巨大。对此,国金证券保荐代表人王学霖、阮任群表示已进行核查,并确认这份招股说明书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据悉,国金证券保荐此单获利近7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带着有“瑕疵”的财务数据上市后,罗普特还是没能瞒过一些二级市场的聪明投资者。虽然公司股价在上市首日一度冲高至41.94元/股,但随后就是一波近37%的下挫,上市仅半年多,其股价就宣告破发。后几经调整,眼看罗普特股价在2023年年初有了起色,又在5月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

但也有投资者被罗普特亮眼的财报蒙蔽,遭受了损失。鉴于公司已被行政处罚,上海市信本律师事务所赵敬国律师表示,凡于2021年4月20日至2023年5月17日期间买入罗普特股票且有持仓,无论在2023年5月18日及之后是否卖出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或可向公司索赔。

记者 陈陟 

编辑:wenm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