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富通基金被指伤害老基民坑害新基民

什么是资管行业的初心?

是公司资产规模的节节攀升,还是所管理产品业绩的持续走高?

是公司基金产品数目的不断增加,还是基金持有人利益的长效保障?

是公司管理费的盆满钵满,还是基民投资回报的水涨船高?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原会长洪磊曾指出,资产管理行业坚持初心,就是坚守投资者利益优先的价值观和信用立身的行为准则。可惜的是,利益当前,有些资管机构常会被金钱蒙住双眼,而置投资人利益于不顾。

拟任基金经理业绩倒数

海富通又要发新基金了。

这次的名字叫“海富通成长甄选”,9月2日发售,拟任基金经理吕越超。

说起这个吕越超,公司一直冠以“成长股猎手”之名,可《大众证券报》记者查询发现,此人所管理的全部三只基金,近三个月和近半年业绩排名全居同类倒数前列(详见表一)。

海富通先进制造,成立于去年12月,近半年下跌13.98%,在同类1436只基金中排名倒数第三。海富通股票混合,成立于2005年的一只老基金,吕越超执掌的近半年下跌20.74%,在同类3281只基金中排名倒数第二;近三个月下跌2.37%,在同类3495只基金中排名3487位。

海富通科技创新,今年3月发行一只新基金,当时“科技创新”概念正火,该基金因为超出了10亿元的募集上限还进行了比例配售,可3月10日成立截至8月26日已逾5个月,只微涨0.91%,在名称中包含“科技创新”字样的全部35只基金中,同期排名倒数第一;排名第一的平安科技创新同期涨幅40.87%,悬殊之大,高下立判。无怪乎当初获配的基民在论坛庆幸的说“幸亏当时配售了……”

在某网站的基金吧里,记者还发现诸如“亏一万多块”,“真不能买”,“远离海富通”等言辞铺天盖地。

新成立基金数超去年全年

“既然基金公司的定位是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作为基金公司管理层就应当引导基金经理先把现有基金的业绩做做好。老基民还没赚到钱,干啥还要坑害新基民呢?”一位从事基金研究工作多年的行业资深人士发出如是感慨。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7月初的一次论坛上,海富通基金总经理任志强曾将“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归咎于投资者追涨行为、基金业绩波动大以及基民爱赎旧买新等原因,并表示要以投资者利益为中心进行产品营销,不断提升投资者的投资体验。

可近两个月来,吕越超执掌的老基金业绩依旧没有起色,新基金的发行又很快提上了日程。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8月末,今年以来海富通新成立基金数目已达14只(A类、C类合并计算),大大超出去年全年的8只。海富通成长甄选这只基金一旦募集成立将是该公司年内第15只新成立基金。

“频繁发行新基金其实就是基金公司在打‘小算盘’。”上述基金研究人士指出,基金公司靠基金规模提取管理费赚钱,从这一点上讲,基金公司的利益与投资人的利益是不同步的,相比基金的赚钱能力,基金公司更关心如何做大基金规模。“现在基金发行市场这么火,动辄爆款,‘新韭菜’蜂拥而至。又能冲规模,又能增收入,谁不想分一杯羹呢。”采访中,该人士不无担忧的表示,毕竟基金公司的投研实力参差不齐,新基金的发行还是要量力而行,不能为了自己的“小九九”,最终让广大投资者买单。

13只老基金面临清盘转型

为什么不先把既有基金的业绩做做好,而要急着再发由他管理的新基金呢?

除了上面提及的做大规模、增加管理费收入等基金公司的共性原因外,海富通基金或许还有着较为迫切的个性化需求。

今年8月初,记者就曾在《海富通基金遭质疑暴露人才短板》的报道中指出公司投研人才短缺,权益投资乏力,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公司多只老基金陷入“迷你”正面临清盘转型。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8月末,海富通已有13只老基金(A类、C类合并计算)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公司也在二季报中予以公告并表示拟通过基金转型或合并等方式解决(详见表二)。其中,既有海富通研究精选、海富通大中华精选这样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也有海富通稳健增利、海富通集利这样的债基,以及海富通沪深300指数增强、海富通上证周期这样的指数型产品。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28日,成立一年多的海富通聚丰纯债已进入清算程序。资料显示,该基金最初募集规模约3亿元,去年末规模降至0.43万元,成立以来回报为5.37%。另一只债基海富通集利也较具代表性,成立近4年来亏损已超20%,基金规模仅剩18万元。

还有基民在论坛提出质疑称:“这个时候又发行新基金,是希望帮老基金“解套”吗?这里面是不是有利益输送的动机?“记者据Wind数据发现,吕越超目前管理的三只基金交叉持股现象非常明显,金山办公、诚迈科技、中孚信息、东方通、兆易创新、韦尔股份六只个股均同时出现在了三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之列。

记者 纪瑾

编辑:gif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