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食品多面关联方 大客户、供应商、同业竞争者曾三位一体

肉鸡深加工公司春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春雪食品”)近日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募集资金8.51亿元,用于年宰杀5000万只肉鸡智慧工厂建设项目、年产4万吨鸡肉调理品智慧工厂建设项目、肉鸡养殖示范场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推广项目、信息化及智能化建设项目和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在IPO招股书提交前,大手笔转让股份偿债,然而即便如此,春雪食品的资产负债率仍然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时,公司在报告期内存在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相互重叠的情况,而公司关联方山东春雪更是一肩担起客户、供应商、同业竞争者三重角色。另外,公司在IPO前夕签订大量对赌协议,又在随后的几个月内取消对赌条款。

大客户、供应商、同业竞争者曾三位一体

资料显示,山东春雪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春雪”)为春雪食品控股股东,直接持有春雪食品36.03%的股份。同时,山东春雪是春雪食品实控人郑维新控制并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企业,山东春雪旗下100%控股的子公司包括莱阳市五龙鹅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山东中科春雪食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烟台太华调理食品有限公司,山东春雪集团是春雪食品重要的关联方。

春雪食品招股书提供的报告期前五大客户的名单(见图一),关联方山东春雪集团“赫然在列”——2017年,山东春雪集团登上了春雪食品客户的头把交椅,公司合计向其实现销售2.79亿元,当年销售额中占比高达20.97%。2018年度,山东春雪集团位列第二大客户,当年向山东春雪销售合计达2.06亿元,对应销售占比达12.91%。

图一:前五大客户部分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春雪集团在2017年、2018年度登上春雪食品前五大客户名单的同时,还出现在了春雪食品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上,其在2017—2018年度皆为春雪食品的第三大供应商,春雪食品分别向山东春雪集团采购6042.77万元、8435.06万元,对应采购占比分别为5.96%、6.34%(见图二)。除此以外,山东春雪还曾拥有三个商品鸡养殖场,在2017年6月前与春雪食品之间还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图二:前五大供应商部分截图

而且,大客户和大供应商重叠的现象不仅仅在关联方山东春雪集团身上发生,报告期内一直处于春雪食品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顶巧集团也有“双重身份”,其同时在报告期内一直是春雪食品的前五大供应商。

具体来看,顶巧集团2017年为春雪食品第二大客户,公司对其实现销售2.44亿元,销售占比达18.36%;2018-2020年1-6月皆为公司第一大客户,春雪食品分别对其实现销售3.62亿元、3.73亿元、1.09亿元,对应的销售占比分别为22.64%、19.19%、12.69%。另外,顶巧集团在2017-2018年皆系公司第四大供应商,2019年度为公司第三大供应商,2020年1-6月在供应商的名单上跃升至第二位,报告期内春雪食品向顶巧集团采购金额合计达2.46亿元。

除此以外,在报告期内,春雪食品还与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中的股东或合伙人发生“关系销售”,2017年该部分的销售金额合计为3012.31万元,2018年为5177.87万元。

这意味着2017-2018年,春雪食品向同为客户及供应商的山东春雪集团、顶巧集团以及关联方持股股东或合伙人发生的错综复杂的“关系销售”,合计金额分别达5.52亿元、6.02亿元,对应当期营收占比高达41.44%、37.65%。

春雪食品存在关联方身兼同业竞争对手及主要供应商和最重要客户的情况,客户中还存在众多“关系客户”,公司称相关交易采取中间价格,但是未披露与非关联方的价格对比,相关关联交易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操纵利润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对此,春雪食品回复《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称:“公司对供应商制定了严格的《供应商准入标准》,在选择供应商时,严格按照公司供应商评审制度对原料供应商进行评选。此外,公司业务、资产、机构、财务、人员独立,不存在对关联方的重大依赖,相关关联交易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关联交易的价格遵循市场定价原则,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IPO前控股股东转让股权偿债 负债率仍偏高

就在IPO前夕,2020年1—3月,春雪食品的控股股东山东春雪、实控人郑维新等进行了密集的股权转让。具体来看,2020年1月15日,春雪有限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山东春雪将其持有春雪有限240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3%股权转让予豪迈欣兴,山东春雪将其持有的346.40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4.33%股权转让予天自春雪,转让价格都是12.5元/股。

2020年3月5日,春雪有限再次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郑维新将其持有春雪有限480.24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权以12.5元/股价格转让予春华投资;山东春雪将其持有的531.2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权转让予天自雪瑞;将其持有的400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权转让予毅达创业,转让价格仍然维持在12.5元/股。

这意味着,眼看着春雪食品就要递交招股书,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在短短两个月时间中“紧急”转让了公司近24.97%的股权。至于股权转让的原因,山东春雪表示:“为了筹集资金偿还银行贷款等债务,降低资产负债率。”

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春雪食品合并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1.76%、母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9.75%,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负债总额为71295.08万元、流动负债67476.42万元,其中,短期借款32136.86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为47.63%,占比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0.68、0.76、0.89和0.97,速动比率分别为0.34、0.42、0.45和0.58,流动资产、速动资产小于流动负债。而从资金面来看,截至2020年6月,公司账面资金1.42亿元,公司受限资金高达9389.38万元。

春雪食品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且流动资产、速动资产小于流动负债,公司面临一定的偿债压力。若出现因银行贷款不续贷、资金短缺等情况而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企、流动资金受限是否会对企业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也致电并致函春雪食品,工作人员回复称:“公司近年来经营规模持续扩大,需要的流动资金逐渐增加,而公司的融资渠道单一,如拟募集资金成功,公司将根据发展经营需要,降低资产负债率,适当增加长期借款的比例,改善公司融资结构,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

根据春雪食品的招股书,其拟募集资金中将有1亿元用作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另外,就春雪食品在IPO前的2020年签署大量对赌协议又在随后紧急撤除等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还将持续关注。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