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证券报》官方网站  

大众证券网_大众证券报

首页 > 产业·房产·汽车>产业>正文

天眼查告企查查 企业信用信息查询两家头部平台对簿公堂

2019/8/13 14:42:03      证券日报      

“二查”之争战火连绵 天眼查演绎后来居上

随着两家头部平台对簿公堂,二者间的竞争也彻底公开

本报记者 许 洁

哲学家休谟曾说过:“高尚的竞争是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在企业信用信息查询领域,两家头部公司间的竞争正趋白热化。

2019年7月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发布的一则消息引发关注。商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将企查查告上法庭,并索赔520.45万元。原因是企查查在广告中用到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句广告语,而这句广告语的首创者正是天眼查。随着两家头部平台对簿公堂,二者间的竞争也彻底公开。

企业争得热火朝天,资本却选择隔岸观火。公开数据显示,企查查获得的最后一笔B轮融资是在2018年7月26日,天眼查则是在2019年4月15日获得了Pre-B轮的融资。截至目前,双方再无公开融资的消息。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虽然资本仍在与企业接触,但都比较谨慎,企业想融资没以前那么容易了。”

既生瑜亦生亮

天眼查月活数据大反超

2014年3月,企查查作为国内第一家商业查询平台在苏州横空出世,获得了先发优势。同年10月,拥有海外工作背景和著名公司工作经验的柳超博士在北京创办了天眼查。

资料显示,柳超曾是河南省理工科高考状元,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拥有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计算机硕士与博士学位,后成为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数据挖掘方向的专家评委。柳超的学霸背景令人侧目。在缺乏先发优势的情况下,他却带领天眼查顺利地实现了反超。

事实上,2014年国内有近40家企业信用查询平台宣布成立,但时至今日,人们能清晰记住的只有天眼查和企查查。目前,这两家企业已经形成了双寡头格局。记者查询易观千帆的数据发现,在金融信用服务领域,企查查和天眼查的APP指数排名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

从TalkingData、QuestMobile第三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企查查、天眼查甚至启信宝的月度活跃数整体都在提升。但TalkingData的数据显示,2019年6月份,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量为990万,企查查为141万,启信宝为181万。QuestMobile的数据亦呈现了同样的趋势,2019年6月份,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为985万,企查查为103万,启信宝为156万。

从发展趋势来看,2017年5月份之前,企查查的月活数据是三家之首,但从2017年5月份开始,逐渐被天眼查赶超。到了2019年4月份,企查查的月活数据又被启信宝赶超。

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稳居第一,4月份,企查查是8.34分钟,天眼查是5.8分钟,启信宝是2.4分钟,6月份,天眼查赶超企查查。而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依旧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是6.8分钟,天眼查的是5分钟,启信宝是3.7分钟。

“究其背后的原因,一方面可能跟用户体验相关,与天眼查追求数据上的广和深不同,企查查更注重产品打磨,部分产品界面更简洁,交互设计更细腻。另一方面,也可能跟用户结构相关,天眼查的用户群相对更加宽泛。天眼查在热点财经、娱乐、社会热点话题的跟进上非常积极,除了金融、律师等专业人群外,还笼络了一大批非专业人群,这些非核心人群的使用时长拉低了天眼查的整体人均使用时长。”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行业乱象频出

头部资本尚在观望

天眼查也好,企查查也罢,对于创业企业而言,想让数据亮眼,都少不了资本的助力。虽然天眼查在月活数据方面已大有反超之势,但在融资方面的进展却似乎并非一帆风顺,而整个行业亦面临融资困境。

2015年7月份,天眼查得到了第一笔来自腾业创投的2500万元天使投资,此后以每两年一次的节奏不断融资。2017年3月份,获得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和清控银杏1.3亿元的A轮融资,2019年4月份获得了PreB轮融资,金额未披露。

企查查则是在2015年2月份获得了险峰长青220万元的天使投资;同年7月份获得了1000万元Pre-A轮融资;2016年完成了A和A+轮的融资;2017年完成了B轮融资;2018年8月份获得了C轮融资,但在2019年7月份,企查查C 轮投资人“鹏元征信”退出股东行列。

截至目前,双方均无进一步融资的消息。天眼查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资本保持开放的态度。”企查查则对记者表示:“目前融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值得注意的是,纵观已经进入两家的资本方,均没有头部基金的身影。“这表明巨头们仍持观望态度,对此赛道并非绝对看好。”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资本的观望或许和行业乱象不无关系。

查看企查查和天眼查的官网可以发现,二者在网站主视觉和功能介绍方面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企查查的官网上写着“查企业、搜老板、找关系”,天眼查则是“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种相似必然会导致消费者的“误认与混淆”。天眼查认为企查查在产品宣传中采用与其整体相似的装潢设计、以及相同的广告语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故而诉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这在天眼查内部被视为是一场“尊严之战”。企查查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公司一直合法经营,正当竞争,纠纷正处在庭前调解阶段,我们正在积极应对,有结果会通报的。”

有专家为企查查辩护认为:“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所表述的是基本功能,本身不具备独创性或创意性。

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兼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对此表示:“一个公司的知名度、美誉度是通过多种渠道体现出来的,除了商标、包装装潢及广告设计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是专门设计的商务用语,都已经通过司法判决确定了其所独有的商务用语权益,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功能性描述’用语。如果天眼查已经为‘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一商务用语投入了巨大的创意、宣传和维护费用,在广大的消费者群体中深刻的植入了对其产品特点的独特印象,这一用语已经和天眼查公司有了不可分割的商业联系,应当属于天眼查公司的合法权益。” 

企查查也并不是第一次被诉“不正当竞争”。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21日,蚂蚁金服、重庆市蚂蚁小额小微贷款有限公司(蚂蚁花呗运营主体公司)称企查查将其2015年一则“清算”的历史信息作为新信息通过多种方式向其订阅用户推送,导致市场恐慌,认为企查查此举是不正当竞争。为此,杭州互联网法院还做出了成立以来首个诉前行为保全令。据法律人士介绍,一般只有侵权行为特别明显的情况下,申请人提供了担保,并且明显情况紧急,不停止会造成更大的损害,法院才可能做出这种裁定。据了解,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出现,迎合了大数据时代的用户需求。但由于企业信息安全化的程度更高,在强监管下,征信机构很难获取企业数据。有限的数据来源、数据孤岛以及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交织在一起,让诸多涉足企业征信市场的机构举步维艰。但今年5月份,天眼查成为央行企业征信备案重启后首批获得该牌照的三家企业之一。紧接着,企查查于7月宣称,也已获得央行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有分析人士指出,征信业务不是拿了牌照就可以合法搜集数据、出售数据那么简单,信用数据的积累和信用评级能力的培养不是一家企业在短期内可以练就的。

未来的行业壁垒,一定体现在数据处理能力上。天眼查创始人柳超曾说,数据的价值从来不在于其稀缺性,而在于数据分析、挖掘、联系之后得出的“洞见”型结论。对于天眼查和企查查而言,缠斗不可避免,谁能尽快杀出重围,仍需观察。

(编辑:gifberg)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大众证券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请注意可能的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君远律师事务所 李淑君律师
备案号:苏ICP备07028479号-1
用户服务热线 025-84686850、84686851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025-84686850
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360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版权所有:南京《大众证券报》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