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问询后取消资产转让 沃森生物身陷“信披门”

在被质疑利益输送后,沃森生物(300142)遭到监管问询。虽然公司取消了转让上海泽润股权的议案,但公司股价7日跌停。

取消转让上海泽润

12月5日,沃森生物披露公告称,拟向淄博韵泽、永修观由转让所持有的子公司上海泽润32.6%股权,转让价11.41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在上海泽润的直接持股比例降低至28.5%,不再控股该公司。

根据沃森生物此前公告,上海泽润研发的二价HPV疫苗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已获得受理,九价HPV疫苗处于临床一期试验阶段,手足口病疫苗于2019年6月获得临床试验通知书。公司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现已拥有了13价肺炎结合疫苗和HPV疫苗两大全球销售额最大的重磅疫苗储备品种,随着各产品研发进度和注册申报工作的不断推进,未来实现上市后将为公司的业绩提供稳定的支持。

大好前景之下,为何上海泽润说卖就卖了?机构及各方投资者质疑声不绝于耳,有投资者认为,公司贱卖资产,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一片质疑声中,沃森生物7日早间发布公告称,暂不将《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议案》提交公司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虽然资产转让被暂停,但公司股价却给出了强烈的反应。7日,沃森生物报收36.53元/股,跌幅为20%,成交量26806.33万股,成交额99.52亿元。由于日跌幅达到15%,公司股票登上龙虎榜。

市场人士称信披是关键

“这事归根到底是信披问题。”对此,一位不具名市场人士在接受《大众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单纯从市场行为上来看,公司将资产以1元还是100亿元转让都不能算违规,但其中涉及到资产评估的信披问题。”

对方表示,资产转让的估值方式至少需要参考两种情况,通常包括收益现值法、重置成本法、现行市价法、清算价格法等。目前从公开资料来看,公司的交易价格是偏低的,但实际资产的价值是否被低估,或许只有经营者自己最清楚。或许公司业务确实拥有大好前景,但后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超出公司承受能力,以至于拖垮公司业绩。但是不管最终交易价格多少,都不能与评估的价格偏离太多,否则这其中或存在虚假陈述的情况。

12月6日,云南证监局和深交所相继向沃森生物发函,要求公司说明上述股权转让的合理性;股权受让方是否与公司股东、管理层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等问题,并于12月8日前作出回复。

“股权收购方面,如果评估报告是真实的,一两天时间足够作出回复。”上述市场人士分析称,“现在监管层的重点已经由事后监管转移到事前披露。若上市公司事前披露不规范,有虚假交易的嫌疑,则属于操纵股价行为。”记者 朱蓉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