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还清占用资金不改“管理层失职”,红太阳投资者可申请赔偿

红太阳(000525)自曝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后,已踩着约定时间将占资全部归还。律师认为:大股东将公司当做“提款机”,这意味着公司管理层集体失职。被蒙蔽的投资者,有权提起民事索赔诉讼。

占用资金高达46亿元

红太阳资金占款事情的第一次公开是2020年4月29日,公司发布《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中,自曝了大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一农集团”)巨额占资信息。

公告显示,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报告期新增占用金额为46.84亿元,报告期偿还总金额为17.67亿元,期末数为29.17亿元,预计偿还金额为29.17亿元,预计偿还时间为争取2020年5月28日前,预计偿还方式为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现金偿还、有价值的资产处置、股权转让等方式。

红太阳在公告中同时提示了风险:若未能按规定妥善解决并消除对公司的影响,可能会导致审计机构对公司2019年度报告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可能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或退市风险警示。

对此,深交所立即发去了问询函。5月19日,红太阳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披露,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于2019年1月7日至2020年2月12日期间先后98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代偿银行贷款,占资金额累计达47.63亿元,日最高占资余额为29.72亿元。

大众证券报记者发现,红太阳在近一年公告中从未提及控股股东有占用资金的情形。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8日,公司历次公告中均承诺“公司报告期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公司3名独立董事还就2019年半年报中“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进行专项核查并发表独立意见。

踩着5月28日的最后时限,红太阳发布公告称:5月21日-5月28日,公司名下账户收到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通过银行转账归还的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2.56亿元。截至公告出具之日(2020年5月28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降至零元。

归还资金不影响索赔

有投资者致电大众维权易栏目咨询:“红太阳的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长期违规占用上市公司,在这个事件中,大股东违规占资需要负什么责任?大股东目前已踩点归还,是否可以免于追责?投资者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红太阳在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期间,股价最高达到18.63元/股,4月29日自曝占款事件时,收盘价为10.19元/股,跌幅已高达45.3%。收违规事件影响,公司股价持续下跌,截至发稿时,收盘价仅为8.9元/股,使投资者遭受巨大损失。

大众维权易栏目组律师认为:大股东违规占款涉及多方面法律问题。一方面,虽然上市公司管理层多为大股东所委派,但在法律层面上,公司高管应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公司高管应当维护公司利益,而不是维护公司大股东的利益。大股东可以肆意将公司当做“提款机”,这意味着公司管理层集体失职。公司其他股东可根据《公司法》149条的规定,追究高管的法律责任。大股东偿还款项只对公司损失金额的界定有影响,并不影响公司管理层集体失职行为性质的认定。

另一方面,大股东违规占款未及时披露,已涉嫌构成信息披露违规。上市公司、相关公司高管及大股东,有可能因此遭受证监会的行政处罚,被蒙蔽的投资者,亦有权提起民事索赔诉讼。无论大股东是否归还占款,都不影响投资者索赔的权利。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初步判断可索赔范围为2019年1月7日至2020年4月29日买入红太阳,且截至2020年4月29日仍持股的投资者,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大众证券报”(特征码:16016)报名登记。

值得注意的是,红太阳实控人杨寿海近日被曝出成法院“被执行人”。最高法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杨寿海于4月27日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人民法院;4月29日,杨寿海又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记者 许立婷

扫码即刻报名维权索赔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