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科光电重要供应商蹊跷多

近日,宁波微科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科光电”)创业板IPO获受理,此次拟募资5.50亿元,投向红外线光幕及电梯自动救援操作装置智能制造基地建设项目、红外线电梯光幕技术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微科光电在报告期内的两家重要原材料供应商存在蹊跷之处。微科光电报告期内一直占据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的企业2017年5月成立,当年就跻身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而且该供应商控制人之前控制的另一家喷涂企业曾存在环保方面行政处罚和被环保局申请强制执行行政处罚,此后注销。还有一家2018年至今年上半年为微科光电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之一的企业,今年9月份突然注销。此外,微科光电2017年以3980万元买入负资产和亏损的赛福特,孰料赛福特曝出被收购前虚开增值税发票而被税务、司法机关查处,最终以3800万元转让,折射出微科光电并购眼光和风控或有待提高。

宁波旭升成立即成第一大供应商

招股书显示,微科光电的主业为红外线光幕及电梯自动救援装置的设计、研发、生产与销售,而直接材料是公司主营业务成本的主要构成部分,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均在90%以上且较为稳定。例如,2019年微科光电2.06亿元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金额高达1.91亿元,占比92.77%。这意味着,原材料供应商的稳定和供货质量,对微科光电的经营生产重要性不言而喻。

记者翻阅微科光电招股书发现,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相对稳定,其中包括宁波旭升喷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旭升喷涂”)和宁波厚升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厚升”)。而宁波旭升喷涂一直是公司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供货类型为型材,2017-2020年上半年分别供货1667.56万元、1697.22万元、2363.35万元、953.35万元,占微科光电原材料采购金额比例在9%-13%区间。

然而,通过企查查查询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宁波旭升于2017年5月12日成立(见图一),宁波厚升更是在2019年7月26日才成立。也就是说,宁波旭升当年5月成立即成为微科光电当年第一大供应商。

图一

此外,企查查显示,宁波旭升、宁波厚升的控股股东鲍旭成持股比例100%的另一家公司,即宁波市北仑区新矸旭升喷涂厂于2017年5月12日注销(见图二);而鲍旭成作为法定代表人的宁波市北仑区新矸旭升喷涂厂白峰分厂,同样也注销,注销时间未显示。

图二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1月18日发布的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中显示,宁波市北仑区新矸旭升喷涂厂曾被宁波市北仑区环境保护局处以环保方面的行政处罚,宁波市北仑区环境保护局2010年7月提出申请要求强制执行(见图三)。虽然法院驳回了强制执行的要求,但认为宁波市北仑区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只是由于责令停止酸洗磷化加工的处罚内容在客观上无法强制执行。

图三

这意味着,一系列的疑问有待微科光电说明:2017年5月12日成立的宁波旭升以及2019年7月26日成立的宁波厚升,为何迅速成为微科光电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是否正常或符合常理?宁波旭升控股股东鲍旭成持股比例100%的另一家企业2017年5月12日注销,而且有责令停止相关生产的环保处罚和强制执行的申请,其旋即成立宁波旭升,是否在规避环保处罚和强制执行的影响?另外,有环保处罚先例的宁波市北仑区新矸旭升喷涂厂是否也曾是微科光电的重要供应商?为何选择鲍旭成注销有环保处罚后新设立的企业作为重要供应商?

重要供应商宁波普洛咪突然注销

微科光电报告期内还有一家重要的原材料供应商,即普洛咪科技,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系微科光电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之一(见图四)。招股书中称,对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供应商,按合并口径进行排序并披露,普洛咪科技包括宁波普洛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普洛咪”)、宁波茂霖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茂霖”)。

图四(招股书截图)

通过企查查查询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宁波普洛咪系台港澳与外国投资者合资企业,于2020年9月21日注销,而清算组备案日期为2020年6月16日(见图五),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还在向微科光电供货的宁波普洛咪已经准备清算注销了。注销前,宁波普洛咪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叶国梁,但其未持股。

图五

此外,宁波茂霖为2020年2月27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谢玲,其持股比例为60%,但显示谢玲投资或关联的企业只有宁波茂霖一家,其余两位股东也只投资和任职于宁波茂霖(见图六)。

图六

也就是说,从工商登记信息来看,微科光电招股书所称处于同一控制人下的宁波普洛咪、宁波茂霖,表面上并无关系。

不过,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宁波普洛咪的叶国梁曾与名为谢玲的人合作过一次,即2020年10月10日注销的宁波九运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2017年8月28日成立),谢玲为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100%,叶国梁担任监事。

同时,企查查显示,一家名为普洛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台湾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叫叶国梁,但该叶国梁投资或有关联的企业只有普洛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

显然,围绕重要供应商宁波普洛咪,也有诸多问题需要微科光电进一步说明: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微科光电的重要原材料供应商宁波普洛咪为何在今年突然注销?2020年下半年以来,宁波普洛咪是否还继续向公司供货?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叶国梁并未持有宁波普洛咪股份,为何称其为该企业实际控制人?从工商登记信息看,宁波普洛咪的叶国梁和其他股东,与宁波茂霖的控股股东谢玲和其他股东,除了叶国梁在已注销的宁波九运与谢玲合作过一次,并无其它关联,为何将两家企业作为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供应商?叶国梁与谢玲真实关系是什么?台企普洛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叶国梁与宁波普洛咪的叶国梁,是否是同一个人,两家普洛咪又有无关系?

就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向微科光电发去新闻采访函并致电公司,接听电话的微科光电工作人员称因为公司忙于IPO事务,可能难以回复。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公司回复。对于微科光电2017年以3980万元收购负资产和亏损的赛福特相关情况,将继续跟踪。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