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群兴“风雨飘摇”,自曝各类违规终遭查

6月2日晚间,ST群兴(002575)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实控人占用资金致公司被ST

此次证监会对ST群兴立案调查的原因,从公司4月20日披露的一系列公告可一窥端倪。彼时的公告揭露了公司实际控股人王叁寿占用上市公司超3亿元的行为,为此群兴玩具被ST。

公告称,经ST群兴初步核实,2019年6月至今,上市公司自有资金共计2.89亿元转至实际控制人王叁寿关联方的账户,此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13%,截至目前尚未归还。

随后,ST群兴股价连收13个跌停板,后续虽已打开跌停但仍处于缩量状态,投资者损失惨重。鉴于公司已被证监会调查,上海沪紫律师事务所刘鹏律师认为,凡是在2020年4月20日收盘时仍持有ST群兴的受损投资者,可通过微信公众号“大众证券报”(特征码:11011)报名参与预征集,最终索赔条件以证监会处罚决定和法院认定为准。

经过ST群兴进一步全面自查,并经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专项审核,2019年3月至今,公司自有资金共计3.27亿元转至实际控制人关联方的账户。截至2020年5月2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本金余额为3.07亿元。

从ST群兴公布的王叁寿及关联方占用资金具体流向来看,被占用资金用途以对其他公司的投资款居多,合计占款2.37亿元,共投资了9家公司,而这些公司创立时间大多不长,有的公司甚至仅成立一个月即被投资数千万元。

ST群兴公告称,实控人王叁寿计划将通过现金偿还、资产处置、股权转让、合法借款等途径解决占用资金问题。但公司通过对王叁寿资产的抵押、质押等情况进行了解,发现其股票、房产存在质押、抵押等情况,预计其全额归还上述非经营资金占用本息的难度较大,不排除无法及时偿还的可能性。ST群兴目前已对被占用的款项按照50%单项计提预期信用损失。

随后,公司财务总监、法务总监、内审负责人、独董等相继宣布离职。

刚取保候审即减持套现

除上市公司资金被实控人占用,ST群兴还有其他问题。从ST群兴4月20日披露的公告来看,今年1月17日,王叁寿因任法人的一家咨询公司的税务问题,到北京公安局西城分局协助调查,起因是这家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购买发票冲抵员工项目奖金,导致少纳税款200万元左右,直到2月13日才取保候审,王叁寿却未及时通知,上市公司4月17日才得知此事。

5月18日,ST群兴披露2020年一季报,但公司独立董事韩正强、潘秀玲,公司监事张竞天、贾利宇出具声明称,对实控人及其关联方四笔合计金额为3256万元的款项无法确认是否属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金额,在公司发布一季报时上述款项尚未能最终核实确认。因此对一季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存在异议,并提请投资者特别关注。

ST群兴在2011年4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原主营业务为塑胶玩具。2018年11月9日,ST群兴原控股股东群兴投资将实控权转交给了王叁寿。王叁寿起家于为IPO公司做财经公关的北京汉鼎咨询,后通过控股的九次方大数据集团入主群兴玩具。但2019年初,群兴玩具连续为旗下多家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涉足区块链等热门行业,被媒体质疑为“跟风炒热点”。ST群兴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93.90万元,归母净利润-1.98亿元。

而王叁寿频繁质押和减持套现,也让市场质疑其控股上市公司的真实动机。从近期ST群兴的公告来看,王叁寿当年控股ST群兴的主体之一北京九连环,在2020年2月17日至3月2日之间累计减持1234.44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这段时间也恰巧在王叁寿2月13日取保候审,却在4月17日才告知上市公司的期间内。

从公开披露得知,王叁寿实际控股的ST群兴第二大股东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其所持有的全部5047万股ST群兴股份(占到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16%),因股权纠纷,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截至目前,王叁寿通过成都星河(ST群兴第三大股东)以及北京九连环(ST群兴第四大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也已全部被北京和包头两地法院司法冻结。ST群兴表示,若冻结股权被司法处置,将会危及王叁寿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扫码即刻报名维权索赔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