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带量采购即将开标 品种降价幅度或超第一轮

第二轮带量采购即将开标 竞争激烈品种降价幅度或超第一轮

中国证券报 戴小河 傅苏颖

1月17日,第二轮全国带量采购将在上海开标。国家医保局日前召开的座谈会提出,要大力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推动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扩大采购品种范围。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此轮带量采购竞争较少、单价较低的品种来说,降价幅度可能会低于50%,但对于超过5个申报企业、竞争较激烈的品种,降价幅度将可能超过50%。

降价幅度或更大

2019年12月29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19-2)》的公告表示,全面深化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建立规范化、常态化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模式,进一步降低群众用药负担;开展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开标时间在2020年1月17日。

此次全国集采目录共涉及33个品种,其中,有32个为口服制剂,1个是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共约90亿元的市场规模。

2018年底,“4+7”个城市进行了药品带量采购试点,拉开了带量采购的序幕,25个中选药品价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2019年9月份,带量采购从11个城市试点扩围至全国,25个中选药品价格在此前试点时降价的基础上平均再降25%。

针对此轮带量采购,国信证券高级研究员张立超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与上一轮药品带量采购平均52%的降幅空间相比,第二轮带量采购品种的预期降价力度将更大,特别是对于竞争激烈的品种来说最高降价有望达到90%以上的空间,降价幅度将大大超出市场预期。目前,中国的药品市场上仿制药品的销售定价普遍过高,毛利大都在75%以上,有的甚至在85%以上。带量采购将挤出部分药品虚高的价格“水分”,促使价格回归正常合理区间。预计伴随着终端药品价格的同步下调,以及带量采购的持续推进,将实现药企从销售驱动向成本驱动的转型,最终引导市场的良性竞争。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史立臣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此轮带量采购与上一轮相比,降价幅度或更大。原因在于:一是国家的谈判人员的谈判能力经过上一轮后有了进一步提高;二是对比第一批带量采购规则,此次规则有所变化,主要体现在从独家中标拓展至6家中标,入围的企业越多,药品价格降幅会越大,部分中标药品降价幅度或超过第一轮。

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

1月10日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研究部署2020年医疗保障七项重点任务。其中,涉及带量采购的有两项。会议提出,大力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打破利益藩篱,实现常态化运作,以此为突破口推动“三医联动”改革;做好新增谈判药品、高血压糖尿病门诊用药保障机制、集中采购药品和医用耗材的落地,确保改革成果真正惠及广大群众。

而在1月9日,国家医保局还召开了座谈会。会议提出,要大力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打破各种利益藩篱,推动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扩大采购品种范围,并以此带动“三医联动”改革。

史立臣表示,医保局在全国范围内的采购体系正在逐渐形成,再加上前两轮量采的品种合起来才50多个,因此带量采购的常态化是必然趋势。目前,带量采购的品种都属于大品种,具有使用量大以及价格稍高的特点,因此常态化有利于降低医保支付。另外,相对第一轮,此轮量采的规则制定显得越发成熟,以后运作起来会更加容易,效率会更高。同时,对部分药企是有好处的,例如产品刚研发出来,还未上市,没有产生营销费用的研发类企业。但对于大品类的企业实际上是不利的。

张立超表示,通过带量采购降低仿制药、高值耗材的价格已成为国家医保局主导药品耗材招标环节、加强行业全过程综合监管的重要抓手。此次医保局座谈会传递出的信号是增强药品的可承担性和可及性,消除医药流通的部分不合理中间环节将成为常态性的工作重点,也符合关于全面深化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的政策导向。在保证药品耗材稳定安全供给的情况下,将前期降价的成果向全国范围推开,反映出国家对治理药价虚高、切实维护保障民生的决心。

目前,各地都在积极探索扩围经验。1月14日,福建省医保局发布《福建省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拟将集采扩围至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文件称,在采购金额较大、竞争充分、临床使用成熟、同一通用名尚未有仿制药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药品中,通过专家遴选形式确定头孢克洛、雷贝拉唑、尼麦角林、莫西沙星等14个品种入围。事实上,2019年11月份,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印发《关于以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就曾提及,对未纳入国家组织集中采购和使用范围的药品,各地可借鉴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经验。除福建之外,湖南、武汉、河北等地都在积极实践中。

值得一提的是,新的一轮带量采购入选品种中包含一个注射剂——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长城证券认为,目前已有3家公司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再加上原研企业新基医药,通过一致性评价企业较多。根据insight数据,2018年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国内销售额达51亿元,市场规模较大。

长城证券表示,此前第一批带量采购25个中标品种包括培美曲塞等注射剂,伴随注射剂一致性评价政策的推进,2020年将会有更多的注射剂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将会由口服制剂持续向注射剂拓展。

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史立臣表示,掌控或能自产原料药的企业参与到带量采购中将更具竞争力。另外,面对带量采购的冲击,药企需要重新规划自身的产品结构。一个企业未来单纯靠规模化产品,将无法支持企业的运行。因此,公司需要提前优化产品结构,无论是从经营层面,还是在研发和并购层面,均需有明确的方向。“目前整个行业正处于大的转型期,预计在目前国内4700家药企中,30%的企业有望通过转型存活下去。未来行业分化会加剧,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另外,对政策免疫的药企竞争力也会加强。”

张立超表示,带量采购的实施有利于“破旧立新”,打破医药行业旧的利益格局,特别是仿制药的不合理定价机制和专利过期原研药的“特殊待遇”,大幅节省医保资金的支出,也符合国家创新驱动的主基调。“长期看,带量采购的常态化最终将加速同类创新药、创新医疗器械、优质医疗服务企业的崛起与壮大,单纯依靠销售渠道、药价虚高、产品替代风险大的企业将被淘汰。未来,注重研发投入、技术创新、成本控制、临床应用价值的药企将迎来发展的良好机遇。”

上海证券认为,随着带量采购覆盖面拓展,仿制药企业的利润空间持续被压缩,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利好具备成本优势以及品种丰富的龙头企业。伴随着医药板块的供给侧和支付端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从长期来看,药品和耗材的带量采购将持续驱动医保基金的腾笼换鸟。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具有规模成本效应以及技术优势的仿制药和医用耗材龙头企业能够在市场快速集中的过程中生存下去,甚至有望获得更多份额;另一方面政策将倒逼具备研发能力的企业创新转型,推动国内创新药械产业链的发展,医药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可能持续分化。建议布局高景气度的细分领域龙头和行业龙头,包括具有较丰富产品线、较强研发能力、处于优质病种赛道的创新药企,以及CRO/CMO/CDMO等服务商。

国盛证券认为,医保局顶层设计已定,关注政策免疫标的及集采受益标的。从医保局改革的顶层设计来看,医药支付端的改革路径已经基本确定,支付结构优化与主动支付是其最终目标,挤压药械定价水分是阶段性的目标(为合理的医保支付标准打基础),而带量采购是过程手段,一致性评价是前提,查账和上报成本是匹配手段。未来政策方向上的变数不大,从投资逻辑看,仍然建议配置政策免疫的细分龙头,同时建议关注品种储备多的集采受益标的(如科伦药业、华海药业、中国生物制药等)与一致性评价相关标的(如泰格医药、山东药玻、山河药辅等)。