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利IPO征途隐忧多:被LV母公司告上法庭 高管个人卡报销无票费用等超700万元

主要从事丝绸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的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事利”)日前递交IPO招股说明书,拟冲击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3363.43 万股,计划募集资金3.20亿元,用于展示营销中心建设、数码印花生产线技术改造、数字化智能运营体系建设和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近年业绩陷入“徘徊不前”状态的万事利,曾通过三高管个人卡用于报销无票费用和支付高管的年终奖金。此外,除了被知名奢侈品品牌LV的母公司告上法庭,万事利旗下重要外协厂商或曾因纠纷被起诉或曾被行政处罚,关联风险也多达99项,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有限公司更是因为金融借款纠纷被起诉达7项,合计涉及金额超过9000万元。

经营现金流欠佳苗头

叠加成长乏力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万事利营收在7亿元-7.5亿元区间徘徊,营收增长出现乏力的情况。具体来看,万事利2019年营收稍多于2017年,但低于2018年。而在最近三个完整年度营业利润上,万事利整体盈利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出现下滑,从2017年的7147.12万元,下降到2019年只有6770.69万元。而扣非净利润状况同样如此,万事利扣非净利润2017年为5254多万元,2018年降逾10%后至4690多万元,2019年有所增长后超过5133万元,但仍低于2017年。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盈利增长较好,例如营业利润超过4300万元、扣非净利润3604万元出头,但赚的只是纸上盈利——因为今年上半年万事利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是-1357.84万元,也就是说销售商品或服务收到的现金,要少于支付出去的现金,从现金流的角度看万事利在经营活动中的现金是处于流出的状态。要知道,2019年万事利经营性现金流为9000多万元,2018年也有7500多万元,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虽然很低,只有1200万元出头,好歹也是正值。

众所周知,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是公司真实盈利的基础,一家经营性现金流为负值,但财务报表上却是盈利的公司,往往并不健康,可能存在问题甚至猫腻,尤其是经营性现金流净额长期低于净利润的公司。有财务人士指出,长此以往,企业往往看似盈利,最后是赚了一堆应收账款和存货,某种意义上只是赚了个“寂寞”。

实际上,经营性现金流是企业正常运转的关键,经营性现金流充沛,说明产品好卖、回款也好。经营性现金流不充裕的公司,一旦资金紧绷,往往是账上有存款、家里有资产,却可能还不了即将到期的债务,说不定这些债务看起来都不算多,却可能导致企业破产。

上述状况最近的极端案例是紫鑫药业、华晨集团。紫鑫药业2016年以来,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导致在手现金始终无法覆盖巨额短期债务,最终于近日曝出债务违约。总资产超2000亿元的华晨集团更是在资金紧张导致债务违约后破产重整。

而且,在万事利今年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但营收、净利润不错的背后,出现存货高企的情况。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存货高达1.24亿元,已接近去年全年的1.44亿元。与今年上半年存货高企相对应的,是过往三个完整年度,万事利存货一直比较平稳,处于1.44亿元-1.48亿元区间。

这暴露出成长性和持续盈利能力存有隐忧之外,万事利又在经营性现金流上出现不好苗头。

高管个人卡无票报销及发薪

超700万元

除业绩增长乏力等,万事利还存在内控隐忧。

从IPO审核的角度来看,个人卡问题一向是审核关注的重点,过往因个人卡收款而在IPO道路上折戟的公司不在少数。而万事利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存在通过个人卡发放大额奖金及报销无票费用的情况, 2017年1-3月份,其涉及员工名下个人卡的资金支付合计达734.08万元。

具体来看,通过杜海江“8070”的卡支付的资金金额达354.78万元,通过马廷方“6273”的卡支付的资金金额达258万元,通过滕俊楷“8774”的卡支付的资金金额为121.30万元(见图一),而这些资金来源于万事利及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及子公司万事利科技,万事利称资金支出主要用于高管及行政人员的年终奖、部分销售人员的奖金提成以及无票费用的报销。

图一:

实际上,招股书中轻描淡写称为员工个人卡事项涉及的,并非万事利普通员工,而是三名重要的高管人员,杜海江当时担任公司监事、万事利集团(万事利控股股东)财务总监,马廷方当时担任万事利科技(万事利全资子公司)的经理、万事利董事,滕俊楷当时担任万事利副总经理。而目前,杜海江系万事利监事会主席、马廷方现任万事利董事、副总经理,滕俊楷仍担任万事利副总经理职务。

万事利强调,涉及员工名下个人款大额支出的大部分款项费用都归属为2016年度的年终奖及提成,其中涉及2017年度的财务数据仅为81.28万元,该部分费用主要为销售人员提成及报销无票费用。

然而,至于个人卡发放奖金涉及哪些高管和行政、销售人员?涉及个人卡报销的无票费用具体金额又是多少?涉及的究竟是何种名目费用,万事利的招股书中并未对此进行任何具体说明。

对于通过高管个人卡账外列支薪酬以及无票费用通过个人卡报销的原因,万事利仅在招股书中轻描淡写地表示:“公司出于薪酬保密及无票费用报销灵活性的考虑。”

事实上,因为利用账外建账、账外列支薪酬的行为可能会涉及隐瞒收入、偷逃税款的情形,同时也会令人对公司的资金安全提出拷问。更为关键的是,万事利个人卡事项涉及的三名员工目前皆为公司高管,其中甚至包括监事会主席的个人账户,这更容易让人对万事利的内控监管能否得到有效保证平添一层疑虑。

有意思的是,万事利通过个人卡涉及的相关款项又在其后被归还给了控股股东。万事利解释称公司对此进行了纠正,涉及的相关费用在公司账面上还原,并向税务局补缴了税款及滞纳金。

那么,按照万事利的解释,这是否意味着万事利间接承认此前通过个人卡列支薪酬及提成等,曾一度逃避缴纳相关税款?

另外,招股书显示,万事利及子公司、分公司在报告期内共受到8次税务行政处罚,虽然处罚的金额不大,不构成IPO的重要障碍,但是处罚的原因包括未按期申报企业所得税及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未按期申报等。

多家外协厂存纠纷或行政处罚

招股书显示,万事利的生产模式包括自主加工和外协生产。其中,公司针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数码印花加工工艺采取自主加工方式,而对于面料染色、传统台版印花、成衣加工、丝巾卷边等技术含量相对较低,行业竞争充分,可替代性较强的工艺/环节采取外协生产的模式。

数据显示,2017-2020年1-6月,万事利丝绸文化创意品委外比例分别为96.49%、96.46%、85.23%、82.76%,丝绸纺织制品的委外比例分别为84.16%、82.04%、75.38%、68.07%,2020年1-6月公司新增的口罩业务的委外比例为87.45%。综合可见,万事利委托加工及外包模式在2017-2020年1-6月,合计分别实现营收4.05亿元、4.24亿元、3.67亿元、2.00亿元,对应同期占比分别为88.76%、87.86%、79.33%、80.00%。

这意味着,万利事报告期内约八成甚至更多的营收主要靠委外模式,因此外协厂商的可靠性,对万事利产品品质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根据招股书,万事利丝绸文化创意品,在报告期各期曾挤占前五大外协名单的供应商合计11 家(见图二)。其中嵊州市惠冠数码印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冠数码”)为公司第一大外包供应商, 2017-2020年1-6月,万事利分别向其采购3369.79万元、2754.12万元、1473.26万元、121.58万元,对应各期的外协占比分别为17.78%、18.20%、11.37%、4.09%。而企查查显示,惠冠数码在2018年9月,曾因违反《消防法》的相关规定被嵊州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另外,该公司在2017-2020年10月,涉及社保及劳动合纠纷三起(见图三)。

图二:

图三:

台州市桑帕尔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桑帕尔服饰”)也是万事利报告期内的重要的外包厂商,2017-2020年1-6月,万利事合计向其采购金额达2316.29万元,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9月3日,临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以广告违法行为由对桑帕尔服饰做出了行政处罚(见图四)。

图四:

广州卓芬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芬化妆品”)是万事利2018年度重要外包厂商,2018年向其采购金额696.31万元,同期外协占比为4.60%。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卓芬化妆品曾因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被来之知识产权服务(上海)有限公司 告上法庭(见图五)。

图五:

控股股东涉金融纠纷近亿元

此外,万事利还与LVMH集团等存在未决重大诉讼,2018年8月2日,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拟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包括由双方在法国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并以该合资公司开展丝绸领域的合作项目。其中,约定由发行人及其子公司向LVMH工艺公司下属企业排他地(即未经LVMH工艺公司同意,不得与其直接竞争对手签订与双面印花工艺相关的协议)提供双面印花工艺相关的设备、技术、培训等服务,使LVMH 集团旗下奢侈品品牌能推出丝绸纺织服饰新产品;根据该《合作协议》,上述LVMH集团旗下的奢侈品品牌产品应带有“万事利”相关标识。

LVMH集团全名Louis Vuitton Mot Hennessy,即法国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系全球知名奢侈品公司,旗下拥有LV、纪梵希、迪奥、宝格丽等诸多知名奢侈品品牌。

然而,万事利向高端“奢侈品”输出技术之举却很快发生挫败,双方在随后的合作中发生纠纷,LVMH工艺公司于2019年5月24日在巴黎商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万事利及其子公司返还机器转让款、技术服务费、人员培训费共计75.58万欧元;向LVMH工艺公司、Sofpar 126公司、Sofpar 128公司(LVMH 工艺公司下属生产工厂)支付损失赔偿金102.16万欧元;承担Sofpar 126公司送还机器的费用。

2019年10月,发行人子公司万事利科技在巴黎商事法院通过快速程序提起反诉,请求法院认定万事利科技机器出售、技术服务、技术改进等义务均已经履行完成;要求判决Sofpar 126公司支付设备出售余款,并且按照法定利率三倍支付迟延履行利息,并支付诉讼成本补偿;立即执行保全措施。2019年12月,当地法院就该快速程序作出裁定,认为由于案件复杂应就实体性问题进行讨论,不适用快速程序,截至招股书报送,该案件仍然“悬而未决”。

除了自身的未决诉讼可能对万事利业绩产生影响外,企查查显示,万事利的关联风险颇多,其中涉及子公司的劳动争议、合同纠纷以及万事利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有限公司的金融纠纷及股权转让纠纷等风险,高达99项。

尤其是报告期内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有限公司因担保涉及的金融借款纠纷被起诉案件高达7项,原告包括温州银行股限公司杭州分行、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城西小微企业专营支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 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等,涉及合同金额共计达9155.74万元(见图六)。

图六:万事利控股股东部分金融纠纷截图

“公司选择外包厂商的标准和依据是什么?对于外包厂商存在的风险,公司是否知情?针对外包厂商公司是否有相关的监控制度以保证产品质量控制及合同定单的高效完成?公司控股股东因金融担保引发的纠纷涉及金额超过9000万元,控股股东是否会因此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公司是否存在大股东及控制权变更的风险?”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万事利,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