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客户“廉颇老矣”, 震有科技“尚能饭否”?

作为“新基建”重要方向之一的通信信息产业,国内资本市场对其相关概念趋之若鹜。正是在此背景下,通信网络设备及技术解决方案的综合通信系统供应商——深圳震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震有科技”)将于近日上会,冲刺上交所科创板。

震有科技此次拟募资5.45亿元,用于建设下一代互联网宽带接入设备开发项目、5G核心网设备开发项目、应急指挥及决策分析系统开发项目和产品研究开发中心建设项目。

大客户“自身难保”,境外收入大幅下降

震有科技的业务范围涵盖公网和专网通信领域的核心层、汇聚层及接入层等各个通信网络层次,按产品线可分为核心网络系统、集中式局端系统、应急指挥调度系统和技术与维保服务等。

凭借较为完整的产品线,震有科技的公网通信产品得到了包括印度国有电信(BSNL)、印度 TATA、日本软银(Softbank)、菲律宾长途电话公司(PLDT)、意大利 Tiscali、英国泽西电信(JT)、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在内的,国内外众多知名电信运营商的青睐,。

震有科技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下称“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2亿元、4.79亿元和4.24亿元,同期扣非归母净利润为3718.49万元、5529.93万元和5796.74万元。

从公司前五大客户来看,来自UTStarcom的收入占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在报告期内分别占38.23%、48.01%和7.79%。借助UTStarcom丰富的海外客户资源,震有科技在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境外销售收入占比分别达到了69.85%和66.48%。

UTStarcom即大名鼎鼎的UT斯达康,创始人为号称“小灵通之父”的吴鹰。UTStarcom借助小灵通在2000年挂牌纳斯达克,上市当天股价涨幅达278%,最鼎盛时期,UTStarcom的小灵通用户数接近一亿人。风光数年后,时代抛弃了UTStarcom引以为傲的PHS技术,吴鹰彼时也尝试过新的项目,如从小灵通转投3G和IPTV,但幸运之神未能一直眷顾他。

2019年2月,A股公司通鼎互联(002491)发布公告称,作价4922万美元收购UTStarcom 26.0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20年4月,UTStarcom发布2019财年年报显示,公司净销售额为6562.3万美元,同比下降43.4%,净亏损391.3万美元,由盈转亏。截至目前,UTStarcom股价已长期在1.8美元左右徘徊。

昔日第一大客户经营惨淡无奈易主,作为乙方的震有科技也难免被“牵连”。2019年,震有科技来自于UTStarcom的收入占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锐减至7.79%,较前一年的48.01%下滑了85.62%。

究其原因, UTStarcom与震有科技曾合作承接印度国有电信BSNL二期、三期网络建设项目。从UTStarcom的年报和震有科技的招股书来看,目前印度BSNL项目已告一段落,虽然UTStarcom已中标BSNL四期项目,但由于海外疫情影响,按以往惯例往年二、三季度应取得的订单,在今年是否能够如期签订,尚不得而知。

此外,印度电信业目前已形成国有、私营和外资电信运营商三足鼎立的格局,随着竞争的加剧,印度批准了两家国有服务提供商的合并,且宣布为两家合并后的运营商提供价值100亿美元的复兴计划。

从震有科技的招股书来看,公司2017年来自印度市场的销售收入占比为38.07%,2019年度已锐减至7.94%。震有科技或已意识到过于依赖UTStarcom并不利于自身的发展,出身自华为NGN的震有科技董事长吴闽华在2013年将UTStarcom的NGN产品线全部收入囊中,并买断了UTStarcom的MSTP及MSAN产品软件永久授权,通过技术消化和二次开发,以图独立奋战印度市场。然而震有科技获得认证的产品无法将UTStarcom印度市场深耕多年的客户资源立即全部转化,加上印度当地政策对国有运营商的大力扶持,导致在2018年刚刚设立印度子公司的震有科技,注定会很艰难。

除印度市场外,震有科技外销业务还包括日本、菲律宾及欧洲部分国家,但占比均较低。

国内市场“虎口夺食”,现金流常年为负亟待补血

境外业务的青黄不接,让震有科技的目光转向国内。近年来,我国通信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移动通信领域从1G网络的模拟通信时代发展到万物互联的5G时代。成熟的流量消费市场也让国内的公网通信市场竞争日益“白热化”。华为、中兴、烽火通信、诺基亚、爱立信和瑞斯康达等通信设备供应商,分别为国内三大基础运营商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

在软硬件一体、技术壁垒高、行业集中度高的国内公网市场,震有科技只是个“小不点”。目前,华为与中兴均拥有成熟的5G核心网并实现了产品化,而震有科技的5G核心网产品目前仍在研发中,还未推出正式商用版本。此次IPO,拟募资近2亿元,用于5G核心网设备开发。在巨头林立的国内公网市场,震有科技未来能分到多少羹,值得持续关注。

技术方面的暂时落后并不意味着震有科技不能“虎口夺食”。2019年,震有科技成功中标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通信基站配套CPRI接口复用设备产品式集采项目,为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提供CP4000C系列无源波分设备,用于4G RRU和BBU之间的信号传输。

同时,震有科技还获得“天通一号” 项目核心网建设的合同。负责“天通一号”核心网系统研制,除提供核心网常规的语音、数据、短信、传真功能外,还承担了包括卫星物联网业务等在内的定制开发工作。

不同于电信运营商统一建设、运维和管理的公网通信,专网通信主要是服务于特定部门或群体的通信网络,震有科技的专网客户主要为政府、电力、煤矿等行业。这也是震有科技的“发家之本”——2005年公司成立之初,震有科技将小灵通从公网移植到煤矿井下专网,以此切入煤矿市场。

但目前中国专网通信市场竞争充分且格局分散,应用行业领域繁多,各行业客户的需求也不尽相同,参与各细分领域竞争的企业也较多,开展专网通信业务可谓是“赚辛苦钱”。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中国专网通信市场规模约为178亿元,震有科技2018年指挥调度系统的销售收入为1.65亿元。据此计算,震有科技的专网业务在中国市场中的占有率仅为0.93%。

近年来,随着现代化城市进程的加速,智慧城市成为专网通信重要的落地应用之一。据招股书披露,震有科技在2019年中标吐鲁番智慧城市建设项目一期建设采购项目,这笔5683.37万元的合同,让甲方吐鲁番掌上城市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一跃成为震有科技2019年第一大客户,也让震有科技补上了境外市场收入锐减的“窟窿”。

尽管如此,震有科技依然没有办法“松一口气”。招股书数据显示,震有科技经营现金流已多年为负,报告期内分别为-4507.59万元、-3884.12万元和-5916.85万元,现金状况不容乐观。而通信行业属于资本与技术密集型行业,项目执行和结算周期均较长,这也在震有科技的应收账款上有所体现。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 1.26亿元、3.01亿元和 4.02亿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6.04%、47.43%和58.82%,呈逐年增高态势。

昔日大客户难以为继、境内外市场腹背受敌、现金流承压,震有科技的“钱紧”难题,或只有在资本市场能找到破解之道。

记者 苏城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