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基金行业“后浪”:实力不逊前辈 撑起行业半边天

进入2020年,“80后”基金经理越来越多,而且整体在基金经理中的占比也越来越大,“90后”基金经理甚至开始站上历史舞台。这些基金行业的“后浪”们,他们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们的业绩也不逊于“60后”“70后”的前辈,他们正在用实力证明自己已是基金行业的中流砥柱。

“80后”撑起行业半边天

进入2020年,最年长的“80后”基金经理已经有40岁了。相比二十一世纪初首批“80后”基金经理进入资本市场关键岗位,如今的“80后”掌门人在脸上多了一些细纹的同时,身心更加成熟,经验更加丰富,投资也更加从容。

Wind数据显示,目前担纲基金经理群体主流的是“70后”“80后”,截至6月19日,在公布年龄并纳入统计的157位基金经理中,“60后”基金经理10位,占比为6.37%,“70后”基金经理86位,占比高达54.8%,平均年龄达到45.38岁,“80后”基金经理60位,占比38.2%,平均年龄36.97岁,“90后”基金经理1位。

从业年限的数据在Wind资讯里披露得更为全面。统计数据显示,2194位基金经理的平均从业年限 (累积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为3.86年,具体看来,从业不满一年的人数为350人,占比15.95%;一年以上三年以内的为657人,占比为29.94%;三年以上五年以内的为554人,占比为25.25%;从业五年以上的有633人,占比为28.85%。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基金业的“80后”基金经理正在逐步接过行业旗手的角色,经历过近年来的大扩容后,中国资本市场的运行规律与早期市场已有较大变化,相应的基金业投资风格也出现明显的波动,依据早期市场爆炒为主获得的投资经验未必适应未来资本市场的运作,因此,“80后”基金经理在投资能力上未必输于老一辈的基金经理。而实践也证明,许多“80后”基金经理的投资业绩表现也非常突出,证明了他们不逊于老基金经理的能力。

相对收益不逊前辈 

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52名有业绩披露的“80后”基金经理历任基金的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6.09%,而91位“非80后”基金经理掌管的历任基金的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13%;但是从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来看,“80后”甚至比“非80后”的还高一些,“80后”基金经理历任基金的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5.37%,“非80后”基金经理历任基金的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5.26%。

其中,从超越基准算数平均年化收益率看,表现最抢眼的“80后”基金经理是来自国投瑞银基金公司的叶青。截至6月19日,其掌管的国投瑞银境煊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算数平均年化收益率为36.74%,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33.86%,同样表现出色的还有富国基金侯梧和兴证全球基金的谢治宇,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分别为25.47%和17.88%。而表现最差的“80后”基金经理为华融基金公司的范贵龙。Wind资讯显示,范贵龙目前担任华融新锐和华融新利2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截至6月19日,2只基金成立以来的超越基准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2.9%。

实际上,不少“80后”基金经理并没有披露他们的年龄,而他们的业绩却是亮点频频。比如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的冯明远,过去三个完整会计年度的业绩位列全市场股票型基金第一;“85后”的许炎和刘潇,分别管理富国互联科技和中银医疗保健,在最近一年的业绩均高达110%;1984年出生的陈斌,管理华夏乐享健康混合累计收益111.40%,年化收益21.32%;国泰大健康股基的徐治彪,86年生,任职年化回报24.99%……

在私募界,“80后”基金经理更多。据私募排排网统计,“80后”基金经理在私募圈的占比达51.61%。从近五年收益来看,“80后”基金经理平均收益为44.37%,60后基金经理平均收益50.58%,70后基金经理平均收益为46.04%,“80后”基金经理毫不逊色。

实际上,随着时间推移,“80后”基金经理扛起基金业投研大旗已是大势所趋,投资者毋须过度纠缠于基金经理究竟属于“70后”还是“80后”,这只是一个参考指标,并不是投资的最关键因素,排在它前面的还有投研经验、教育背景、投资理念等更多重要指标。事实上,未来在“80后”基金经理中或将涌现出不少诸如“王亚伟”等风云人物,如何挖掘出最具潜力的“80后”基金经理,才是重中之重。

2020年上半年,A股顶住压力,几乎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市场之一。俗语有言:“五穷六绝七翻身”,随着创业板注册制推进,A股下半年的机会究竟在哪里?投资者又该如何布局?学识、经验、敏感度同时加身的“80后”基金经理们对市场有独到的见解。

“下半年不要对市场过分乐观,也不要过度悲观。我们应该从一些价值的方面多去找一找,尤其是疫情逐渐恢复以后,这些价值股的基本面肯定有明显变化。另外,一些高股息的标的此时应该走进大家的视野,尤其是总理在两会上谈到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直达实体经济,这本身也是为整个实体提供信用支撑。”博时基金研究部研究总监王俊表示。

谈及后市发展,华安生态优先的“掌舵人”陈媛认为,从当前沪深300风险溢价率的角度来看,股票具备配置价值,但国内外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还没有完全体现,上市公司盈利预测尚未下修充分,同时海外金融环境相对脆弱,仍有可能爆发黑天鹅事件,因此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认为市场波动仍较大,整体需要进一步持续紧密跟踪与应对。

“因此后期操作上,在长期逻辑完备的前提下,我们将从一季报确定性、基本面回暖次序、长期估值的低估性三个角度和次序进行组合的调整。尤其关注疫情带来的长期竞争优势的变化以及长期逻辑的加速兑现,关注外需型公司调整带来的机会。”陈媛分析。

投资者该如何布局呢?王俊称,光伏行业后面应该有比较多的机会,此外,财政刺激在产业政策上面对新能源车有比较重要的倾斜,这是一个既受益于经济复苏以后带来的消费恢复,又能够看到整个汽车产业电动化的结构性增长机会,目前整个新能源车产业链的估值非常便宜,而且行业在过去一年多也发生了比较多的竞争结构改善的机会,在很多环节的整体回报率开始逐渐提升。所以在当下这个时点上,新能源车方向是看好的。

东吴进取策略基金经理赵梅玲则看好三个方向。“首先,我长期看好医药行业的增长前景。从人口角度,此后的20年内,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进入加速增长阶段,医药行业的增长前景较为清晰,从结构角度,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创新药、药店、养老服务等优质赛道,将为涌现出众多优质的成长股;第二,捕捉年轻人爆发式的消费机会。新兴消费永远是年轻人创造的。年轻人消费中呈现的强爆发力和低持续性从投资的角度看是一个十分有挑战性的成长股投资领域;最后,更加重视行业龙头的长期投资价值。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传统行业从做大蛋糕到分蛋糕阶段,存量竞争中,行业龙头的优势将显著扩大,盈利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加强,龙头公司成为投资组合中长期的优质资产。”  记者 王金萍

编辑:gif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