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金融·基金>基金>正文

80后基金经理的“股经”:每个时代的牛股都不一样

2020/5/19 21:28:03      大众证券网      

“要是知道我会死在哪里就好啦,那我将永远不去那个地方。”这是查理·芒格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演讲上的讲话,这段演讲对广发聚瑞基金经理费逸影响极大。

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在近十年的从业过程中,和许多投资人一样,费逸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企业如何做大做强,而查理·芒格的这段话让埋头寻找企业成长机会的费逸意识到了逆向思维在投资中的绝妙之处:“也许我们想一想企业是如何衰败的,可以帮助我们把可能发生的风险尽量排除掉,最终留下的大概率都是机会。”

费逸是一个能力圈比较全面的基金经理,他在从事行业研究期间涉猎了市场上绝大多数的行业,但成为基金经理之后,他的投资范围却十分集中,把自己的投资重点聚焦在电子和医药两大行业内,在他看来,投资就是要做大概率的事情。

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广发聚瑞过去1年净值增长37.43%,位列同类型前10%;自2017年7月任职以来总回报69.67%,年化回报21.05%,位列同类型前10%,表现优异。

找对时代的赛道

费逸是一位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基金经理,本硕都是金融专业,一毕业就进入了投资行业。在广发基金,费逸从研究员做起,深耕了整整7年,涉猎的行业广泛,从最早的周期类行业,包括上游的钢铁、煤炭、有色等,到造纸、中小盘,后期又主攻TMT、计算机等,几乎把A股的重点行业都研究了一遍。

2017年7月,费逸正式担任广发聚瑞基金经理,他接手后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了调仓,在结构上加大了对景气行业的配置。

“从开始做基金经理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发现每个时代的牛股都不一样,很少有公司基业常青,穿越周期,这样的公司寥若晨星。投资要做大概率的事情,到底怎样才能从大概率上提高自己的胜率?”费逸说。

费逸认为,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时代主题,做投资也一样,首先要了解中国在历史大浪潮中前进的方向是什么,找到推动时代前进的、源源不断的内生发展原动力所在,沿着这个方向做投资,长期表现大概率不会差。

对周期行业的深入思考与费逸入行的时间点密不可分。费逸在2010年入行的时候,恰逢中国上一轮重工业化周期的尾声,他第一个的研究对象便是煤炭、钢铁等周期性行业。

“煤炭、钢铁行业是上一个时代的牛股,但它们已经走到了历史的拐点。”费逸说,站在现在的时点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行业的大趋势是向下的,因为它们不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不是驱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之后,费逸经历过2013年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开始专注于TMT行业研究。费逸发现,从全球视野来看,很多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公司都是从2013年开始茁壮成长,并且在资本市场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周期品和TMT行业截然不同的研究经历,让费逸开始思考时代的力量。“每个时代的牛股都不一样,驱动时代发展的动力可能会持续5年、10年,如果能够坚持在这个方向上做投资,建立起投资的壁垒,就能够大概率做得比别人好。”费逸总结道。

结合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的阶段,费逸认为A股投资需要遵循两大逻辑:第一,中国是制造业大国,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必然要走高端制造业的发展道路。第二,随着居民财富的增加,消费也是未来的一大主题。

“基于这两大逻辑,我认为,投资首先要找到在这个时代走向高端、走向全球,在全球具有竞争力,能够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在全球市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秀公司。如果我发现这样的公司成长很好,我就有信心进一步投资内需产业,这些产业也会好。”费逸说。

广发聚瑞的基金季报数据显示,其持仓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升级和消费升级两大领域,重点配置的行业是TMT+医药,历史持仓中这两大行业的占比基本维持在50%以上。

费逸指出,电子行业是国家发展高端制造行业道路上最有潜力的行业,而医药则是当前最大的内需,聚焦这两个行业,大概率可以把握时代前进带来的机会。

以合适的价格投资成长股

找到好赛道之后应该怎样选股?哪些公司能够在时代滚滚车轮中活下来并成为伟大的公司?

费逸对查理·芒格的价值投资理念深以为然,但在A股市场上,费逸认为,成长股投资面临很多不确定性,特别是科技公司,它们的成长需要时间的检验,因此,作为一名基金经理,以合适的价格投资成长股是获取好回报、控制风险的基础。

结合GARP(Growth at a Reasonable Price)策略,费逸在投资上重点配置大盘成长股,持仓股票的成长性比较好,但会考虑估值,希望在相对合理的位置买入,组合波动的风险相对较小,对安全边际有一定考虑。

费逸将组合中的资产分为两类:一类是持续成长的高ROE品种,这类企业具有较好的内生增长性,虽然盈利增速不算很高,但是ROE比较稳定,而且一直维持在高位,代表性的标的是消费、医药、家电、金融等核心资产,它们的行业地位、生意模式、盈利能力都很稳定,适合长期配置。另一类标的是ROE不断提升的高成长标的,这些企业的业绩增长进入加速期,利润率快速提升并伴随着ROE不断提升,如电子领域的半导体等。

圈定这两类资产之后,费逸会以估值为依据,根据市场的变化,在两者之间进行动态平衡。

关于具体的选股思路,费逸分享了自己的三个标准。第一,企业要有好的生意模式。费逸指出,商业模式决定了企业赚钱的难易程度,高增长、低资本投入、强品牌护城河的公司,往往能带来更高的资本回报率,能够看得更长一些。第二,行业景气周期向上、企业盈利处于快速成长阶段。第三,管理层富有远见、具有创新精神。

“成长股处在快速增长阶段,面临的机会和不确定因素比较多,选择有远见、有较强执行力、敬业的管理层,持有会比较放心。这就像芒格说的,找到一个伟大的企业,如果它有很好的管理层,你就可以丢在那儿不用管。”费逸说。

对话费逸:疫情下如何做投资?

作为今年市场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让不少投资人修正或者是调整2020年的投资策略。当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大时,对于2020年的投资,费逸又是如何应对的?

记者:年初,市场觉得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但2020年三分之一的时间过去了,现在看来,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成为全年的主题,也成为影响今年投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在疫情前后你是怎么操作的?

费逸:疫情前后,我在基金组合的投资策略上没有大的调整。疫情之后,电子板块上涨比较快,但我认为这个行业在需求上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所以我进行了部分减仓,但对这个行业我还是长期看好,随着股价的下跌,估值合适的时候我又买回了一部分。

记者:你是怎么看疫情对A股的影响?在全球金融市场经历了一波大震荡之后,未来半年你认为市场会怎么走?

费逸:我的投资大逻辑不会发生变化。我认为,世界格局不太会因为疫情的影响而发生深刻改变,有些人说全球化可能逆转,因为供应链不安全,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全球都会受到影响。但我认为有可能朝另一个方向发展,也就是更深入的全球化,大家彼此合作更加紧密,中国企业可以去海外投资工厂,全球化趋势并不会改变。我的投资逻辑是中国会有一批优秀的世界级制造业企业成长起来,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看法,长期看好中国的电子产业。短期来看,由于局势不明朗,很多投资者会卖出与外需密切相关、与全球经济相关度比较高的产业,其中半导体产业首当其冲。但这个行业目前处于大周期起步阶段,面临需求提升、技术革新、国内供应链市场份额提升三大内生动力,这三大内生动力,除了需求因为疫情受到部分扰动之外,其它两大因素并未被打断。拉长到明年来看,随着疫情的一次性冲击过后,世界经济会缓慢恢复,在此过程中经济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力,技术引领的变革可能会是一个重要的方向,因此我还是很看好明年电子产业的发展。市场还是结构性的,总归有好有坏,这次疫情只是一个冲击。我认为投资还是应该买时代的力量、买内生增长动力非常强劲的品种,不管经历如何,这些公司都会再次成长起来。短期有一些行业会经历比较折磨的阶段,这期间我在投资操作上也会做一些平衡,但并不会特别在意短期的波动。

记者:你认为当前半导体行业的估值水平已经具备吸引力了吗?

费逸:半导体行业在经历了一波调整之后,当前的估值属于可以接受的程度,但说不上特别有吸引力。至于估值的问题,在这个市场上,假如你觉得是一个好投资,用DCF模型或者用更高深的模型算出来它值多少钱,然后发现现在的价格只有十分之一或几十分之一,市场上几乎不存在这样的投资机会。一个好投资,如果买对了,也未必能想到它最终能涨10倍、100倍,那么最开始怎么会觉得它是一个好的投资呢?好的投资肯定不是算出来特别便宜,而是根据你对这个产业、公司生意的理解,会觉得它从长期来看就是不止这个市值。在这个市场中有非常多对各个公司、对产业的长期发展趋势研究很深的人,尤其是当产业周期起来时,我们很难用便宜的价格买到这类公司。除非真的遇到宏观的不利因素,或者遇到短期的流动性冲击,才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好公司。

记者:你在医药行业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更倾向于买入哪类医药公司?

费逸:从长期来看,中国的原料药、制剂行业会经历向全球扩张的过程,中国优秀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可以理解为产业转移。我的投资逻辑就是在这个方向找到好公司,这个思路其实跟投资电子产业是一样的,我是从制造业的角度看这些公司,只不过医药公司生产的是药,其他制造业生产的是零件,但它们的生意模式是一样的。制造业的投资逻辑是什么呢?第一,要有规模效应,这是中国制造业崛起最大的优势,中国拥有这么大市场,可以培育起大公司。第二,要有产业链优势,产业链就意味着你的技术可以在内部很方便地扩散、交流,上下游之间的技术问题可以一起解决。第三就是工程师红利。中国有很多工程师,有最勤奋的管理层,有人、有技术、有规模,长期一定会在竞争中胜出。从投资的角度,我们需要找到附加值高、长期有提升空间的行业去投资,寻找到更有成长空间的品种,在我看来,医药和电子行业就是当前发展路径最清晰的两大行业。

来源:《陆家嘴杂志》


(编辑:lucas)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备案号:苏ICP备07028479号-1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版权所有: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